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读古燕诗有感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读古燕诗有感 -
[楼主] / 用户名:教坛老妖1952
发布时间:2010/12/14 19:17:00 / 查看 0

(村长来我此地,委婉督促我要多刨“土豆”,实在是这段日子有点忙,现在发文补过。)

    大哥大我足足20岁,自打我懂事就没有跟大哥在一起住过。刚解放,大哥就投身公安工作,即使与嫂嫂、侄辈也是聚少离多,父母更是与他难得一见。从小到大,哪怕是他现在已经77岁了,大哥给我的感觉就是不苟言笑,威严冷漠有余,情商打折。父亲去世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更是望穿秋水盼儿归。可是大哥基本上每月只来一次,将赡养费交给母亲之后匆匆离去,话也几乎没有几句。母亲的悲伤、母亲的失落、母亲的自我解嘲,至今仿佛仍在眼前。母亲病危,公安局特意以公出为名,让他来看已经到耄耋之年病危的老母亲,可没几天就在母亲离世前几天又赶回上海,说工作脱不开,至今想起来,我都心痛。

大哥从公安局离休后又被律师事务所聘用工作到72岁,一直视工作如生命,不太会调节生活情趣的他非常失落,再加上大嫂的突然病故,他人变得忧郁,变得期盼儿女能围在他身边听他的感慨,听他的牢骚,期盼孙辈在他膝下撒欢。相比那些只顾自己赚钱不顾父母死活,只知向父母伸手索取从不思回报的子女,我家的情况远没有那么糟糕。侄儿女们都算孝敬,礼节也算周到。则是人到中年,身不由己。我每每给他打电话,他就是“控告”子女,于是我屡屡宽慰。大哥来信辩护道:“你读过白居易的古燕诗吗?他是这样描写老燕哺小燕的‘梁上有双燕,翩翩雄与雌。衔泥两椽间,一巢生四儿。四儿日夜长,索食声孜孜。青虫不易捕,黄口无饱期。嘴爪虽欲弊,心力不知疲。须臾十来往,犹恐巢中饥。辛勤三十日,母瘦雏渐肥。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树枝。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雌雄空中鸣,声尽呼不归。却入空巢里,啁啾(zhōu jiū)经夜悲……’”

老燕哺小燕,不遗余力,掏心剖腹,在所不辞,“母瘦雏肥”比比皆是。鸟类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人类!回头看一看,谁家不是这样养大儿女,哪家不是“声尽呼不归”。现在已是21世纪了,很多祖上传下来的观念都变味了。现在的子女在社会上闯荡多么不容易,他们面临的压力远远高出我们那个时代。作为老人,对子女不必苛求,要学猫头鹰闭一只眼睁一只眼,不要跟自己怄气,要给自己找乐。我对大哥说,好在燕子成长之后,它就“随风四散飞”,它虽不管老燕,但也不来找你麻烦,你难道不盼望他们独立自主,家庭和美吗?你难道不想他们事业有成,报孝国家吗?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当年不也是如此吗?“燕燕尔勿悲,尔当反自思。思儿为雏日,高飞背母时。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

话虽这么说,毕竟底气不足,我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论子女多大,在父母眼里总是孩子,他们永远被父母牵挂、关注。对我大哥这样的老人来讲,他并不需要子女在经济上伸多少援手,但他看重的是精神上的赡养。当他离开了熟悉的工作环境,熟悉的同事,回到了家中,社会角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的活动空间小了,与社会接触少了,与人交往少了,心中不免孤独寂寞,生活乏味。他的着力点就放到了儿孙身上,放到一些非常琐碎的小事上。我自己也正在向这样的尴尬接近。
      世上有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体会不深,当我们懂事时又不年轻。世上一些事情可以弥补,但有多少事情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比方说我母亲当年盼望儿子能多坐一会儿,能给儿子做点点心尝尝,能跟儿子讲点家常;丧夫后,儿子就是她整个天空,可换来的是“却入空巢里,啁啾经夜悲”,大哥现在体会到了这种心情,可再也看不到母亲了!我们再也没有改正的机会了!
      我的孩子懂吗?我怀疑,我没信心!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89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