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别扭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别扭 -
[楼主]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8/18 8:04:00 / 查看 0

                                                              别扭

别扭个子不高,黄净子脸,一嘴包牙,活脱脱的雷公相,别扭性情各色甚至有些孤僻,说话做事常与人格格不入,为了一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也会与人争得脸红脖子粗——乌眼鸡赛的,班组男女同事都不愿与他在一起做事,别扭并不在乎人们的白眼儿,仍然我行我素,在一次分组工作时,谁也不原与他搭档,嫌他说话不受听,做事不顺把:别没事找事了,吃饱了撑的找别扭!于是大家就把别扭两字送给了他,称他为:别扭。别扭为了这别扭二字曾多次与他人理论争吵,到后来法不治众,没辙了——也就不情愿地接受了,于是别扭二字在单位一时盛行,不管是库房、还是厂区常常听到有人大声喊:别扭——别扭!

别扭有个小毛病——贪小,看见谁沏了酽茶,端起茶怀吱地来上一口,也不怕挨骂,看见放在桌上的香烟,那更是王翻译官下馆子——从来不问个价,嘴里哼着曲儿,伸手就抽出一支夹在耳头上,再拿一支叼在嘴上: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一来二去抽烟的人不再把烟盒放到别扭看得着的地方,别扭抽不着蹭烟了还有歪词:一个个是拉屎捡豆——真抠门儿!  

这天午休,别扭看到一群人围成圈儿,嗷嗷叫地打扑克,别扭闲着无事也凑上去看热闹,众人就当没看到别扭的到来,仍一心一意地看牌支嘴儿,别扭站在人群后面惦着脚尖儿伸着脖子朝牌桌上瞧:牌桌上不光是散乱的纸牌,还有一支恒大牌的香烟,别扭一见大喜,力拨众人,伸手把那香烟拿起,放到鼻尖上缓缓地吸着闻着,十分陶醉地说:真香——谁有火?早有憋不住的上前献火:别扭——爷给你点上。别扭才不吃亏那:屎个郎爬家谱——少充大辈,孙子——给爷点上!

这时打牌的放下手里的牌,看热闹的也转过头来静静在看着别扭,别扭慢慢地深吸着第一口烟儿,贪婪地咽下肚,又从鼻子眼儿里缓缓冒出来,别扭弯下腰驼着背翻着白眼儿学着《巴黎圣母院》里卡西莫多的样子憋着嗓子喊:美、美——!

别扭接着抽第二口,胆子小的人扭过头闭上眼睛,别扭没功夫猜众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悠然地抽着:干嘛盯着我——没见过抽烟儿的。说完又狠狠的吸了一口,还没等别扭把烟儿咽下肚,就看见别扭嘴上叼着的香烟一声爆响,一阵黄烟儿炸起纸沫儿烟丝儿横飞,别扭随之嗷地一声,捂脸蹲在地上,众人虽有心理准备也被这爆炸的场面吓得乱了方寸,一个个呆如木鸡——谁也不曾想一只千头响的小鞭炮会有这么大的威力,片刻儿,别扭慢慢站起身来,一张一合着大嘴双手捂着耳头儿,圆地打转转儿,看来别扭被炸朦了,众人一看别扭无大事,再一细看别扭的嘴脸不尽一个个哈哈大笑得前仰后合,别扭就像一只刚从烟囱里爬出来的三花脸猫崽子,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别扭这才慢慢明白自己被众人调戏了,跳着脚八辈祖宗地叫骂:哪个王八蛋整的,坑、坑、坑老子——!

别扭从此不再抽别人的烟了,别管是多好的烟儿,宁可犯烟瘾,谁给也不抽。常有人逗他:别扭——别憋着了,多难受,来来来——羊角儿疯——抽一棵!别扭扭过头忍着:爷有记性,说不抽,就不抽!

