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简约版本]
龙涤 - Power By team board
标题: 龙涤 -
[楼主] / 用户名:树木
发布时间:2011/11/26 16:12:00 / 查看 0

——金秋十月回故里之三


      龙涤在阿城西北大约3公里的岗地上。37年前这里到处是乱坟岗。

当初,省政府决策,依托大庆的石油资源,建立一个化学纤维企业,解决黑龙江省棉纺业的原料供应,缓解南棉北调的困难。

工厂最初的选址并不在阿城,而是另一个县。据说那个县的县太爷们怕承担人口增加带来的粮、油、煤、副食供应的增加,以及医疗、教育等社会服务的负担而拒绝了。阿城县的县太爷们获得这个消息则异常兴奋,主动向省政府请缨,列数了阿城的人文、地理、经济及公路、铁路交通的优势,把这个项目要到了阿城。

于是,经过严谨的考察、选址,最后把工厂定在了城外的岗地上。

工厂定名:黑龙江涤纶厂。因为地处阿城境内,人们习惯称“阿城涤纶厂”。

省政府从省轻工业厅派了一位处长任项目总指挥。便于地方协调,阿城县派出了主管工业的副县长任项目副总指挥。

1975年7月16日工厂破土动工。当年10月我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这里。住帐篷、喝井水、啃窝头,跑腿学舌、勒表画格、草拟公文,从小科员做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79年10月工厂完成土建和设备安装,生产设备一次试车成功。1980年7月工厂正式投产,省长陈雷亲自到场祝贺并为工厂剪彩。由于这项目是黑龙江省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涤纶生产项目,所以,这个项目也是老省长陈雷亲自蹲点的项目。

为减轻地方负担,“阿涤”按照政企合一的模式建设。分为厂区和家属区。经过数十年的增资扩建,工厂共有八个生产车间(其中有四个车间的设备是全套从德国引进的),有自己电厂、水厂,还有一个具有一定资质的研究所,以及其他的辅助生产设施。

家属区内除了有几十栋家属住宅、单身宿舍外,还建有医院(内、外、产、儿科一应俱全)、托儿所、幼儿园、小学、中学(完中),有少儿活动中心、影院(俱乐部)、商店、菜场、浴室等等。工厂最兴旺的时候有职工5500名。家属区常住人口达两万人。

在住房改革中,家属房卖给了职工。在政企分开的改革中学校、医院、商店等交给了地方。 职工医院改为阿城区人民医院。子弟学校归了地方以后,更办得有声有色,成了阿城当地最好的学校之一。

 龙涤曾经经历过辉煌,曾给黑龙江地方财政创造过丰厚的利润。在建成投产后的前二十年,累计实现利润36000多万元,上缴税金19460多万元。

89以后,企业开始经历伤痛。先是西方国家制裁导致的纺织行业大规模的减产压锭带来的产品销售不畅,和企业三角债拖累。后是南方民营企业大量投资化纤行业,带来的恶性竞争,以及国家宏观调控带来的资金短缺,使企业逐渐频临亏损边缘。

为了筹措资金摆脱困境,1993年3月龙涤开始了股份制改造,以定向募集方式设立了龙涤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6月公司股票在深圳上市,募集资金3亿多。但是经营者没有很好地利用获得的资金进行有效发展,而是急功近利地作出了一些错误的投资决策,使企业伤了元气,从2002年开始公司连年亏损。

为了解决资金短缺问题,龙涤开始谋求战略投资者。2004年6月,民营的中达集团为龙涤股份进口原料提供一亿元信用证担保,进而以黑龙江国资委委托经营方式入主上市公司,掌控了龙涤的经营、财务和人事权。

中达经营龙涤两年,不但没有向龙涤注入过一分钱,反而把龙涤一部分资产变卖获得的资金收入囊中。中达进入后,以提高效益为由,首先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工人男50女45岁,干部男55女50统统下岗,每月发给250元生活费回家!

