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野玫瑰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野玫瑰 -
[楼主]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24 7:39:00 / 查看 7

                                             野玫瑰

                                                 

村子座落在林子边上,,老辈人说祖上选这个地方是看了风水的,身后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山上长着茂密的杂树林,半山腰上的一眼四季不枯的清泉,缓缓而下擦着村子肩流向草甸------村子不大,住着二三十户人家,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过着贫苦寂寞平静的生活。

有一天,村个来了一个补锅匠,一头挑着小风箱,一头挑着小炉子,呼呼悠悠地走进了小山村,那人直着嗓子吆喝:“补锅喽——锯碗儿——!”小山村来了外乡人,就象过年了一样热闹起来了,不会儿的功夫,就把这个小炉匠团团围起来了,小炉匠支起了炉子生起火,坐在榆木小板橙上,一手呼打打地拉着风箱,一手往冒着火苗儿子的小炉子里添烟儿煤。跳跃的火苗儿子一窜一窜地,把小炉匠的脸映得红通通的。

有人把家里使漏的锅拿来,让小炉匠补,小炉匠把一个白色的小甘锅放到炉火上,往里面放上几块碎锅铁片子,不大会儿的功夫,甘锅里的铁块变成了红红的铁水,小炉匠把摔破的铁锅捧在怀里,手里握着一把铁搓,使劲地在铁锅的破洞边上来回地搓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铁锅的破洞四周露出了铮亮的白光,这时小炉匠在锅的破口处垫上一块青砖,用火钳把盛着铁水的甘锅夹起来,把红通通的铁水倒到铁锅的破口处,顿时锅里冒起一股青烟,小铁匠吹去青烟,众人伸头细看,铁锅破口处的铁水慢慢凝固,变成暗红色,小炉匠手里拿着一根圆木棍,在铁水上按来转去,铁锅里立时被浓烟罩住了,一股木头被烧焦的味笼罩着小炉匠,青烟缓缓地升起来,与小村子的晚饭炊烟飘在一起。等烟子散尽,破口的铁锅已经补好了,大人看得直嘬牙花子,小孩子看得拍手笑,嘴里叼着旱烟袋的老头子连连称赞:好手艺——好手艺!

小炉匠看天色不早了,拿出小盆放上些棒子面,又在盆里放一小捏儿盐,倒水和棒子面,使劲地在盆里摔成方方正正的面块块儿,然后用刀切成手指盖儿大小的方块儿,放到锅里煮熟,端着小铁锅连汤带水地稀流稀流地吃起来,看得老娘们们一个劲地咂巴嘴:瞅瞅——多能耐呀,眨眼儿的功夫儿,人家就把饭做得,稀的干的都有了。

小炉匠抹了抹嘴笑着说:没辙呀,咱草民就是凑和活着吧。多嘴的老娘们问:光喝尜尜汤呀?成天累月的这哪成呀,回家不就有媳妇伺候了吧?小炉匠干笑笑说:俺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家——说着小炉匠拍拍自己的腿肚子说:家全拴在俺的腿上那。听说小炉匠还没成家,老娘们们来了情绪问:咋不成个家那?小炉匠说:成年累月地东跑西颠的,谁愿跟咱呀。老娘们摇摇头说:也是的。逗留闷子找乐子的趴虎子对那个老娘们说:你看上眼了,领家得了,有个拉小套的帮衬着,晚上还不乐出声来——听得人们忍不住地大笑,那个老娘们扬手照着趴虎子的后脖梗子就是一巴掌:打死个狗不吃,猪不啃的玩艺儿,老娘在还有你说话的空儿,滚球子——!