别扭事事不服气,常常与别人打赌,有一个饭店搞早点自助餐,三块钱随便,吃过的都说好,几个坏小子一琢磨:打个赌让别扭请客,见到别扭这个说吃了五个烧饼,那个说喝了三碗粥,别扭一听掰着手指头算后笑话他们傻:三块钱吃这么点,你们亏了,要是我准把老本捞回来,信不?不信!不信——打赌!打就打——!咱也不让你多吃,一样吃一份儿。别扭心想:早点有嘛不就是豆浆、果子、芝麻烧饼吗,这有嘛——爷能吃它几套也不废劲儿,谁不知道我是大肚蝈蝈——能吃能塞呀。

别扭一走进饭店的自助餐厅,顿时傻了眼,稀的有:豆浆、绿豆稀饭,小米稀饭、黑米稀饭,玉米馇子稀饭,还有牛奶。干的就更多了,一溜放着好几个大笸箩,金丝卷儿、芝麻烧饼、葱花饼、油条、粽子、煮玉米、煮鸡蛋、各色小点心------别扭这才知道自己又让这几个坏小子算计了,就是现场撑死也吃不下这么多的花样,只好低头认输掏钱请客,别扭心疼得肝颤,这一顿得可劲造,能补点损失就补点儿,吃到最后,别扭一张嘴能见嗓子眼儿里的甜豆沙包。直吃得饭店大堂经理目瞪口呆,据说,别扭吃完后没几天那饭店就关了自助早餐的业务。

输了一局的别扭,咬牙发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扭憋着心头的火等着时机的到来。发奖金那天正赶上下大雨,风雨过后,单位的空地上积了一洼雨水,水洼前有三两个人见别扭来了,指指划划地说些嘛事儿,别扭站定支愣着耳头一听,原来是他们在打赌:当月奖金五大毛,谁敢在这水洼里滚一趟,就算是谁的了,别扭一听来了情绪:真的?真的,说瞎话——不是人!别扭大声说:说话算话,老子滚!有好事者便朝着职工休息室大声喊:都来瞧——都来看,来晚了看不见!十几号子人都围在水洼前看热闹。只见别扭站在水洼前对打赌人说:你再说一遍,五块钱打不打?那人手里拿着一张崭新的五元票子咔咔地抖着说:谁滚水洼这钱就是谁的了。只见别扭扑身倒在水洼里就地十八滚,那雨水溅得人们四处躲闪,别扭浑身上下湿个透,脸上滴着水珠子,一个鲤鱼打挺儿站起身来,伸手对打赌的人说:麻利儿地给爷递过来!别扭看着手里的票子咧嘴笑了。

别扭洗了澡换了衣服,兴高采烈地点着兜儿里的票子,不对劲,怎么数怎么少五块,打赌赢来的钱那?别扭这才恍然大悟,刚才围观的人们脸上个个挂着的坏笑是嘛意思了,原来他们把自己的奖金偷走了,拿自己的钱跟自己打睹了。别扭疯了——手里拎着块破砖头,追得打赌人满院子跑,最后跑不动了一边作揖一边说:五块钱,我给,爷、爷、爷——我再多给您了一块还不行吗!

单位盖了一个冷库,给每个工作人员发了特殊的工作服,库房门前有一个进库需知:按规定要棉衣棉裤全副武装入库,防止职业病发生。库主任告诫爱美的姑娘们:别光为臭美,小心得病。

话说这年的夏天特别热,那天气压低闷热难挨,工余职工们躲在荫凉处喝着冷饮凉茶,海阔天空地瞎聊烂侃,冷库主任见别扭躺在水泥地上乘凉:别扭——快起来,当心得病。别扭连眼皮也不抬一下:没事。主任说:有事就晚了,别看你现在没事没事的,到老了,这病就找上门了。别扭还是不起来,库主任甩了一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说完走了。

大家伙一看这小子不听劝,相互一眨眼出了个馊主意:别扭,你也别说怕不怕的,你敢到冷库的地上睡大觉吗?别扭一听这话跳起来说:有嘛不敢的,打赌!赌——五块钱!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竞谁怕谁!说好了,就这身不能穿棉——水泥地一个小时!

别扭上身着跨栏背心,下身着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鞋,一个大字躺在冷库里的水泥地上,对门外大声喊:关门——一个小时!

时间到,大家打开冷库大门一看,吓坏了,只见别扭纹丝不动直挺挺地躺在水泥地上只剩下半口气了,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他抬到卫生室,又是盖被子,放暖水袋,连电炉子都打开了。别扭总算是睁开眼了,他伸出冰凉的手说:我赢了——给钱。

过了几年后,别扭病了腰疼腿疼浑身疼,行走越来越困难,到医院一看是大腿的胯骨轴两个坏了一对,单位花了好几万给他换了铁的,走起路来咯吱吱一瘸一拐的,再后来心脏也出了毛病,坐在轮椅上神志呆板的别扭有气无力地说:年轻时人找病,老了病找人呀。

                                                201188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70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