更有甚者,中达连省政府为了支持企业裁员下拨的几亿下岗职工安置资金也给卷了。

被迫下岗的人员中有很多是双职工,且家中多上有老下有小,下岗使他们的生活陷入了贫困!职工开始集结闹事,但这并没有改变他们的命运。

饮鸩止渴式的改革大大动摇了企业军心,留下的技术骨干也从中看到了自己的悲哀的未来,于是纷纷背井离乡,南下山东、江浙、福建、深圳寻找出路……

改来改去,龙涤最终还是被推到了资金匮乏、人才流失、连年亏损的境地。2005年股票在深交所被停牌,2006年6月29日停止上市,11月在三板挂牌。

经历了大起大落地折腾的龙涤,伤痕累累苟延残喘地苦苦挣扎着。终于,在这个企业生存了37年后,“国资”们对她失去了耐心。像一头被榨干了奶汁的牛,龙涤被拖出去贱不喽溲的地卖了,卖给了一个煤老板。

那煤老板仅花2个多亿便买下了十几个亿的资产!眼下,煤老板又投入了资金在那里大张旗鼓地扩建生产线。

“龙”从天上掉到地下S了,从地底下钻出个“地丰”。不知道九泉下的老省长陈雷知道他亲手扶持的大国企就这样消失了,会不会潸然泪下? 

         我去龙涤的那天正好是国庆节,这里没有一点节日气氛。

         厂前广场南面的小花园被挖成了一个大坑,那些花花草草和园中的雕塑不知去向。花园四周三十多年前我们亲手种下的杨树默默垂头站立,无奈地望着脚下的黑土,等待着它们的不知将是什么命运……

 我问静,这是要做什么?静说,不知道,是地丰老板干的,可能是这个小花园影响他门前的风水?

我又问,这个地方卖给他了么?静说,没有。那他们怎么可以随便乱挖?!这些树会不会被弄掉?静说,不知道。 

龙涤是我生活、工作过二十年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我是那么的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厂房,每一条道路,都有我们挥洒的汗水!在这里,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学生成长为企业骨干。在这里,我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

        如今,龙涤已经易主。往昔那个熟悉的大门被新主人推倒了。曾经在那里办公的大楼外墙上高高地悬挂上了新主人命名的厂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家属区很萧索,街道虽整洁但房屋破旧。街边,三十多年前和楼房一起立起来的杨树已经合抱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家属区熟悉的甬道间行走,找到了我在那里最后居住的34号楼。二楼东边的单元是我原来的家。这一侧从上到下六组单元是大三居的房子,有24小时供热的洗澡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这温馨舒适、整日充满阳光的屋子里生活了若干年之后,一个绝好的机会我和先生被上海一家外资企业录用,作为人才引进1995年1月,我接到了上海市人事局的调令。妹妹在上海给我办好了一切手续,我要走了。

      一个月后,当集装箱把所有的家什装走后,我返回屋里反锁上门,拿起扫把把空荡荡的房间扫了一遍。扫完地我环顾四壁,每个角落都有我生活的信息,心中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不舍。于是,我站在屋子中央,放声大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从16岁离家,闯荡东北,我无时不刻不想着回家,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眼下,多年的夙愿成现实,要离开这片土地的时候,心里充斥的却是一棵大树被连根拔起的感觉。

世间事,来来去去生生死死 ,没有永恒!龙涤已是过去式。只希望还生活在这里的我曾经的老朋友、老同事以及他们的后人生活安定!

再看一眼龙涤吧,她将成为我永远的怀念!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晚霞中,九十年代中期从德国引进的聚酯生产线的厂房,看上去依旧崭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马路对面的这个大门是原来工厂的3号门。静说,这扇大门还是你在这里时的样子,你拍下来留个纪念吧,很快它就要没了。静的言语中流露着伤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一溜店铺原来是粮店和副食店,现在都承包给个人开饭店小卖部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个挂着“涤纶粮店”招牌的门洞的四楼405室是我最初的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儿子小时候的托儿所,离家才几十米。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原来的职工医院,许多龙涤的后代在这里诞生!现在是阿城区人民医院。

树木 最后编辑于 2014-05-22 12:26:57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原帖]
查看完整版本: [-- 上海知青网社区 --] [-- top --]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Time 85 second(s),query: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