老抱子家的铁锅摔裂了一条大口子,她让家里爷们抱到小炉匠的借住的房前,对正在生火的小炉匠大声说:俺家的这个破铁锅看还能不能补?趴虎子早就来到了小炉匠的地方,见老抱子家里的抱着熬猪食的大破锅,成心打笑说:老抱子,不就补一个破锅吗,咋全家都来了?小炉匠抬头一看,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娘们屁股后头跟着小萝卜头似的五六个小孩子,趴虎子对小炉匠说:象不象领鸡崽儿的老抱子。老抱子手里端着热烟袋锅就照趴虎子的脑袋瓜子上磕,把趴虎子疼得嗷地一声窜出老远:你这个老娘们——!在家里是母老虎没人管你,还恶出家门了。老抱子双手往腰间一插:再叫你胡吣——看老娘咋收拾你个狗日的。趴虎子捂着脑瓜子幸幸地边走边说:好男不和女斗,好男不和女斗——!老抱子当然嘴不饶人地骂:你还算个好男,狗屁——臭狗屎!狗卵上席——你算啥丸子!

[第2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25 9:04:00

                                              

小炉匠把猪食锅上的锅嘎巴用铁搓铲下,足足有一寸来厚,小炉匠笑着问:你家的锅不怕小偷呀。东北流传着一个人人皆知的笑话:说的是小偷晚上去一家偷东西,学摸了半天也没东西可拿,最后把他家的铁锅偷走了,第二天一大早,这家的媳妇起来做饭,发现锅里特别干净,对屋里的男人喊:掌柜的你昨晚刷锅啦——!屋里男人走出来说:没、没——!媳妇说:那锅咋这么干净?男人看了看大笑起来:哈哈——昨晚上小偷把咱家的锅嘎巴揭走了。老抱子的男人在傍边听出了话音儿,一个劲地傻笑,老抱子照着他的腚就是一脚:笑个啥,还不是你笨手笨脚地打破的。

小炉匠把破铁锅扣在自己的膝盖上,左手拿着一个棒棒,右手握着一个像拉二胡琴似的弓子,两条细牛皮绳系在上面,右手一拉,左手的棒棒就唰唰地转起来,这时只见小炉匠从嘴里吐出一个亮晶晶的玩艺儿,轻轻地按在左手的棒棒顶端的铁钉的凹处,在破锅裂口处每隔寸长就钻一个洞,一尺多长的裂口的两傍对称着排满了十来对小洞眼儿,看锯锅的人们眼都直了,这是啥玩艺儿,能在生铁锅上钻眼眼儿,这时又见小炉匠拿出一把寸长的扁铁双脚钉,一个一个地锯在铁锅上,再用一种白色的膏泥在裂口处一抹说声:得了——老抱子半信半疑地问;成了,不漏了?小炉匠笑着说:保不漏了,放心用去吧。有人问小炉匠:你嘴里搁的是啥宝贝?小炉匠笑而不答。叼旱烟袋的老者说:锯锅锯碗靠得是金刚钻,没听说吗,没有金刚钻——别揽磁器活儿。众人听了连连点头,趴虎子瞪大眼珠子问:那玩艺金贵吗?老者听了哈哈大笑:金贵——比袁大头,比金元宝都金贵。趴虎子听后对小炉匠说:兄弟——给俺瞅瞅中不——?小炉匠摇摇头,叼烟袋锅子的老者对趴虎子说:你呀——啥都不懂,虎着哩,人家那是吃饭的家伙,能随便给你看。小炉匠忙说:不是,不是,我是怕掉到地上不好找。

快到饭口了,围观的人们渐渐地散去,小炉匠准备做自己的尜尜儿汤了。‘小师傅——您了给锯个碗。’小炉匠听声音忙抬起头,见跟前站着一位年轻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吃奶的孩子,这个女人两颊消瘦,更显出一对水溜溜的大眼睛,她上身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蓝布衫,下身的旧裤子上膝盖处补着两个大补丁,脚下一双青礼士布方口鞋,从小柳条篮子里拿出两瓣儿蓝花花大碗,她轻轻地说:还能锯吗?小炉匠接过破碗说:能锯,等我吃完饭,就给你锯。那个抱孩子的女人却生生地说:小师傅,俺没现钱,俺管你饭行不?小炉匠说:中——中,也剩得我自个儿做,今儿也吃顿现成的。那女人把小柳条篮子递了过来:给你——小炉匠接过小篮子往里一看,两个宣腾的掺着豆面儿的贴着黄嘎的玉米饼子,还冒着热乎气,一碗小碴子粥,一小碗家腌小咸菜,一股许久未闻到的香气直冲小炉匠的鼻子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真香呀,好长日子没吃这儿干的、喝这这儿稀的了。

