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大千坊☆ 』  » 平民记忆之1967年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4005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平民记忆之1967年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江湖一凡 (17)
第6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复课闹革命”

   

    暑假结束后,十月初新学期开学,我们名义上升读为五年级(上)。

    101日,林副主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八周年大会的讲话中说道:

   

    毛主席最近指示我们,要斗私,批修。斗私,就是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自己头脑里的“私”字作斗争。批修,就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去反对修正主义,去同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作斗争。这两件事情是互相联系的,只有很好地斗掉了“私”字,才能更好地把反修斗争进行到底。

   

    最新指示“要斗私,批修”,是毛主席在视察华北、中南和华东地区的讲话中提到的。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95.43 KB

    10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斗私,批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方针》。

   

                   “斗私,批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方针

                                 《人民日报》社论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最近向全国的工人、农民、人民解-放军指战员、红卫兵小将、革命干部和革命的知识分子,发出了伟大的战斗号召:“要斗私,批修。”

    ……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70.07 KB

    所谓“斗私,批修”,如果说“批修”是批别人,那么“斗私”就是斗自己,这就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触及每个人灵魂”的目的真正落到了实处。

    这下子我们在学校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挖空心思、绞尽恼汁、凭空想象、胡编乱造,以应付声势浩大、深入开展的“斗私,批修”活动。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提倡绝对的大公无私,“私”字成了万恶之源。每个人都要坦白自己的私心,并且深挖思想根源,“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时时刻刻要纠正自己的错误言行,还必须经常反省自己不正确的想法,“狠斗‘私’字一闪念”,如同宗教上的忏悔和救赎,没完没了,永无止境。

    学校经常要我们召开“斗私,批修”会,在会上每个人都心怀愧疚地现身说法,作践自己,许多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即使是无中生有也在所不惜,仿佛都是负有原罪的罪人。

    如果问题严重,那么就要升级为办“学习班”了。

    1216日,《解-放日报》发表社论,甚至提出《把家庭变成斗私批修的阵地》。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248.13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97.21 KB

1967年出版的《支部生活》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72.28 KB

1967年出版的《造反文选》


    713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召开“上海市大、中学校复课闹革命,深入开展教育革命誓师大会”,一万多名红卫兵及师生代表参加了大会并且通过了有关的《倡议书》。

    1025日,中央正式发出“复课闹革命”的《通知》。

   

                        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

   

各省、市、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军管会,各大军-区、省军-区并转各群众组织:
   
(一)全国各地大学、中学、小学一律立即开学。
   
(二)各学校都必须认真执行毛主席关于“斗私、批修”的指示。
   
(三)一切大中小学校一边进行教学,一边进行改革。在教学的实践中,贯彻实行毛主席的教育革命思想,逐步提出教学制度和教学内容的革命方案。
   
(四)各学校应该遵照毛主席一九六七年三月七日的指示,要在革命的原则下,按照教学的班、级、系的系统,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建立革命三结合的领导班子。
   
(五)各学校的教师和干部,大多数是好的或比较好的。除了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外,有些人过去犯了错误,只要他们能够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就应该让他们站出来工作。
   
(六)各大中小学校都要立即积极筹备招生的事宜。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中央军委

                                                           中央文革

                                                    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此件在各学校内张贴)

   

    102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大、中、小学都要复课闹革命》。

   

                            大、中、小学都要复课闹革命

                                 《人民日报》社论

   

    复课闹革命,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展到现阶段的迫切需要,也是广大革命师生和广大革命群众的共同愿望。

    ……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26.7 KB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4:50: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3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复课闹革命的新形势下,我们年级开设了一门新的课程——珠算。于是我们去上学时,除了背书包,还要带上一把算盘。

    我家里正好有一把现成的算盘,八成新,档数不是最多,算盘的框架和珠子都涂着枣红色的漆水,油光光的。

    上珠算课,先要练习最基本的指法(即怎样用手指拨算盘上的珠子),不能乱拨一气。

    如同学算术一样,珠算也是从加法开始学起,学珠算加法要背加法口诀:“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去六进一……六上一去五进一………”

    以后学珠算的减法和乘法也有口诀要背。

    某日,在上语文课的时候,我等思想不集中,竟然把算盘拿出来玩,面朝下,把算盘珠子当成车轱辘,在桌面上辗来辗去。

    教语文的班主任老师被我们弄得很烦,偏偏选中了我作为打击的对象,把我的算盘收了去,并且扬言要告到我家里去。

    当时,我们学生中有人套用歌曲《我为祖国献石油》中的一句歌词“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到我家”来形容老师上门告状的厉害,但我对此倒觉得无所谓。

