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重新拿起缝被针想起来的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重新拿起缝被针想起来的 -
[楼主] / 用户名:教坛老妖1952
发布时间:2011/4/17 8:04:00 / 查看 0
   结婚时买的棉花胎30多年了,早就不保暖了,这些年流行的名目繁多花里胡哨的化纤被胎我也用够了。二哥退休后回到身在盛产棉花的江苏海门嫂嫂娘家乡下,种地栽棉花,不亦乐乎。他寄来了三条棉花胎,我非常喜爱,可原先买的七八条被套与新棉花胎的尺寸略有差异,虽然一样可用,但折叠起来不服帖,差点美观。 

    我的樟木箱里结婚后用过的花团锦簇的织锦缎被面还被我珍藏着,虽然30多年过去了,虽然将近20年没有用了,但光泽依然、柔滑依然、漂亮依然。我又找出了还好没有被丢弃的旧被里,重新拿起了缝被针……  

   文革时,我才14岁,不上学,和几位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一起纳鞋底,做搭攀鞋、松紧鞋(就是北京人叫的“懒汉鞋”,鞋面有松紧带的,有一阵“腕”们喜欢以此为酷)。那时候布店里都有卖裁剪好的各种尺码的直贡呢鞋面,谁家的男孩、女孩的鞋子不是自己做的呢!大家记得吗,那时的布店还有卖自己做衣服的纸样子的,只要花几毛钱,买个纸样子,买块布,照葫芦画瓢就缝好衣服了。那时两用衫、衬衫和裤子等,我们都是这个完成的。我们还用五彩丝线绣枕头套,把线手套拆了打线裤。仅有的一两件毛衣是每年都要拆了打,打了拆,不断变化样式的。我们还会用“玻璃丝 做金鱼、做灯笼等。连女孩子的内衣都用白布自己缝的,我们还会干很多事,有的已经都忘记了,想起来的就有这么多。那时候,不是我巧,我的针线活是永远比不上我的邻居,现在与我仍然同居一城的丽明的,而是每个女孩子都这样能干的。

   上山下乡后,干农活衣服破损得非常快,鞋袜也是这样。知青们都是自己缝补,男同学的补丁缝得尤其难看,现在电视上偶尔出现的知青的报道上还是可以看到。生活的磨砺让我们每个人都学会了这些。

  从农村被抽调进丝绸厂工作后,工厂的零头布非常便宜。像可以做拖布的白布条只要5分钱一斤,我买回来带到上海给大家当纳鞋底的滚边;次品的线绨被面或其他面料的零头只要三四毛一斤,我就会买了把它对接成小被子的被面或缝制成各式口袋。还有两个拼花的的确良面料的口袋被我带到了深圳,至今还在用。有时看到自己把那样细的布条拼缝得如此平整服帖,也叹息原来自己还曾有过这样好的手艺,现在是彻底堕落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女性本来应该讲究的最起码的女红大都被我们丢弃了,不要说缝被子,打毛衣 ,就是补袜子,织补羊毛衫上丁点小窟窿都不屑了。这些方面的不精致,不讲究比比皆是。这固然可以说是时代的进步,但也可以说是能力的退步,情趣的退步。

    欣慰的是我身边珍视这份情趣的还有人在。我的几位好朋友如上海的应晓嬞会打一手好毛衣,我有5件或套头或开衫或粗绒线或细绒线的毛衣是她帮我打的;我的同事L会用那漂亮的拉舍毛线打极其雍容华贵的大披肩,她一直在帮我们几位好朋友编织美丽;昨天我大学同学的太太席又用极细的羊绒线打了一件时髦的绯红色的披风给我;我的大学同学枫叶那针线活更是可以与商店织补师一拼,她把那些年代久远的经典的老东西翻改得追得上时尚……

   不过这些都是我们老年人在执拗地维系着这一份古老,年轻人大概是不会再热衷的了。我们现在什么都讲究快节奏,这些不胜枚举。最可笑的是生孩子连阵痛都不需要了,大部分孕妇只求划拉肚子,快速扒拉出孩子。

   弯腰缝被子才十几分钟,我却为了省个十分钟八分钟抵制了这么多年。虽然累得我腰酸背疼,汗都渗出,但是看到的再也不是里外一样,图案简单,式样雷同的机制被套,而是那美轮美奂的“龙凤呈祥”,那折叠得平展展的被子心里很舒坦。我心里暗暗下决心,把箱子里的那些织锦缎被面都拿出来用吧,别再干把精致压在箱底把粗俗当作门面的事情吧。

    缝被子这小事一件却让我想到这么多,也算是额外收获吧!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68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