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上海顽石 » 灵芝传奇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342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灵芝传奇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顽石 (16)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2
Rank:12
Rank:12

UID 38
帖子 2353
精华 47 
积分 2918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灵芝传奇

           灵芝传奇


    灵芝生烂柯,孤茕独自怜。华光夺人眼,腐朽出神奇。这是在下早前写的一首《灵芝吟》。森工五年,苦累不堪。所幸深山老林常行走,邂逅采得灵芝归。某次在一隐秘处采得一紫光烁烁的大灵芝,心中一乐,就随口喷了这几句酸词,让大家伙见笑了。
    常言道:龙生龙凤生凤。可这丑陋不堪的腐木烂根却偏偏生得出神奇秀丽的灵芝,真是奇了怪了。发这样的感慨也是事出有因,不要心急,且听我慢慢为你道来。
    “先让你看一段天津快板,念的时候不但要掌握节奏,语气助词也要你自己加呵。
流氓何崔浪,狠毒赛虎狼,狗走千里吃屎狼行万里吃羊。
本性就如此,哪说在家乡,就是到了砚溪公社还是这个样。
崔浪真慷慨,挥金如土扬,北京的烤鸭好糖醋排骨香。
寒来穿皮袄,夏至的确良,一件一件的线衫线裤打扮得真漂亮。
崔浪真英雄,身体强又壮,要论摔交一只鼎,群架使铁棒。
世面已撑足,虬江我为王,木壳子垃山(某种沾有流飞习气的男女)见到我磕头磕得响。
平地一声雷,好景并不长,上海台风起虹口暴雨狂。
几次当和尚,出来更凶狂,一次一次抓进去打得一身伤。(抓进去要剃光头,故称和尚)
和尚宿红庙,房子成四方,里面的摆设简单没桌也没床。(道上称拘留所为红庙)
房子还结实,铁门配铁窗,一块一块的青砖红砖砌成高高的墙。
吃的也还好,每顿饭三两,每顿还有下饭菜萝卜青菜汤。
尚若有公事,(提出去点上批斗,称之为有公事)回来还有奖,(批斗误了餐再补发,称之为领奖)奖的东西是什么?萝卜干一两。
庙里清规多,违反挨耳光,白天只准坐晚上才可躺。
说话要轻声,不许大声囔,弄得不好抽耳光痛得叫爹娘。
如果要出差,(提出去游街批斗,称之为出差)心里可真慌,双带的手表擦得亮光光。
带在那手上,心里痛得慌,后悔不该做流氓那里会这样。
总算政策好,到底把我放,放出以后接到通知下放到峡江。
来到农村后,本来也荣光,心里不想干了可是手发痒。
偷到了皮夹子,喝碗猪肝汤,又可买烟买老酒还可添衣裳……
我劝何崔浪,切别再这样,放眼看看自己的前途虚无又渺茫,下次抓进公安局,永远别想放。
听完我这段天津快板好好想一想,洗手不干,重新做人,回头把岸上。
    我插队的村庄在69年三月又来了七名上海知青,五名女生是虹口某中学同班同学,两名男的一个姓何,一个姓周,都是上过梁山吃过泡饭连小学文凭都没有的社会青年,他俩的到来注定知青班从此将要生活在刀光剑影和蛇争鼠斗的阴影之中。何崔浪的体重与我相当,只是身高比我略高那么一点。他父亲镇反时被杀,上小学时他母亲因教唆罪被捕,不久也病死于狱中,从此他成了一名无人管教的孤儿,成天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最终成为一个名副其实胳膊刺青的流氓恶棍。他刚下来时对我们还客气,常在我面前吹嘘他过去的那些“丰功伟绩”。这段天津快板就是我当时根据他提供的素材写成的。我因看他是孤儿,心里对他还是有几分同情,竭力想影响他,让他走上正道,可是不久后他就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后来,志强读书去了,小谭参军去了。成分好的都走了,成分孬的各由天命,小刘嫁人了,小周蹲监了,我和小邱落实政策进了林业局,小朱在我成为工人阶级后终于敢牵我的手了,随后调到大队学校当了名民办教师,小莫随小邱在林业局某工地做临时工,后来也转正了。74年以后,小队十一名知青就剩崔浪一人了。当我在林业工地挥汗苦战时,崔浪将他的胡作非为也玩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极度的空虚中,他用锅巴一次次地诱奸村里的一名弱智女孩,最终导致她怀孕。奇怪的是女孩父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怀孕后她的身价还真上去了,不久就挺着肚子做了新嫁娘。我们刚下去的时候,这女孩只有七八岁,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成天趿拉着双家人穿下的破套鞋东跑西颠,我们吃饭的时候她就站在旁边垂涎张望,志强说看见她鼻涕邋遢的样子犯恶心,每次见到她就会轰她走。大家在得知崔浪的事后都极为惊讶,大队一名郭姓女知青鄙夷地说:“他怎么就爬得上去?”78年初我回村看望大队长,正巧崔浪也在场,我说在路上看到“蠢婆”(弱智女孩的小名)抱着个小毛头在晒太阳,大队长开玩笑似地问崔浪:“这可是你的种,你不想要吗?”我以为他会极力否认此事,想不到他竟坦然地说:“她家里同意给,我就要。”如此看来,他在干此勾当时,不但为泄欲,竟还有传种的想法在里面,实在是太可悲哀了。