    当天晚上,平安无事,老师并没有来我家。

    第二天上午,在课间休息时,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去。他说昨天晚上在去我家的路上不小心把我的算盘摔到了地上,算盘摔散了架,算盘珠子也洒落一地,所以我家没去成(现在想来,怎么会把算盘摔得这么厉害,似有疑点)。今天一大早他就把算盘送到地摊上去修理,现在把修好的算盘还给我。

    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发展的,觉得结果也不错,就取了算盘回到教室。

    待我对算盘仔细察看,发现经过修理后,在算盘上造成了两处重大的伤痕:一是算盘上十位数的定位杆,原来是一根黄铜柱,现在被置换成了一根铅丝棒;二是缺失的两颗珠子用别的珠子代替上去,颜色、大小都与原来的珠子有较大差异,看上去很不顺眼。

    后来上语文课,学到“鱼目混珠”这个成语时,我就会联想到我的算盘上这个珠子的问题。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4:54: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4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拾糖纸头

   

    秋天来了,我们在课余时间“打弹子”的游戏又重新开场。因为玻璃弹子的来源有限,所以打弹子的赌注由弹子本身改为由糖纸头代替,即弹子每被他人击中一次就赔付若干张糖纸头。

    我赌运一直很差,在这个秋天的打弹子游戏中,我又大输,总共输掉了将近一千张糖纸头(我记不清为什么会输这么多),而且这些赌债都还“空”(欠)着人家。

    为了尝还这笔债务,从十一月初开始,我“发动群众”,经常组织家里的弟妹们到外面去一起帮我拾糖纸头。为此我还制定了“路线图计划”:我与堂弟走西线一路,即从家里出发,沿控江路往西至江浦路一带搜索;二弟与四妹走东线一路,即从家里出发,沿控江路往东至宁国北路商业区周边搜索;三弟与堂妹走北线一路,即从家里出发,沿凤城路往北至凤城一村地区搜索。我五妹时年三(周)岁不到,有时她也像跟屁虫一样要随我们一起外出活动。

    除了按“路线图计划”分头行动外,我还向他们提出要求,即除了在地上寻找糖纸头外,凡见到的垃圾箱、垃圾桶也不能放过,都要在里面检查一番,以免遗漏。

    真是人多力量大,每次的行动都有不少的糖纸头被我们拾回家。然后把各路拾来的糖纸头集中起来,捋捋平整,每五十张一扎,一叠一叠放在装水果用的竹篓里,先堆在卫生间的水斗下面,待以后即可分期分批地拿去还人家的赌债。

    这时候拾到的糖纸头绝大部分都是纸质的,也有少量的“玻璃纸”糖纸头,可用水洗一下,再晾干、压平。

    这时我伯母不知从那里弄来一叠“天山”牌的糖纸头给我,这些糖纸头都崭新地粘在一起,还没有被使用过。

    文革开始后生产的包装用糖纸头,与文革前相比,上面的厂名、商标和图案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首先是厂名上的“公私合营”字样都取消了,比如“公私合营上海爱民糖果厂”,文革开始后改名为上海益民食品厂;比如“公私合营清真天山食品厂”,改名为上海天山清真食品厂,至于“公私合营天明糖果厂”则不知道改名叫了什么,等等。

    其次是一些国营的厂名也改掉了,比如“地方国营伟多利食品厂”,文革开始后改厂名为上海华山食品厂;比如“西区老大房”改名叫“新风尚食品厂”;又比如有一家叫“红卫糖果厂”的,就不知是哪家厂改的名。还有的糖纸头上干脆没有了厂名,只写“中国 上海”。

    文革前一些著名的老牌子商标,如“伟多利”、“冠生园”、“沙利文”、“老大昌”、“三喜”、“天明”、“青年牌”等等也都取消了。

    文革前的糖纸头,上面的图案设计得很漂亮,赵宏本、贺友直、戴敦邦等著名的连环画高手都曾设计过糖纸头。文革开始后,糖纸头的图案设计趋于简单,有的仅用梅花、万年青等来点缀一下,有一款新设计的图案画的是一盏红灯,可能是受样板戏《红灯记》的启发。

    除了以上所说的种种变化外,惟一不变的是一些糖纸头上依然写有“太妃”两个字,比如“吉祥太妃”;“万寿太妃”;“朱古力太妃”,甚至上面所说的红灯图案的糖纸头上也写着“红灯太妃”。

    我们当时尚不认识这个“太妃”的“妃”字,只把它读成“太记”。我后来想想觉得有些蹊跷,这“太妃”的意思好象跟“清宫秘史”有点关系,明显是属于“封、资、修”的东西,为什么到了文革的一九六七年底了还能冠冕堂皇地保留在糖纸头上呢?

