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野狼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野狼 -
[楼主]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6/17 8:25:00 / 查看 1

                                     野狼

北大荒的春天来得很迟,三月底小东山背阴的树林子里,枯黄的草棵子下还有零星的残雪末融化。到了五月,日头暖了,枯枝上钻出了憋了一冬天的嫩芽儿,青草忽悠悠地染遍了山岗,染遍了田野,北大荒又重回生命的绿色。

这是座高不过百米的小山,南山北山是以进入连队的那条山路划分的,形成了南北长东西窄的二十几平方公里的山林,树林里生长着高大的白杨树,散落杂生着白桦、柞树、椴树、水曲柳、色树,黑心儿槐,还有珍贵的黄菠萝、结着野核桃的秋子树。林子边缘生长着低矮的榛棵子、王八骨等灌木丛,树林里有野葡萄滕、五味子------小山包之间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一片片的青草地,草地上长满了开着黄花的萱草,开着红花的百合,开着白花的芍药------青草棵子里生长着草参,野芹菜、野葱、野蒜和蕨菜-------两山之间的平缓的坡地上突兀立着十几座坟茔------每座坟茔都是头朝南方,那是逝去的人们怀念家乡的最后的一个心愿。

林子里有许多动物,大到马鹿、梅花鹿、狍子、黑瞎子、野猪、狼狐,小到花松鼠、小山鼠,刺猥------天上有苍鹰、乌鸦、喜雀、啄木鸟、猫头鹰,还有南来北往的候鸟,这里就好似一个动植物园------

小山脚下的白杨林子里,高大的白杨树环抱着一排排红砖房,这里是一个兵团的农业生产连队:十连。这两天,连里里的空气有些紧张,一只孤狼清晨、傍晚在连队周围出没,深夜里发也一声声嚎叫——听着让人起鸡皮疙瘩。房舍间散放的大白鹅被咬死了好几只,尸首分离好惨,奇怪的是一只也没叼走,有经验的人说:这狼它一定是在找啥子?连长在大会上宣布:看好自己的孩子,别让狼叼了去。

十连的连长——二虎子是退伍军人,三十郎当岁,生得虎背熊腰、在部队时是师部的侦察排排长,擒拿格斗无不精通,尤其是匕首操的招式,老战士们佩服得五体投地,都说他玩得出神入画。再加上他祖上八代是贫农——根红苗儿正,到了北大荒后没多久,就由二排长提拔为连长,二虎子人粗,心也跟他体格一样——粗粗拉拉。他办事缭草粘风就是火,有时虎头蛇尾,有时愣头愣脑,连里的老战士背地里叫他二虎子,时间长了传到他耳朵里,骂了一阵也就接受了,尤其是二虎子后面再加上连长两个字,他就不再骂人了。这些日子二虎子连长正与知青们叫上了劲,咋看也不顺眼,憋一肚子的火到营党委会上去撤,把好端端的十连知青搞得顺风十里臭顶风臭八里,要说知青们得罪了二虎子连长纯属于隅然。

晚饭之后与晚汇报之前,这是一段自由活动的时间,老战士们、单身宿舍里的小青年们,汇在长满了小草的操场,打球的打球,聊天的聊天,男青年们精力旺盛,在草地上围成一圈,你来我往地摔跤玩,引来一群人观看叫好,小陈善跤是把好手,把一个不服气的老战士摔倒,正好让二虎子连长看着正着,他推开众人来到小陈跟前:小子——挺能整呀,咱俩造一跤,咋样。知青当年正二十郎当岁:初生牛犊不怕虎,豁牙子说话——嘿怕嘿!知青们一听二虎子连长前来挑战,顿时群情激奋一个个吼着:阿米尔——上!

