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嘀咕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嘀咕 -
[楼主] / 用户名:野稗子
发布时间:2011/8/25 11:22:00 / 查看 0

                                                    嘀咕

马不得夜草不肥,人不得外号不富。

外号是对一个人最贴切的形容,如某人叫黑皮,那他的皮肤一定很黑,又如胆小怕事,吃饭怕噎着喝水怕呛着放屁怕崩着,做点小事前思后想嘀嘀咕咕,所以,他的外号就叫嘀咕。

嘀咕的外号得的一点也不怨,大事他嘀咕小事他嘀咕没事他也嘀咕,一大早,见到你频频招手小声地说:过来——过来呀!你一定认为有嘛神秘的事要说,尤其是那时候,小道消息特多,林贼叛逃了,谁谁打倒了,谁怀孕了,谁流产了?等你怀着好奇心走过去,没想到,嘀咕把嘴巴靠近你的耳朵眼儿,用手打个凉棚儿小声地问:吃早点了吗?嘿——神经病!这真是:吹鼓手抱公鸡——嘀嘀咕咕!

嘀咕心里放不下针尖尖儿点儿事,芝麻绿豆大的事也能让他嘀咕好一阵子,在那物资缺乏统购统销的年代,一切都是凭证凭本凭票供应,光有钱是行不通的。有业务关系的人给嘀咕送了五斤香油,那可是稀罕物,过大年了只供应每人一两,对方对他说:放心,没别的意思,该咋咋,这是咱私人的关系!嘀咕吓得一夜未眠,翻来覆去在床上摊煎饼烙大饼,第二天,红眼兔子赛的提着五斤香油桶来到单位,后转交到了食堂。再后来,谁也没闻到一滴油香,香油没了。嘎小子取笑他:我说嘀咕——你这是狼叼来的肉喂了狗了。

这样的事嘀咕办的不只一两件,还有一年,南方的业务单位会给他送了一大包桂圆,不用说嘀咕自然又送到单位,这回桂圆不属于食堂负责,支部办公室收下了,一年过后,桂圆长绿毛了全部扔掉了,真是暴殄天物,搞个茶话会嘛五的不就用上了,全是败家的玩艺儿!

那年头,为了工作方便上级会批一些特供物资,与相关单位联络感情,如批些烟酒之类。嘀咕把这差事交给了我,我到局里找处长批条子,不知道是处长是真有困难,还是小萝卜——拿一把,迟迟不批。那不关我的事,我总不能打开处长的抽屉,翻出公章自己盖张白条吧。我一连去了两趟也没拿到处长批的条子,嘀咕见状急眼了,把我拉到一边手打凉棚急切地小声说:这不行呀,得抓紧办呀,你别让我坐蜡呀,马上得用了-------我忙说:行行行,你放心,我不让你嘀咕。我背上马桶包,那时时兴,马桶背里装着一副冰鞋,爷也不找处长了,到河里滑冰去了。到吃午饭的时候背着马桶包回到单位,嘀咕一见马上迎上来问:批了吗?我崩着脸对嘀咕说:处长说了,着嘛急,就是吃枪子,也得等着人家压子弹扣板机儿呀。嘀咕听了急得直跺脚: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单位参加了一个展览会,众人截流开源租出半个展位,额外有了收入,嘀咕是领队,手里拿着钱开始了嘀咕,把钱交给单位领导吧,怕挨大家的骂,给大伙分了吧,又怕领导知道了挨批,手里的钞票就像一块烫山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急得原地打转转儿,大家一看对嘀咕说:你嘀咕嘛那,我们一分不要,上交行了吧!嘀咕急火火地把钱交给领导,单位一把手见展览会上收获很大,一时高兴对嘀咕说:算了,大家挺辛苦的,犒劳你们,给大家打打牙祭。

嘀咕领大家来到饭店,又开始嘀咕了:头儿也没说花多少钱呀,要是都花了万一又问起来,怎么办呀?大家看着嘀咕那张愁眉不展的脸扫兴地说:随你便。结果,连一半钱也没花了。嘀咕把剩下的钱又交给一把手,一把手一看笑了说:干嘛还剩下了那?嘀咕红着脸说:你也没批花多少钱呀。一把手哈哈大笑说:你真行,够嘀咕——!

许大胆承包了单位的运输,赚了大钱,按单位的大小头头儿的人数,每人花三百多块钱买了一大捆子金笔,书记经理各部门负责人人手一枝,一个个乐得合不拢嘴儿,没耳朵根子挡着嘴角儿子都咧到后脑瓜勺上了。嘀咕此时不嘀咕了,不论许大胆怎么说,他就是一个字:不要!许大胆放下就走,嘀咕追出楼道硬是把金笔掖进他的口袋里。许大胆无奈地说:嘀咕呀——嘀咕,你真他娘的真是东北的胡子——不开面。

嘀咕也挺不容易的,家里的老婆得了重病长期卧床不起,买煤买粮生火做饭缝缝补补洗洗涮涮所有的家务活儿都是嘀咕责无傍贷地大权独揽,还没等到退休那,头发全白了。嘀咕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一个让人讨厌又让人心疼的好人。

                                             20118 12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99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