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文心院☆ 』 » 逐花生涯之三:柚熟季节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98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逐花生涯之三:柚熟季节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顽石 (16)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2
Rank:12
Rank:12

UID 38
帖子 2349
精华 47 
积分 2908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逐花生涯之三:柚熟季节
                   逐花生涯之三:柚熟季节
        
蜜蜂其实是一种很讲民主,很有趣味的小生灵。你别以为蜂群中有蜂王就认为它们的社会实行的是独裁专 制。其实恰恰相反,在蜜蜂的社会里,一切权力在劳动大众。蜂王只不过是一台产卵的机器,一个行动受蜂群集体意志支配的傀儡。蜂群实行的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政策”。刚刚破茧而出的小蜜蜂尽管还不会飞,就会去干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些事情,比如喂养孩子、侍候产妇(蜂王)。等到自己的翅膀硬朗了,体格强健后,就会主动承担起蜂群的重活,如采集花蜜花粉和汲水等。到了年老力衰体力不济的时候,还会去做一些比较轻松的工作,比如警卫看门、打扫卫生等。不过,在蜜蜂的世界里也有一些好吃懒做的二流子,就是那些徒有其表的雄蜂们,它们的体形虽然比工蜂更大,却不会干任何工作,唯一的使命和本领就是找那些刚刚登基的女王交配。它们整天除了吃吃喝喝外就是寻花问柳,活脱脱一群寄生虫。在春夏季节里,它们是可以过上一段舒舒服服、游手好闲的日子。进入秋季后,特别是在蜂群粮食短缺的时候,它们就会被工蜂驱逐出去,任其在外冻饿而死。其实等不到进入秋季,只要过了繁育季节,我们养蜂人就会对它们大开杀戒,以减少消耗、增加蜂蜜的产量。

      在讲了一点蜜蜂的趣事后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从天河出来后我们来到了吉水县一个叫岭口的地方,该村庄人口不多,地盘倒是蛮大的。村子里长着好几棵大古樟,有两三个人合围那么粗。看得出来,这里是一个民风淳朴、年代久远的古老村庄。我们借居在一位老太太家里。她家人口虽多,但房子很宽敞,而且住宅边上有一个很大的园子,园子里除了有几畦菜地外,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果树。特别是那几棵大柚树,挂满了青黄相间的大蜜柚,煞是好看,我们的蜂箱就散放在她园子里的果树下面。

      养蜂就像带兵打仗一样。部队打了一个大仗,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才能恢复部队的战斗力。乌桕花的特点是花蜜多花粉少,对蜜蜂的繁育不利。所以在天河那段时间里,虽然蜂蜜收获颇多,可是蜂群垮了不少。而岭口田野的花主要是芝麻花西瓜花及其它的一些菜花,这类花的花粉较多花蜜较少,比较有利于蜜蜂的繁育。所以我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产蜜,而是为了让蜂群有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因为这个原因,在这段日子里蜂场的事情也不多。师傅把一切都安派好之后就回家探亲去了,剩下我一个人留守在这里。我每天除了料理自己的生活外,平时就在园子里照看蜜蜂,掌握它们的繁育情况等。空闲时间就坐在蜂箱上看看书、发发呆,与当地乡民聊聊天吹吹牛,倒也悠闲自在。日子一长与大家都熟悉了,关系也比较融洽,许多人都喜欢来我这里侃大山。
      有一天又有几个人来闲聊,其中一个年近三十还讨不上媳妇的王老五不无嫉妒地笑着说:“你们养蜂人可真舒服,用不着日晒雨淋,每天轻轻松松的。我看你下辈子应该投胎为牛,让你也吃些苦受些累,嘿嘿!嘿嘿!”既然人家是开玩笑,我也不想认真给他解释养蜂人颠沛流离的苦恼,微笑着答道:“是呀,你说得还真在理。我看你每天风吹雨打也是够辛苦的,下辈子你真该投胎为猪,而且最好是变头配种的猪牯,每天不用干活,吃吃睡睡,老婆一天换一个,那才真叫舒服呢。”我刚说完,大家都“是啊,是啊!”地笑了起来。最有趣的是那个王老五,听了我的话以后竟然嘴巴往上一翘,眨巴着色迷迷的小眼睛喃喃自语道:“嘿嘿!每天不用干活,老婆一天换一个。舒服,舒——服!我下辈子投胎做猪牯,我下辈子投胎做猪牯。”看到他那副想入非非的样子,连我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过了一个多月,树上的柚子已是黄多青少了。那时虽然很少吃到水果,可因为自小家教甚严,别人家的东西,别说是偷,甚至要求做到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诸位可别说我虚伪,小时候我为这事儿受过教育,记忆深刻着呢。故此,这满眼的累累果实我就像没有看见一样。也许老太太暗中观察了多次而未发现我的不轨行为,竟然感到大惑不解甚至有些失望。有一天我从园子里出来,发现她正在园子的柴门外向里张望呢。看见我走出园门,她迎上来劈头就是一句:“你这伢崽怎么连叫花子都不如呢?!”闻听此言我不由一愣,不知她所指何事,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接着说:“平日里就是叫花子经过我的果园,都会自己去摘两个果子,或者向我讨两个果子吃。你在园子里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不见你采一个果子吃呢?自家种的东西,想吃你就摘嘛。”她这几句话一说倒让我觉得有点尴尬,为掩窘态,我嘿嘿一笑说道:“您这满树的柚子可真好看呢!还没有熟吧?”虽然有了她这几句话,后来我也一直没有主动去摘柚子吃。几天一过她又忍不住了,特地摘了两个皮色金黄的大柚子来一定要我尝尝鲜,那酸酸甜甜的滋味让我至今都觉得回味无穷。以后也吃过不少的柚子,却再也吃不出似那两柚子般的余味悠长来。 

顽石 最后编辑于 2019/5/5 17:52:05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1310分钟2019/4/28 10:54: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