  78年底他随返城潮回沪分在一个家具厂,起初有人说他在倒卖木材,后来又有人说他被判了刑,再后来就没人听到过他的消息了。说实话,在他穷凶极恶为非作歹时,我确实是非常痛恨他,连手刃他的念头都经常在我心头涌动,睡梦中也持刀挥斧与之拼死血战过好几场,真有点不共戴天之感。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觉得他还是挺可怜的,他的悲剧,固然有他个人的主观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外界客观因素使然,鉴于此,在这篇文章中,我还是不忍心将他的真名甚至于他的江湖诨名暴露。(注:文中何崔浪为化名)” 
    上面两段文字,摘自鄙人十几年前写的小文《崔浪其人》中的一头一尾。中间记叙恩怨纠葛的文字就省了。以现在的观点看,我那时就是个少见多怪为虎作伥的伪君子道德婊。把崔浪说得像犯了多大罪似的。你说比起现在那些个阴毛部长及结伴玩雏妓的官儿们来,崔浪那点事算个毛?二十好几的壮小伙,欲火熊熊谁扛得住?再说他还是挺讲究的呀,据知情人说,他并没趴在那脏兮兮女孩身上,他那高床,就像为他量身定做的配种架。他在床上垫件衣服,让女孩双脚下垂的躺上去,用毛巾遮盖住她的脸,再将其裤子拉下,然后拿出播种器,精准发力恣意快活,绝配。除了播种器外,其它接触都免了,挺环保的。在这样的雨露浇灌下,女孩像打了激素一样,迅速发育成熟并好上了这一口,常主动追着崔浪要酸酸。光天化日,天长日久,这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几乎成了人尽皆知的事了,难怪那次面对大队长露骨的问话,他竟那么坦然。经过崔浪几年辛勤耕耘,不毛之地渐生小草,最终还结出了地瓜。能出粮食的地当然有人要,于是,女孩就挺着肚子做了个同类人的老婆。
    嫁过去没多久,夫妻俩就喜滋滋地收获了崔浪种上的大地瓜,就是那个我只看过一眼的可怜小毛头。可摊上这么双蠢爹娘,谁敢相信她能活下来?光阴荏苒,弹指三十八年过去。2015年我回探插队村时,耳边刮过一位表嫂的话:崔浪留种的女儿还不错耶。我惊呆了,想不到这小毛头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真是匪夷所思。因急着赶车,也顾不上多打听,过后也就淡忘了。今年大队知青下放五十周年聚会上,从峡江来的老邱再次说到那艰难长大的地瓜,后来竟长成株灵芝了,被个慧眼识宝的包工头聚回了家,并先后生了两个男娃,现都是大学生。灵芝知晓自己身世后也表示想看看爹。这真是太令人感慨了!
    这女孩还真像是腐木烂根上长出的灵芝,出处虽卑微,却活出了自己的精彩,确实不易。有此结果,除感叹母爱伟大外,更赞叹她生命的顽强。两三岁时,傻父母曾为她添过一个弟弟,可不久就夭折了。真不敢想象,她是怎样度过那险象环生的婴幼期?也无法体会,她懂事后面对愚爹蠢娘与世人嘲讽,是如何熬过那忍辱负重的少年期?更难以计算,她的肉体与灵魂是经过多少的痛苦煎熬,才从一只遭人白眼的丑地瓜,蜕变成支光彩夺目的靓灵芝。我并未见过她后来的模样,但能让一位见多识广的包工头一见倾心订终身,就可见她的不凡。她表示想探望生身之父也足见她深明事理。

    初始堂皇而结果荒唐的事早已司空见惯。初始荒唐而结果亮堂的事倒是更难能可贵。这个初始让人有点恶心的故事,却有了个令人颠倒三观的亮堂结局。我真为崔浪感到高兴。倘若他那两位外孙能为国为家增光添彩,那我就真该为他当年那大胆而无耻的行径敲锣打鼓喝彩鼓掌吗?也未必。天无定数,造化弄人,时间确实能改变许多。但我想强调一点,写这篇文字的目的,只是为弱小者的自强点赞,绝非为妄为者的无耻开脱。

    四十年没见崔浪了,也不知他后来成家没?知他下落者请转告我一声,真想早点将这好消息传递给他,让他寂寥的晚年也能增加些幸福感。 

                          写于2018年12月19日          

顽石 最后编辑于 2019/1/15 9:26:25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1680分钟2018/12/19 12:37: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