    过了许多年后,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人(程乃珊)说上海的糖果分为两大类:“牛轧”和“太妃”(都是英文译音),牛轧是有果仁的;太妃为奶油巧克力味。

    在当年拾到的无数张糖纸头里,最终有三十多张我比较喜欢的糖纸头被我保存了下来,成为我的一种收藏(现在的收藏界叫作“糖标”),也是一段个人历史的见证。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78.32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96.58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67.09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71.74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36.08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31.78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56.58 KB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5:0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5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以上是1966年以前的糖纸头,以下再发几张1967年出品的。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24.12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45.19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44.12 KB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22.6 KB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5:05: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6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前文已经说过,在控江路、宁国北路十字路口西北角的楼房底层开着一家“凤翔”百货商店,其橱窗和门面呈圆弧状从东面延伸到南面。从商店最南面的一个门进去,左边是卖鞋帽的柜台,柜台靠门的边上设立了一个公交月票的代售点(公交月票售价6.00元)。

    每个月新买的贴花覆盖在已使用过的贴花上,两张月票卡轮流使用。等到卡上的贴花多次覆盖增厚到了一定程度,就被一起撕下来,从新开始。

    当我们拾糖纸头拾到这个月票代售点时,发现柜台下面的地上有许多撕下来废弃的月票贴花。因为觉得贴花上面的图案不错,就趴在地上从柜台下面捞出许多这些东西,把它们顺便也捡回家,放在温水里泡上一会,然后取出,一层一层小心地揭下来,晾干、压平。

    这些贴花的月份多数是一九六七年的,也有少量一九六六年的,甚至还有一九六五年的。这些当时收集的月票贴花后来都弄没了,上面的图案我只记得一种,就是一九六八年一月份公交月票贴花的图案是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这种设计是为了纪念一年前(1967年)发生的“一月革命”。

    据此也可以确定我们拾糖纸头的时期是在一九六七年的十一月初至一九六八年的二月初之间。

    秋天的时候,在控江文化馆南面不远处的宁国北路东侧新开了几家商店,有绸布店、食品店等。十二月底的一天,我们拾糖纸头拾到了那里,我二弟在商店的一个垃圾桶里意外地到了一块钱(1.00元)。

    这张纸币用现在收藏界的行话来说,叫做“第二套人民币一九五三年版红壹圆”。

    这可是“天降横财”啊,二弟把拾到的钱与拾到的糖纸头一起交给了我,我也就心安理得地把这个钱据为了己有。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264.39 KB

当时流通的钞票(第二套人民币)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73.47 KB

壹圆券我没有,从网上找来两张看看。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316.37 KB

八十年代初从我外公那里换来的伍圆券(九张)

本来有十张,我母亲不知这钱能否用,拿了一张去买东西试试,结果被营业员当场换下。

现今的集币市场上五六版的伍圆价值不大,五三版的伍圆值钱。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276.87 KB
五三版伍圆我没有,从网上下载一张看看。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5:1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7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在外婆家

   

    我外婆家居住的工房在军工路近周家嘴路处,与我母亲工作的棉纺厂仅一墙之隔。工房的大门前面有一块空地,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把这个地方称之为“桥上”。据此可以推断这里早先是一座桥,桥下当然有过一条小河。后来都被填没了,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老的叫法没有改变,还叫它“桥上”。我觉得这个地方与儿歌所唱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很贴切。

    “桥上”的左边有一家小百货店,供应周围居民的日常食、用品。冬天里,“桥上”的空地上经常聚集着老人们前来孵太阳,还有孩子们嬉戏玩耍。

    某个礼拜天,我等到外婆家去玩,当我在“桥上”呆了一会儿后,就注意到商店一边的墙角堆着几筐水果。我慢慢地转移过去,坐到地上,把背靠在水果筐上,详装着晒太阳的样子。然后双手背到身后,用手指扒开藤条编的水果筐,从缝隙里抠出一个苹果塞进了裤兜里带回家吃了。

