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微小说           狗烂儿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微小说           狗烂儿 -
[楼主]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8/2 7:25:00 / 查看 0
                                                               狗烂儿

刘二生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丑不俊,立着像条汉子,卧着却像条狗,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刘二的狗性天生具来,见到无权无势的人一脸的铮狞,鸡蛋里挑骨头,从没满意的时候,只要见到当官的尤其是老万书记的时候,四爪落地,小尾巴摇得让人担心会落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

刘二的官儿不大,就是个小组长,在他手底下做过事的人,不出声骂他的是哑吧,哑巴也会在地上面个圈儿啐口唾沫用脚踹——日!

自古以来,凡狗办人事儿——那绝对是条好狗,凡人办狗事的——那肯定不是好人,刘二的德性让他拥有了一个贴身的外号:狗烂儿。

刘二不是个勤快人,懒人勤快了,那就是说棉裤套皮裤必定有原故,刘二把勤快劲儿放到倒痰盂上,自己办公室里的痰盂,打死了刘二也是不会倒的,他倒的痰盂是老万书记屋里的痰盂,天天如此,那认真劲儿恨不得把痰盂擦得掉了磁儿。明眼的人一看就知了刘二的用心,书记却看不出来,会上会下一个劲的表扬:刘二是个好同志!

刘二没上过几年学,满打满算认识几箩筐字,一篇小小的文章也会念出几个错别字来,别墅念成别野,水獭念成水赖,闹了不少笑话,留下不少话把儿,所以,刘二最怵头的就是看报学习。可不怎么的,突然,刘二摇身一变,变得手不离书,书不离手了,刘二早早地来到单位,搬个小橙坐在大伙看得见的地方,手捧小书认真阅读旁若无人,天天如此大家管他叫狗烂儿天天看,当然老万书记屋里的痰盂也会天天倒的。

工夫不负有心人,刘二的一倒二看有了结果,举起右手光荣了。也有人背后说:刘二走了狗屎运。刘二有了本本,刘二摇身一变:再也一不倒了,二不看了!

捣蛋鬼张五笑嘻嘻问刘二:刘哥——收山了?刘二一时不明白:嘛?张五还是笑嘻嘻地说:书您了不看了,我估计您了也认不全上面的字,这痰盂您了干嘛也不倒了?刘二一瞪眼珠子:鸡子下山——滚蛋!

运动来了,刘二仗着出身正统,自立为王扯起了造成反大旗,老万书记戴上了刘二亲手糊的高帽,游街坐飞机时不知老万书记心里是啥滋味,职工们却不同情:木匠做枷——自作自受。活死该!这就是他培养的‘接班人’。

反对派贴大字报骂刘二是条狗,刘二并不气恼,他一手叉腰一手挥动着吼:我就是条狗,一条革命的狗!狗要革命了那是要咬人的。群众不怕革命,怕得是狗——尤其怕得是‘革命’的狗,咬一口终身难忘,伤一次一辈子没好。

终于有一天,老万书记又官复原职,狗烂儿刘二一下子变得更狗了,不再是半蹲着摇尾巴,而是趴在地上摇,那眼神儿让人看得着实心酸可怜。只是老万书记‘大人不记小人过’,仍然把刘二当‘人’看,群众有些气不愤儿:老万也是属狗的吧——干嘛记吃不记打,戴高帽儿游大街坐飞机忘了?

整他——活该!

这个你就不懂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老话说得好:赖蛤蟆专找大王八,再说了谁的耳头眼儿里不装好听的话?

狗腿子——狗食——狗屎——狗烂儿——!

狗烂儿刘二是条狗,一条得用铁链拴养的狗,不然------

当然——狗就是狗,江山易改狗性难移!

                                        2011722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97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