那女人边奶着怀里地孩子,边看着小炉匠吃完饭,小炉匠看见孩子嘴里叼着的那雪白的奶子,立马脸红心跳,扭过头去抹抹嘴头子,不好意思说:我马上就给你锯儿。

小炉匠在碗上钻了一串小眼儿,把枣核儿大的黄铜两脚钉安在碗的小洞上,轻轻的敲着黄铜钉脚儿,不一会儿的功夫,小炉匠就把那只破成两瓣儿的青花碗锯好了,他把碗递给那抱孩子的女人:大嫂——锯得了。那妇人伸手接过大青花碗,无意地碰到了小炉匠那双粗糙的大手,小炉匠似被雷打着了一样,心猛地跳到嗓子眼儿,血往上撞,眼珠子一瞪,咽了一口唾沫,“坏了——!”他大叫一声,从小榆木板橙上跳起来,吓得那女人连连退了两步,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小炉匠脸色铁青说:坏了,坏了——咽下去了。那女人问:啥咽下去了?小炉匠哭丧着脸说:金刚钻咽下去了。那女人听罢也傻了一半。小炉匠急得打转转,半晌儿,他坐在小板橙上,还是自言自语地说:看来,今儿是走不成了。

[第3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26 7:35:00

                                               

那女人慌着说:都怨俺,不锯就好了。小炉匠说:咋能怨你那,是俺自个儿不小心,大嫂问一下,你家有猪油吗?那女人说:俺家没猪油,豆油行吗?小炉匠说:行——豆油也中。那女人说:俺给你拿去。抽袋烟的功夫儿,那女人把一小罐子豆油提来了,小炉匠掏出一张纸票子递给那女人说:拿着。那女人摆着手不要:咋能要你钱那。小炉匠把钱掖到那女人的手里。

小炉匠捧起豆油小罐子,一扬脖子把小半罐子豆油灌下肚,忙收拾炉挑子,对那女人说:大嫂,我把这家伙什先放你家行不?那女人忙点头说:行——咋不行那,跟俺来吧。小炉匠把挑子放到那女人家的院子里,对那女人说:大嫂,我出去一会儿。那女人问:小师傅,你上哪?小炉匠说:到山那边转转。说完出了村头,沿着小溪朝山上走去。

话说小炉匠顺着流水朝山头走去,不一会儿,他发现小溪转弯处有一块很大的石头,平平展展的,他就坐在小溪旁的这块石头上,此时,他的肚子里叽了咕辘地叫,他感到肚肠子一阵阵绞痛,他忍着、咬牙忍着。他实在忍不住了,还没等他脱下裤子蹲好,豆油混着的稀屎就冲出小炉匠的屁眼儿,粘粘乎乎装进裤兜子,小炉匠甩掉鞋子,脱下屎裤子,象小孩子拉巴巴——挪窝,蹲着腿往前挪,拉了一滩,挪一步。使劲地把肚子里的东西全拉了出来,小炉匠嘴里嘟囔着:好不容易吃顿象样的饭,又都拉出来了,真没福气。小炉匠跳到小溪里把身上、裤子上的稀屎冲洗干净,搭在草丛上晒干,见四下无人光着屁股朝着柳树毛子走去,折下一根枝条,扒去树皮,露出一段白白的树枝条,他来到刚才拉下的稀屎的大石头上,蹲下身,十分仔细认真地用小柳树棍在稀屎里拨弄------