小陈看似貌不惊人,比起身彪体壮的二虎子连长矮半头,二人不由分说支上了跤架,二虎子连长没想到小陈三转两转把他的脚步带乱,扭身横腿一个单踢子把二虎子连长摔出老远,二虎子连长哪吃过这么大的亏,他看着越来越多的围观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儿站起身来,朝手心里吐子两口唾沫,笑得很难看地说:好小子有两下子,再来——!话是笑着说的,心里肯定不这么想:娘的——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不给来点厉害的,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二虎子连长猫下腰双臂叫劲,冲上前来欲抓小陈的胳膊,望图给瘦小的小陈来一个饿虎扑食,说时迟那时快,小陈急侧一步,双手抓住二虎子连长的右小袖,别腿拧腰变脸,二虎子连长从小陈的背上飞将出去,仰八叉子摔在地上,围看的人们一片喧闹,小青年们跳脚叫好起哄:再来一个,再来一个!,这个白唬:北京这叫大背胯,那个说:天津这叫背麻袋。二虎子连长两跤皆输,在众人面前大失颜面,他此时两眼发红为荣誉而战,氓牛一样低头撅腚冲将上来,死死将小陈胳膊掐住,恨不得一下子把小陈按进操场的地下方解心头之恨、跨下之辱,这邦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年,毁了老子先前的一世英明,他气沉丹田暗自较劲。小陈被他抓掐得两个胳膊生疼,他知道要是跟二虎子连长耗力气,自己吃亏肯定不是个儿,他想三跤两胜是摔跤的规矩,让人一跤理所应当,于是,使了个破绽摔倒在地。二虎子连长虽然赢了这跤,可是他也感觉到赢得有点那个,心光上就像插上一根刺儿似的,说不出来的别扭,暗暗做下了仇儿,这才有了到营里开会时爱讲知青‘坏’话的根由,后来,连队的新老之间又发生了许多不该发生的事,新老关系的紧张使连队同一个先进连队转变为全团后进连队的典型,工作组五进五出,这是后话。

[第2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6/18 8:26:00

话说这天,二虎子连长去营部开会,临走时连部文书对他说:“连长——晚上回来时,给家里来个电话,我派人接你。”二虎子连长看着文书笑着说:“怕啥——你还怕狼把我叼走?”文书说:“这两天闹得悬乎,还是小心点吧。”连长说:“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会后,已经是日落西山,营长对二虎子说:“在招待所对付一宿吧,明早儿再回去。”二虎子连长笑着说:“放心吧,三里多地二十分钟就到了。”营长不放心说:“给连里打个电话,派车接你吧。”连长摆着手走出营区。

踏上黄色风化石铺的山路,爬上一段陡坡,天色渐渐暗下来,视线里的山林失去了欣然的绿色,灰蒙蒙的一片,山路两侧是高高的树林,一丝风也没有,鲜嫩的树叶一动不动地挂在树枝上,天上飘着薄薄的云彩,一弯新月升起,躲在云层里时隐时现,山鼠在枯草下觅食,爬动时发出的声音被寂静山林的放大了若干倍,隐约听见远山林子里的猫头鹰发出一连串的啸声,让人听得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二虎连长嘴上说不怕,心里还是有点嘀咕,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军用鹿皮鞋底上的铁钉踩踏着风化石,发出很大的响声,他有意地加重了脚步,让声音传得远一些,他知道这叫打草惊蛇,动物都是怕人的。二虎子连长看到路边有一小片开阔的青草地,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了:还有一半路就到家了。

路旁草地不远处是坟地,埋着一些各种事故中死去的垦荒人,白天站在山路上就能隐约地看到青草坡上的一座座坟茔。营部汽车排的司机们有这样的传说:夜里他们开车送粮,见车前有一位身穿白衣女子飘然走路,挂五档踩油门就是撵不上她,追到了这片青草地,一闪身那白衣女子就不见了,说得真真的悬悬的,听着好吓人的,白天女生去营部也都结伙同去,胆大的小伙子也不敢冒然走这段夜路。

