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母亲过世十年祭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母亲过世十年祭 -
[楼主] / 用户名:树木
发布时间:2012/11/2 13:04:00 / 查看 1

十月三十日,漫天阴云,不时飘落星星点点的雨滴。二姐、我和先生、妹妹和女儿一行去苏州灵岩山扫墓,祭奠母亲去世十周年。

十年前,也是这样的阴冷的天气。

母亲在突然病倒的第十七天后,在深度的昏迷中,离开了我们。没有留下一句话。也许,母亲生前生活简单,没有多少财产,也没有欠债,因此不需要任何交代?

母亲选择离去的日子是10.30。母亲留给我的2万元钱,在为她结算医疗和身后事处理费用后的结余是1030元。

“1030”,这个数字是父亲的墓碑号,母亲是在用她的意念告诉我,要我把她送回到父亲身边?

记得母亲在进医院前的一个早上,曾对我和妹妹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你父亲搂着我睡觉。”说这话时,母亲脸上流露出既羞涩又幸福的笑容……

母亲的病发得急,持续发烧、头痛。头痛的时候,太阳穴上青筋暴起。吃饭、喝水吞咽困难。社区医疗卫生中心的医生说,心脑血管病也会发烧,按心血管病给她打了一个礼拜的针剂。

我让母亲躺在阳台上的躺椅里晒太阳,我给她捏脚,捏到脚底板的时候,母亲五个脚丫子张开着叫疼。我纳闷,我捏得并不重啊?

我向单位请了假,把母亲送进了上海市建工医院,一家三级甲等医院。

测血压、做CT,门诊医生查不出病因,让马上办理手续,收入内科病房住院观察。起初还是按照心脑血管病治疗。依旧不见效。在我们的要求下,内科主任请来了神经内科的医生为母亲会诊。

那位大夫看上去很年轻,他在母亲的脚底轻轻一划,母亲的五个脚趾张开了。神经内科的医生说:“脑膜炎!作脊椎穿刺进一步确诊!”那位医生对我们说,“正常人一划脚底,脚趾的神经反射是收拢,脑膜炎病人因为脑压高,脚趾会张开,这是典型的脑膜炎症状!”这么简单的判断方法,可我们不懂啊!

我不能理解平时身体健康的母亲何以突然会得脑膜炎。医生说,可能是源于感染。

姐姐告诉医生,在母亲发病的前些天,母亲牙疼,曾来这家医院诊治。那个牙医说母亲的牙发炎应该拔掉,他(她)在没做任何消炎治疗的情况下,直接一次把母亲疼痛的牙齿连带两个牙根拔掉了!内科主任分析说,那你母亲的脑膜炎应该是拔牙感染的。

接下来的十多天里,一系列治疗是对症的。但病魔凶险,始终不见好转。主治医生说,人的大脑有天然的屏障作用,一般病毒与细菌难以侵入,药物也一样难以奏效。何况你母亲已经八十七岁高龄。

母亲的病床边放着点滴架、脉搏监视仪,手指上套着测氧仪,鼻孔插着吸氧管,手背上插着点滴管。营养液、药物通过血管向她体内输送……

母亲吃得越来越少,只能咽下非常稀薄的食物,还非常困难。医生说,吞咽困难也是脑膜炎的一个明显的病症。

母亲开始还清醒,后来就渐渐进入昏迷状态,时而说着胡话。每次给母亲擦身、翻身,母亲便“哎哟,哎哟”地叫,后来连这叫声也没有了,母亲进入了深度昏迷状态……

终于,在那个阴雨霏霏的凌晨,脉搏监视仪上的曲线变成了一根直线。母亲用十七天时间,艰难地走完了她八十七年中的最后路程……

二姐在大哭,我默默地给母亲擦身、穿衣。母亲的体温还没有消失,她的手臂那么软,软得像面条。脑膜炎使她的神经系统遭到了破坏。

我把母亲送进医院冷库……天渐渐亮了,雨还在下……

回家!我拖着双脚走在那家医院老楼里的那条长廊上,今天的长廊怎么那么阴那么长。

进医院时,我用轮椅推着母亲走过这里,现在,我两手空空,面前什么也没有!

1995年的春节,我在母亲的声声呼唤下,终于离开生活工作了27年的黑龙江,回到上海,回到母亲的怀抱。母亲高兴极了,她说:我最后的十年要和你们一起过。那年母亲八十岁。

2002年春节前夕,我买的新房子装修完毕。母亲随我搬进了新居。母亲高兴地说,“我活了八十多岁,总算有自己的房间了。这房子是好房子。你们祖母说的,坐在家里可以看到天的房子,是好房子。”

我和先生计划里的和母亲共同生活刚刚开始,却已经结束!母亲只给了我们十七天的时间,在她床前为她尽孝!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的匆匆离去,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树木 最后编辑于 2012-11-2 21:33:30

[第2楼] / 用户名:树木
发布时间:2012/11/6 10:08:00

十年过去,我方才有一点点勇气把母亲最后的十七天草草地说出来。你们的安慰,让我心中的负疚感减轻了些。

母亲的去世,我一直怀有一种深深的歉疚。母亲生前性格乐观勤劳肯干,头脑灵活说话风趣。八十多岁的人,买菜、烧饭、浆洗衣物,安排家事一点不含糊。因此,我们认为按照母亲的身体状况,再活十年应该没问题。正因为此,我们忽略了对她的照顾,最后让牙疼成了要她老命的符咒。

母亲有牙周炎,换季或者着急上火便牙疼,牙一疼她就想拔牙。以前她曾几次三番要拔牙,都被我劝住了。这次不知为什么铁了心去拔牙。我调回上海后在郊区上班,只能每周回市区一次。那个周日我准备要回公司。母亲跟我说牙疼。给她倒了水,把消炎药放在她房间的矮柜上,叮嘱她按时吃药,随后匆匆离家赶路。可是不几天,妹夫打来电话说母亲病了,一直发烧。我请了假赶回市里,母亲面容憔悴,手托着头不停地哼哼,我问缘由,母亲说前几天去拔了牙……

大表姐曾安慰我说,“人走,总是要找点因头的。”但,我还是认为是我照顾不周。尤其是有了孙女以后,我更是认为如是。

人们对小婴儿总是百般呵护的,而对老人往往会忽略,总觉得她(他)们是大人,是健康的,自己会照料自己。其实,我错了,人老了,随着机体的老化,各种能力在退化,她(他)在渐渐退回到孩童甚至婴儿时期,需要子女或者他人如同关心照料婴孩一般地去关心照料他们。

如果,那时我认识到这一点,对她施以悉心的照料;如果,那天我不是仅仅口头叮嘱,而是给她倒好水拿好药,看着她把药吃下去,这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我恨那个黑心的牙医,但我也后悔我没有照顾好母亲!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113 second(s),query: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