再说那女人见小炉匠去了山后,左等不见人,右等也不见人,心里有些发慌,不知出啥事,她把孩子托给邻居的大娘照看,自己个儿半跑半颠顺着小溪寻上山。远远看见小炉匠蹶着个白腚朝天,头拱在大石头上干着啥,她有些怕扭着脸儿叫了一声:小师傅——你做啥那?小炉匠听见有人叫他,一回头看见是那女人,本来就拉得腿脚无力,这一惊一吓叭唧从大石头上滚下来,他王八啃西瓜似地滚滚爬爬朝着晒裤子的地方奔去,一把扯起裤子,也不管干湿就往身子上套。

那女人走到大石头傍一看,哇地一声差点吐出来,对小炉匠说:你这是干啥呀?小炉匠小声地说:干啥,找金刚钻呗。

小炉匠一心一意地在拉过的稀屎里拨弄,那女人说:那几滩也找找呗。我来帮你。小炉匠忙拦着说:你别弄,怪臭的,你也不知道啥是金刚钻,快站到上风头儿去。那女人就站在石头边上看着,小炉匠一边找着一边对那女人说:前头拉的肯定没有,只能在这滩里找。

几袋烟的功夫儿,小炉匠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他大声地喊:找着了,找着了——!那女人也不顾臭了,伸头凑过来看,正巧与小炉匠碰了个对头,‘砰’地一声,那女人疼得叫了起来:娘呀——!小炉匠也不嫌脏臭了用手指使劲地撮着那麦粒大的金刚钻,跳到小溪里小心奕奕地洗净,放到手心里,对那女人说:瞅——这就是金刚钻。那女人睁大眼睛看着那粒晶莹的石头说:娘呀——这就是金刚钻呀。忽然,她想起什么似的,问小炉匠:小师傅——那、那、那还能把它放到嘴里吗?小炉匠傻笑着说:俺娘说过水洗百样脏,洗完就干净了,再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再说、再说——掉到肚子里能找回来呀。那女人听了、笑了------

[第4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27 8:20:00

                                              

回村的路上,小炉匠的两条腿就像是下了开水锅的面条一样,一点劲都没有了,老话说得好:好汉架不住三泡稀,何况豆油下肚,那肠子都拉翻了。一到那女人的家门口,小炉匠一屁股坐在门坎上起不来了。那女人见了就说:我给你做饭去,你今天就睡那间小西屋吧,没人住。

那女人叫梅,在这个偏远的山村里,算是女人堆里的一枝花了,梅的命不好,千里之外跟男人来到这个小山村,没过上几年好日子,男人去年冬天到大山里伐木,一去就没回转,活着走进大山,躺着抬出来的,听说是为救人被大树砸死了,就这样扔下她还有肚子里的孩子走了。梅子哭得死去活来的,为了孩子多难也得活着。

村子里死了人,年都没过好,人们心里压着块大石似的,梅子的男人心眼好,人实在,在村里帮过许多人家的忙,不管是谁家盖房上梁,托坯搭炕,只要叫一声,他从无二话,在村子里就属他有人缘儿。如今他撒手一走,怎能不让人心疼,再说他留下梅子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那。这小山村里也有良心让狗吃了的,趴虎子理应算是一个,梅子的男人就是为了救他这个狗日的才死的,他心里也难过了好一阵子,看到孤身的梅子,打光棍的趴虎子心头暗乐:老天爷有眼,知道俺趴虎子没媳妇,这不是送上门来了,进门就有叫爹的了,合适,不亏。

趴虎子在村里为人不咋地,他爹是四十五才得子,把这小子当成眼珠儿子,捧手里怕摔着,含嘴里怕化了,要天上的星星不敢去摘月亮,趴虎子从小就养成了打爹骂娘的恶习,稍稍长大了点就有偷鸡摸狗的坏毛病,村里人人讨厌他,又不愿意深计较,一个村子住着,能忍就忍吧,臭狗屎粘不得,遇见绕着走。趴虎子小名:天宝儿,这个外号的得来是因为这小子扒人家的茅房,看人家大姑娘拉屎,让治保主任好一顿教训,这才落得个外号:趴虎子。(老乡们管墙子上爬的壁虎俗称:趴虎子。)趴虎子长大成人了,也越来越不是东西了,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踹寡妇门、扒绝户坟,可谓五毒具全,成了村里的一条大‘虫’,成天价琢磨心眼儿地害人坑人,没干过一件人事。