二虎子连长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不时地大声咳嗽,走着走他好像听到身后传来轻轻的沙沙声,他忙停下脚,支灵儿起耳朵细听,啥声音没有,他走起来,又晃乎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他又站住了,听听,还是没有声音,再走,又听到了,停下又没有了,二虎子连长心里说声:不好,顿时脖梗子上的汗毛倒竖,皮肉发紧,手也有些抖,腿肚子也有点要转筋了,额头上立马渗出了潮气,他下意识地朝腰间摸去,手上啥也没碰到,他在心里唉哟一声:娘的——匕首没带。二虎子连长沉了沉气:是死是活鸟朝上,它要是敢上来,还说不准谁宰谁那。他一边给给自己提气壮着胆,一边甩开大步地朝连里急走,他听到身后的沙沙的脚步声也随着他的步伐加快,二虎连长猛地停下来,那声音顿时又无,二虎子连长直觉到那肯定就是文书说的那头孤狼。在北大荒有一句老百姓常说的话:一猪二熊三老虎,最怕遇到白脸狼。老虎狗熊虽然凶猛,与人相遇的机率不多,野猪数量虽说很多,常常到农田里偷吃农作物,路上遇到的可能性不会太大,而白脸狼是指年长有经验的孤狼,这种狼与人打过无数次的交道,是不怕人的,也是最危险的。

二虎连长走走停停、疑神疑鬼,就是不敢回头看,到底身后有没有狼?山里的人夜行是有规矩的,那就是不管谁叫也不能回头看。因为传说,有些老狼就是站起来拍人的肩,等人一回头,正好咬住喉管,那就必死无疑了。二虎子连长知道狼生性多疑,他急中生智便来了一个将计就计,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走、一会儿站,让那野牲畜摸不着头脑,搞不明白到底是干啥,二虎连长几番折腾,背上的冷汗珠子把内衣都湿透了,他估计离连队不远了远,他蹲下身子手打凉棚眯着眼睛细看,模模糊糊的觉得前方似连队的房宿,他估计了一下距离,还有两三百米,他抬起胳膊护住脖颈慢慢地侧过头朝后观看,不看到罢,这一看让二虎子连长灵魂出壳儿,他影绰绰的看见三十米开外半蹲半坐着一只半人高的灰毛白脸的野狼。这三十米的距离它只需要三五秒钟的时间就会扑到他的身上,与他展开生死搏斗,他看见那狼的两只闪着莹绿光的眼睛,面部的皮毛都宗起来了,露出四棵长长的犬齿,在忽明忽暗的月光下明外明显,二虎子连长知道这是野狼进攻前的最后的动作,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声怪叫:呕呜——!那声音冲破山道,在山道两侧的树林子里回荡,直扎白脸狼的耳朵里,震得它耳鼓嗡嗡作响,它听到被追踪的猎物行为怪异的吼叫,不禁下意识地缩动一下身子,狼是大形肉食动物里最奸诈最狡猾的动物,虽凶残但疑心特大,犹豫之间动摇了它攻击的决心,二虎子连长抓住时机,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朝着连队的方向百米冲刺,把孤狼甩到身后,只听得那孤狼长长一声嚎叫------

二虎连长推开家门一屁股坐在灶间的锅台上,吓得他媳妇从被窝里爬出来,揉着睡迷的眼睛问:“当家的,咋了?哎呦——咋连棉袄都湿透了那?”

第二天,连队的卫生员说:连长得了重感冒,发烧三十九四------

后来,事情还是曝露了,知青们前些天在山上掏了狼窝,抓了四只狼崽子,说是要搞个狼狗结合,培养出比德国青背还棒的狼狗来。二虎子连长知道后大骂:“娘的,啥德国狼狗,老子差点让白脸狼吃了,给老子放回去!”青年们无奈只好终止了伟大的科学实验,把那四只狼崽子放回狼窝。从此,连队再也没见到白脸狼的出没。

                                    (完)

                                                                     081129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89 second(s),query: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