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刘五年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刘五年 -
[楼主]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8/7 10:17:00 / 查看 0

                                         刘五年

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十里吃屎,跟狼走不见得吃肉,跟狗走必定吃屎。

一个单位出一个好领导,职工们会衣食无忧,要是来了一个歪嘴和尚,念歪经卖庙门,职工们自然跟着受苦受难。

老万书记将退之时,急匆匆安排后事,矮子里面拔将军,欲选‘接班人’,老万书记有个用人原则:武大郎开店——不用高人。学历高心眼子多,不听话玩不转不放心,万万不可重用,于是乎——小学毕业的是老万书记重用人才的标准,办公室主任——小学六年级,运输股长——小学六年级,未来的接班人定为只读过小学五年级的外号刘五年的人。

老万书记本打如意算盘:退休后能在待遇上有所‘照应’,老万书记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他选出的接班人是踩高跷的武大郎一大半不是人揍的。大权傍落后,老万书记挨了刘五年的当头一棒,老万书记已经搞到两次‘劳’模,退修前再拿一次,退休金就是百分之百了,刘五年却不给老万书记提名上报。老万书记悔青了肚肠,大病一场!职工们拍手称快:狗咬狗——活该死!

话说日进斗金的单位,到了刘五年的手里却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于是,讨论企业转型,刘五年的身边的狗头军师们哄哄地围上来,一个个投其所好出尽了馊主意。

刘五年赶时髦,刚学会蹦嚓嚓,一听音乐,嘴里哼哼,心里痒痒,脚么丫子刺痒------有人提议搞个舞厅,又能玩又赚钱,刘五年一想何乐成不为,投巨资找闲(贤)人一个字办!

刘五年好一口吃喝,在清真菜馆办了金卡,牛肉牛肚牛蛋牛鞭想吃就随便嚼,啤的白的色的想喝就使劲地灌,狗头军师们自然少不份儿,笑脸相陪专捡好听的说——混吃混喝,这真是:想跳舞的管不住自己的腿——自家的舞厅,想喝酒的管不住自己的嘴——公款吃喝。两样儿刘五年占全。

刘五年甚喜钓鱼,于是又瞒着全体职工在边远山区合伙包了鱼塘,除了他去钓过几次鱼,几万元打了水漂儿------

刘五年独断专行,凌驾于职工代表大会之上,工会更是刘五年的招之既来挥之既去的女佣,职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白白糟践国有资产,想想老万看看刘五年,职工无奈地长嘘短叹: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咱们算了迈进门坎摔掉大门牙——倒霉到家了。

刘五年为了讨好公司经理,在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租地搞了个铁道线,把土方工程包给了公司经理的女婿,单位赔得碗干锅底净,公司经理却落得个脑满肠肥,欠下的百万债款刘五年用克扣职工奖金、少上养老保险等手段补空。最狠的一招:给职工来了个一脚踢。公司给每个‘自愿’离职的职工二点四万,刘五年还如狼似虎地扣去四千,真是恨百姓不死呀。刘五年干嘛嘛赔本,干嘛嘛亏损,职工又给他起了个外号:刘赔本儿。

鬼知道刘五年是怎么混上区人大代表的,老百姓闹不明白,弄不明白的也得明白。

好人不得好死,歹人活得清闲,刘五年现今退了,原来围在他身边的那群狗头军师们一哄而散,刘五年虽然心里有些失落,穷庙富方丈的他晚年生活悠悠自然,房子也换了,孙子也有了,可是刘五年就是不敢回单位看看。他心里明镜赛的,职工里不骂他的人——是已经过世的!

                                      2011729

野稗子 最后编辑于 2011-8-7 11:23:30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89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