趴虎子三天两头到梅子屋里,一次又一次让梅子赶出来,架不住人家没脸没皮,你说什么人家不在乎,这年头——人不要脸鬼全怕呀。趴虎子在村里散布;他要娶梅子。连小脚儿老太太都叹气说:梅子要是跟了趴虎子,就算是下了地狱了,那个东西不是过日子的人,没人味儿——活牲口!

[第5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28 8:24:00

                                       

寡妇门前是非多,梅子男人刚死的那阵子,村里的人说啥的都有,村里有一个漂亮的小寡,让村里的老娘们们心生不定,不敢管自家的爷们,那恨儿便发在梅子身上,一时间说啥的都有。趴虎子听了气不愤儿:吃饱了撑的,人家梅子招你们惹你们了,照死了埋汰人?老埋汰的老婆大面瓜拎着趴虎子的耳头儿大声说:好呀,你犊子一肚囊子的坏水,今个儿咋也进庙烧香成好人了,你心疼她,把那臊狐狸娶回家供在灶王爷龛上吧!趴虎子挣脱大面瓜的手爪子跳脚说:咋!小爷就把她娶回家,咋不行!

梅不光人长得好看,性情也刚烈,有句老话;好女斗不过绕男,可是梅子不怕趴虎子这瘪犊子,来软的骂出去,来硬的打出去,梅子常说:他趴虎子别人不敢惹,姑奶奶俺不怕!对门院里的婶子对梅子说:闺女不成就挑个人家吧,寡妇失业的拉扯个孩子多不容易呀,再说了那缺了八辈子大德的趴虎子不是个东西,别到时惹一身臊儿。梅子笑笑说:他奶——谁家后生能看上俺娘俩呀,一个人也过贯了,招不得人了。婶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得容易呀,这日子过起来就难了,老阳儿上山多苦多累也能对付,长夜孤灯的没个靠山儿,没个知冷知热贴心窝子儿的人儿——不易呀。

村里长者捋着白胡子说:这大梅子是刺梅!就像咱山边边上的野刺玫,香着那,别想摘——扎手!(当地老百姓称野玫瑰为刺玫)

趴虎子看见梅子把小炉匠领回家,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娘的——跟老子玩假正经,咱们谁也别想好受。他气哼哼地站到梅子的院子里,不怀好意地对梅子说:来戚了——!也不说声,俺打瓶酒去。梅子瞪着他说:你干啥?吃饱了撑的,俺家来戚关你屁事。趴虎子见梅子挂了脸,卟哧一声笑了:咳——俺当是谁那,原来是小炉匠兄弟,咱哥俩喝两盅?梅子大声问:有人话就说,有狗屁就放,没事——滚球子,别在这浪荡话儿!趴虎子嘻皮笑脸往上凑:咱俩谁跟谁呀,说完就要摸梅子的脸,梅子啪地一声打开趴虎子的手,抄起烧火棍照着趴虎子的大腿就开了仗,打得趴虎子连蹦带跳,嘴里喊着:轻点轻点,打是疼骂是爱,唉呦——!你下死手呀——!小炉匠看到这一切,不知是咋回事,觉得自己不能在梅子这呆下去了,对梅子说:大嫂,我走了。梅子对小炉匠大声说:你别走,这是俺家,俺说了算。梅子刚才还算是留点手劲,没太忍心,见小炉匠要走这回手下可不留情了,把一肚子对这坏小子的恨,今个儿算是全撒出来了,那根老柞木的烧火棍舞得呼呼生风,没头没脑地朝着趴虎子的头上身子打去,犹如暴风骤雨加上冰雹俱下,直打得趴虎子咬牙也不能再坚持了,他抱头鼠窜跳出院门,一瘸一拐跑了,回头见梅子没追出来,这才敢伸着脖子喊:梅子——招野汉子了——!