    第一次小偷小摸得手后,胆子也大了,又连续作案多次,还把这个经验传授给了二弟。

    但二弟不但不学我的样,反而把我的事告诉了大人,使我“罪行败露”,受到大人的批评,遂不复盗窃。

    外婆家工房大门的马路斜对面,对着上海水产学院(后来改为水产大学,再后来改为海洋大学)的大门。某日在外婆家玩的时候,听说水产学院里正在开批斗会,就跑去看热闹。临去的时候我乘人不注意,从外公的糖缸里抓出一把蜜枣(不知是否产自伊拉克),一边吃,一边来到了水产学院内。

    这天天气很好,太阳把大地照得亮堂堂的。批斗会的现场围观的人群稀稀拉拉地站在四周,中间的一块空地上站着三个被批斗的人,都是女的,两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好象是附近街道里的人借这个场地来开的会,这三个女的犯的是什么事,以及她们之间是否有着什么亲属关系等等,我都记不清了。

    被批斗的两个中年妇女还算老实,一直默默地把头低着,而那个年轻的姑娘则不肯低头,只是眼睛朝下看着。边上有个人看不惯她的傲气,就把她的头按下去,待一放手她又抬起头来;再按下去,再抬起来,像弹簧一样,边上围观的人见此情形都笑了起来,我也觉得好笑,把批斗会的严肃气氛给冲淡了。

    到了一九六八年春节期间,我们又到外婆家去玩。我二弟上学前的小时候长期寄养在外婆家里,因此他在这里的人头比我熟。外婆家的隔壁邻居有一个男孩,年龄比我们大一些,其时他正在自行组装半导体收音机。这一次他说通了我二弟来找我,声称要为我二弟也装一台半导体,关键是要我把之前二弟在拾糖纸头时到的那一块钱还出来,给他们去买所谓的“二极管”等零配件。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击懵了,先假装答应了他们,并表示愿意陪他们一起去购买半导体的零配件。其实那个钱早已被我用完了,我只能心中暗自盘算,到时再作计较。

    下午,我等三人从我外婆家出发,沿军工路南下一站路到平凉路,再沿平凉路西行六站路到了“杨百”(上海市第三百货商店)。进了商店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终于找到机会把他俩给甩了,然后独自一人沿宁国路、宁国北路北上逃窜回家。

    不一会儿,二弟带着外婆家的那个邻居男孩也追赶到了我家附近,我见状连忙叫居民楼里一起玩的小伙伴们去把那个邻居男孩给我轰走,于是那个邻居男孩在众人的追打下只得落荒而逃。

    因为发生了这件事,从外婆家传来的消息是那个邻居男孩扬言要报复我,吓得我好长时间不敢到外婆家去。直到半年多以后经我二弟斡旋才化解此事,那一块钱的事也不再提起。由此可见我小时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再补充说说当天的一个见闻,就在我逃回家的途中,在宁国路近长阳路处看到附近一家工厂有些人正在厂门口前的空地上开批斗会。十几个人围成圈子,中间站着一个被批斗的男子,四十多岁。他的腰弯成90度,一根约半米长的绳子,绳子的下端拴住埋在地面的金属钩子上;绳子的上端则咬在那个男子的嘴里。只要让被批斗者咬住那根绳子,就可以自动地强迫他一直保持这种低头哈腰的姿式。当批斗他的人要他回答问题时,他就用手拿掉咬在嘴里的绳头直起身来说话;回答完问题后他又弯下腰去,把绳头重新塞进嘴里用牙齿咬住。

    这种批斗人的办法我只看到过一次,觉得很奇特,也很“促掐(沪语读音ke,促掐是阴损刁钻的意思)”,所以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5:16: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8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家庭经济

 