村里的治保主任来到梅子家,梅子前前后后把事一说,治保主任对梅子说:你做得对,别让人家小看了咱山村里的人。小炉匠的这泡稀拉得他四肢无力,他一躺下来,就象回到了自己久别的家,一整年在外奔波的所有的劳累,一古脑在向他涌上来,他除了梅子让他吃三顿饭,余下的时间就是睡觉,恨不得把所有的困意全补过来,梅子坐在炕沿边看着小炉匠睡得香甜的样子,心里一阵发酸,一个大男人成了这样子着实让人可怜。

两天后,小炉匠彻底缓过劲来了,他对梅子说:大嫂——下辈子谢你了。说完收拾炉挑子准备要走,梅子眼里含着泪倚在门框上,对小炉匠说:小师傅——你家里是不是有人了?小炉匠头也没抬:老家没人了,我这才出来闯世道。梅子又问:你咋不想有个家那?小炉匠顿了下说:咱穷,啥也没有,谁跟咱呀。梅子说:嫂子给你寻思一个你要吗?小炉匠抬起头来看着梅子的脸,想猜透梅子的心思,他说:中——那我就听大嫂的。梅子说:有个带小孩子的,你不嫌弃吧。小炉匠看着梅子发红窘涨的脸,又忙低下头说:跟你一样的就中!梅子一下子扑到小炉匠的怀里,哭着说:给你——要不?小炉匠语不达句地慌乱地说:要、要、要——梅子说:咱不走了,行不?小炉匠说:可——俺地不会种。梅子说:俺会,俺教你,准行!

[第6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29 7:48:00

                                                

晚饭,梅子把家里的一只老母鸡宰了,打上二两小烧锅,让小炉匠象一家之主一样,享受了一把,还是有家温暖啊。夜深了,家家屋里的灯都熄了,孩子也睡了,小炉匠笨手笨脚地解着上衣的扣子,梅子嗤嗤地笑,打了一下小炉匠的手:笨死了人了,我来——两个人躺在火炕上,梅子倚偎着小炉匠起伏的胸膛,她使劲儿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疼得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小炉匠忙问:咋了?梅子抿嘴一笑:我看是不是在做梦。梅子要抓住属于自己个儿的幸福,让自己过着有男人,让孩子过着有爹的日子,看那趴虎子王八蛋再敢来个试试。

梅子对小炉匠说:以后就不叫你小炉匠了,叫小农民了。她半爬起身子对小炉匠说:那你的宝贝怎么办?小炉匠问:啥宝贝?梅子说:金刚钻呀,小炉匠也爬起来从贴身的褂子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绣着荷花的一个小荷包,小心奕奕地倒在手心里,顿时梅子看见两粒闪着晶莹光的宝石。小炉匠说:这两块金刚钻是祖上传下来的,将来不做炉匠了,也没有用了,赶明我就去县城卖一颗,咱制办点过日子的家当,那一块留着记念,等孩子长大了再卖,给他娶媳妇。梅子绷着脸问:你舍得?小炉匠说:有啥舍不得的,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梅子问:这么不丁点的玩艺儿,能卖几个钱呀?小炉匠认真地回答:老鼻子了。梅子看见那小荷包问小炉匠:这是谁给你绣的?小炉匠说:是俺娘给俺爹的。梅子半信半疑:真的?小炉匠说:真的。月亮西沉了,他们进入了梦乡,多么安稳的梦乡啊。

村里的牲口棚里传来骡马咀嚼夜草的声音,加杂着老饲养员的咳嗽,村头一只狗汪汪地叫了两声,被什么打了似的哼着没了音儿,村里的人除了趴虎子都睡了,趴虎子心里那叫个不是滋味,自己个儿天天想天天惦记的大肥肉,让一个破小炉匠叼走了,他心里这个气呀,恨完了小炉匠,又恨梅子,越是没人时候,他越是恨得发狠,天黑了夜深了,他心想反正也是睡不着,他一翻身下了炕,披件衣裳高抬腿慢落脚地来到了梅子的院子,翻身过墙——这是他的老本行了,轻车熟路扒着窗户往里看,说也巧了,正好看见小炉匠给梅子看金刚钻,小炉匠的一席话全让趴虎子听个正着,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气得趴虎子牙根儿咬得生疼------

[第7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30 7:38:00

                                                  

梅子起了个大早,给小炉匠做好了早饭,昨天的玉米面加豆面的贴大饼子,又擀了一大海碗的面汤,里面甩了两上昨天芦花鸡刚下的鸡蛋,伺候着小炉匠吃好送他去县城,梅子把小炉匠送到院门口,对小炉匠说:快去快回,别在外面担搁儿。小炉匠嘴里答应着:知道了。然后上路,梅子一直看着小炉匠走远,消失在山路那边的林子里。

天黑了,小炉匠还没回来,梅子很不踏实,心里不往地砰砰跳,     搞得她心神不定,村口她望了两三趟了,心里默默地念叨叨:老天爷呀——求求你了,保佑他回来吧。几天过去了,小炉匠也没回来,村里传出小炉匠占完梅子的便宜跑了。梅子哭着找治保主任:小炉匠不是那号人,他不会的,求求你了——老主任找找吧。老主任到了梅子的家,看着小炉匠的挑子说:他要是跑了也得带着养活自己的家伙吧,于是,把村里基干民兵叫到一起在山上搜了几天,没有一点线索,也只好草草收兵。

一个月梅子在泪水里泡过去了,趴虎子也不在村子里,听说到县城混去了,还有人见到他行套也换了,人模狗样的活得挺自在,村里的人为少了一个祸害拍手:这狗东西还是别再回村最好了,净让大家过不安生的日子。

梅子怎么也想不通,小炉匠怎么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他不是这号人呀,梅子怎么想也想不通,决心弄个明白,她把孩子托付给邻居大娘,梳洗一下换件褂子,坐车去县城。

县城不大,梅子出了汽车站,在县城里最热闹的那惟一的一条街上走着,梅子不是逛街来的,她东张西望地在街上慢慢地走着,突然一只大手在她的肩上一拍,还没等她回过头来就听见是趴虎子的声音:这、这、这不是梅子吗?你、你、你干啥来了,是、在、在找俺吗?梅子定神一看,站在她眼前的趴虎子真是人模狗样了,一身崭新的蓝布衣,上身还是四个兜的那,一顶八成新的军帽扣在他的七分头上,梅子往后退了一步说:这是谁呀,俺可认不出来了。趴虎子点头哈腰地说:咋认不出来了那?俺——趴虎子——梅子说:呦——几天不见咋人模狗样地那,拾着狗头金了。趴虎子头一扬说:差、差不多。梅子说:俺有事,俺得走了,不跟你瞎唠了。说完拔腿就走,趴虎子拦住梅子:咋一见面就想走那,俺请你到馆子里再喝两盅。梅子说:俺真有事,再说了,瞧你——喝得跟个醉勺子赛的,还能喝呀?趴虎子还是不放梅子走问:你到底是干啥来了?梅子说:俺的事,凭啥告诉你。趴虎子借着酒劲说:你不说,那——俺就是不让你走!梅子说:干啥,大街上明抢呀——!趴虎子求着说:你就告诉俺呗。梅子说:告诉就告诉,也不是偷着摸着的事,有人要娶俺了。趴虎子一听急了眼:谁、谁——谁这么大胆。梅子说:西山的老五。趴虎子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就是西山的老五,瘸老五呀。梅子说:咋——不比你好?趴虎子翻着白眼说:又老又瘸——咋比我好?梅子说:别看人家又老又瘸,人家能养家,能让俺和孩子吃饱饭。趴虎子跳着脚说:俺也能让你和孩子吃饱饭,信不——?梅子摇了摇头说:俺还真不信。趴虎子一把攥住梅子的手腕子,把她拉进路傍的小饭馆,梅子挣脱后小声说:你弄疼俺了。趴虎子要了两个小炒,又叫伙计温上了四两烧刀子,趴虎子把酒到进两只小酒盅,对梅子说:你听俺说,现在俺有钱了,养活你们娘俩没、没、没问题。梅子存着心眼儿,一个劲地劝趴虎子喝酒:趴虎子——再干、干!你说俺——真的不容易,寡妇人家的拉扯着一个孩子------说着说着落下泪来:本想靠上小炉匠安个家,过上几天舒心的日子吧,那个没良心的——跑了,你说俺不找个男人哪行呀。管他老不老,瘸不瘸的,闭眼过日已呗。趴虎子刚喝完酒没多长时间,又被梅子一通劝酒,现在脑袋瓜不转筋,舌头根子不打弯了,他着急说不全话:谁说俺养、养不活你们,俺能行,你信不?梅子说:你净说瞎话,你凭啥本事,一不会种地,二没有手艺儿,你干过多少人事。趴虎子说;今、今非昔比了,爷们鸟枪换炮炮了,俺趴虎子有钱了,俺跟你说,老子下金矿——发了。梅子说:谁信那,矿里那么苦你也干得。趴虎子:俺真的发了,发发财了,你要跟了俺,尽享福吧。梅子你一定得跟跟俺,别人没门!