    每个家庭都有一本“户口簿”,户口簿里的家庭成员登记表上都有“兵役状况”一格,这个空格往往用来填写劳动者的收入。

    我父亲当时的行政级别20(副科级),户口薄上记录的工资收入是“74.00元”。

    我母亲是上三班的纺织工人,且解-放前16岁就进厂做工,因此她的工资比我父亲略高一点,户口薄上记录的收入是“78.00元”。

    我母亲解-放前没有读过书,解-放后在扫除文盲的运动中参加识字班的学习才认识了一些字,所以有人戏称她们这些人是“大字不识,工资八十”。

    我奶奶虽说也是退休工人,但因为她是在五十年代初期响应政府号召提前退休(被劝退)的,所以她的老保工资只有18.00元(实际是17.80元)。

    以上三笔账加起来约170元。我家三个大人、五个小人,共计八人,人均每月21元。

    当时国家规定的困难补助线是划在人均每月12元(另一说是8元),如此看来,我家的经济状况还算是可以的。但这只是表面现象,从深层次来说,还是有一些难处的。

    我父亲喜欢交际,于是平时就把相当一部分养家糊口的钱用在了交友待客上,还有就是近年来用在收集徽章等额外开支上。对于我父亲在外面花钱的风格,我奶奶有两条概括性的评语:一是说他“有一千,用一万”;二是说他“钱缕子(钱包)倒拎”。

    我外公、外婆都没有老保,我母亲是她娘家的长女,因此每月都要承担一定的赡养费。

    我奶奶唯一的女儿(即我姥姥)家在乡下的山沟里,生活艰苦;又因为从小就把她送给人家做童养媳,所以我奶奶后来总是觉得过意不去,每年都要积攒一点钱寄到乡下去,以示安抚。

    安徽的乡下如有到上海来求医看病的亲戚,大都投宿在我家。今年(1967年)的夏末,就有我父亲的一个表舅来沪看病,吃住在我家。他在新华医院治疗眼病后一只眼睛包扎着,我看到他这个形象就觉得与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里有个叫“独眼龙”的人一模一样。

    彼时乡下人都很穷,这些亲戚(那怕是远亲)只要来上海办事,我父亲多少都要接济他们一些盘缠。由于我家来的乡下亲戚都是我父亲这条线上的(即父系),所以家里每次有乡下来人,我母亲都恨得牙痒痒。

    今年(1967年)八月下旬,我升读小学五年级;二弟升读小学四年级;三弟是小生日,今年刚入学,读小学一年级。三个孩子上学读书,可能也要增加一些开销。

    也是在这一年,因为家庭经济一时较紧,父亲就把我母亲陪嫁来的一根“韭菜边”金条拿去卖了,按照当时国家统一规定的收购价,一两(可能是十六两制)黄金96元的价格,卖得50多元。

    与此同时,我母亲也把我外婆家老底子的存货十一块面值“壹”的银元,也一并拿去卖了。十一块银元中有六个“袁世凯”(俗称“袁大头”);五个“孙中山”(俗称“孙小头”),银行当时的回收价是按面值一比一,因此,十一块大洋换了十一块人民币(11.00元)回来。

   

    到电影院去看电影,检票后观众一般是单号座的往单号门进场;双号座的往双号门进场。

    “男左女右”,左边的入口处设有男厕所;右边的入口处则是女厕所。一部故事片片长一般在九十分钟左右,所以人们在看电影前往往要到厕所里去方便一下。

    电影放映结束后,场内观众大都从若干个边门退场。这些边门最初叫“太平门”,后来有人觉得“太平门”与医院停放尸体的“太平间”听起来差不多,遂改名叫“安全门”。

    中秋的一天下午,我等几人到控江文化馆去玩。放映厅里正在放电影,我们在场外时尔把耳朵贴在边门的门缝上,听里面放电影的声音。后来,我们在一处边门外的台阶上坐下来闲聊。

    一起玩的几个人中,有个人看过一本大概叫“小灵通漫游二十一世纪”的书(现在知道是科普作家叶永烈21岁时写的《小灵通漫游未来》),于是他把书中的一些内容吹给我们听。

我们都听得很入神(具体什么内容我早已忘了),觉得未来的生活真是太诱惑、太神奇、太美好了,同时又感到这只是一种科学幻想,距离我们非常遥远,遥不可及。

 
打开新窗口查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件尺寸:147.09 KB

    没想到在我写这篇拙文时,转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二十一世纪。从那时到现在已四十多年过去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对于个人来说几乎是半辈子,而对于整个人类历史来说,只是一刹那。当年那本书里所描绘的愿景可能有的已经实现,有的将要实现,梦想终将成真。

   

   

                                            初稿于20096(以后多次修改)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8/5/10 15:20: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江湖一凡 (17)
第69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2504
帖子 3606
精华 2 
积分 3660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4年4月27日
平民记忆之1967年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880分钟2019/9/30 14:04: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123 »68/共3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