[第8楼]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7/31 8:49:00

                                                      

梅子见状心里有数了,十有八九是这小子,得给他一上个死扣了,梅子推了推快睡着的趴虎子说:你要是能养活俺娘俩,俺就跟你。趴虎子听了这话酒醒一半,他拉着梅子的手说;当然能养活你们娘俩了。梅子问;凭啥养活俺们娘俩那?趴虎子下意示地把手伸进怀里,摸索了一会儿,他又空手出来:反正、反正俺这回没骗你,真的。梅子见趴虎子没拿出东西,她又说:你醉了俺帮你回家,你住哪?趴虎子嘟嘟囔囔言语不清地说:城西小街子二、二、二号。

梅子把趴虎子扶到床上,趴虎子死猪赛的打着鼾,梅子顺手伸进趴虎子的怀里摸索一会儿,掏出一个小白布包,打开一看她差点惊叫出声来,一块晶晶莹莹的石头似麦粒那么大,这就是小炉匠的金刚钻。她拔腿就想跑出趴虎子的屋子,趴虎子伸出手来拉着梅子:来来——咱俩乐合乐合,快、快想死俺了------梅子抄起炕桌上的大茶壶,照着趴虎子的身上砸去,转身跑了出去------

小小的县城里响起了一阵警车的鸣叫,引得人们侧目相看,趴虎子双手反铐着,坐在车里,酒劲还没散尽,嘴里说着酒话:梅子——等俺娶你,俺有、有钱了------

梅子找到了小炉匠的尸体,给他打了一口薄杨木棺材,埋在朝阳的山坡坡上,她跪在小炉匠的坟傍,低泣着:都是俺害了你,都是俺害了你------俺刺玫不是没心,要是没孩子,俺也陪你去了,说着说着,梅子大声哭起来了-------

许多年后,梅子的孩子长大了,走出了山村,梅子也老了,一头白发,腰也弯了,背也驼了,她跟着儿子走了,走的前一天,她又来到小炉匠的坟前,在他低矮矮的坟上添上新土------

如今,小炉匠的坟已经成为平平的草地了,杨木板的坟碑也已经腐烂成泥了,在杨木板坟碑朽烂的地方长出一棵野刺瑰棵子——枝繁叶茂,每年的七八月份,野刺梅棵子上开满了火红的鲜花,芬芳的花朵招来了无数的小蜜蜂和美丽的蝴蝶,胆大淘气爱臭美的孩子想摘一朵花,手被刺得流着血,老人儿见到了:孩子——那坟旁的刺玫不能摘,那是梅子姑的心呀。

10217

« 首页1 »7/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222 second(s),quer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