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大千坊☆ 』  » 逐花生涯之六:吉安惊魂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530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逐花生涯之六:吉安惊魂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顽石 (16)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2
Rank:12
Rank:12

UID 38
帖子 2376
精华 49 
积分 2981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逐花生涯之六:吉安惊魂

                           六:吉安惊魂

      师傅的家在吉安市,第二年从天河出来后,师傅将休整的地方选在了离天河比较近的吉安市,这样就可以做到治病养蜂探家三不误了。我们将蜜蜂放在了靠近郊区的烈士公园里面,可以就近采些郊区菜农的蔬菜瓜果花。师傅的家就在离烈士公园不远的赣江边上,他吃饭睡觉都可以到家里去解决。我住在公园的简易花房里,吃在公园的职工食堂里。

      当时是文革的第二年,也是全国局势最混乱的一年。文革第一年主要是舆论造势,先是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大字报、大辩论。接下来就是大串联,毛主席一次次地接见红卫兵。终于把全国人民都发动起来了,纷纷如痴如狂地投入了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青少年们都组织红卫兵,大人们就组织什么赤卫军、造反团、战斗队。几十个人就是一个兵团,一两个人也可以成立一个战斗队。那时候街上走着的总指挥和兵团司令,比现在街上的经理总经理还要多。全国亿万民众,绝大多数都是怀着对党对领袖的质朴感情,怀着对祖国命运的崇高责任感投身这场运动的。可事实上却沦为了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愚氓,变成了他们争权夺利的工具。


      当时全国各地的群众组织成千上万,观点、口号、背景也千差万别,其实归根到底基本上也就是“保”字号和“造”字号两大派别。江西的情况与全国差不多。江西的“保”字号得到省 军 区的强力支持,而得到中央支持的“造”字号就将矛头指向了省 军 区的几位领导。“保”字号的主力军为农民和手工业者,农村、小城镇是他们的根据地。“造”字号以学生和产业工人为主,大、中城市为他们的根据地。而像吉安这样的中、小城市是两派势力争夺最为激烈的地方。我作为一个从城市出来的学生,当然是持“造”字号观点。因为蜂场没什么事,所以我也经常上街参加辩论。城里毕竟学生、工人的势力大,经过一段时间的争斗,老保们终于顶不住了,有的撤到了城外,有的选择了沉默,局面似乎平静下来了。我没有料到,这平静下面竟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风暴。


      乘着这平静无事之时,我返回场部报账去了。刚到场部的第二天下午,师傅就打了个长途电话来,说我命大躲过了一劫。原来在我离开吉安的当天晚上,老保们就率四乡农民攻陷了吉安,并对全城造反派进行血腥镇压。我公园住宿处对门的一位与我相熟的造反派也惨遭毒手,肋骨被打断了好几根。师傅要我报完账先回炉前农业队躲上一些日子,等局势平静后再通知我回吉安。


      江西其它地方也风云突变,全成了老保们的天下,只有省会南昌这座孤城尚在造反派手中。我们农场所在的峡江县位于吉安市的下游,是个农业小县,造反派的势力原本就很薄弱,主要就是县中的学生和农场的知青,形势一变我们受到的压力也非常大。这时流言蜚语也特多,今天张三说赣江漂下了两具被割掉耳朵的男尸,明天李四说又漂下了一具挖掉了乳房的女尸。搞得人人如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大家就往山上窜,晚上睡觉都惊恐不安,生怕被堵在房间里让人给收拾了。我索性将铺板搁在篮球架顶上,再用晒垫卷了个圆筒以防露水,晚上就爬上去睡个安稳觉。过了一段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后,师傅写信催我回去,说是要转换蜂场了。我见县里局势尚未明朗,迟迟不肯动身。几天后师傅又来信,说不能再拖了,否则蜜蜂要饿死了。我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起程。

      到了县城,没发现什么异常,市面次序井然,于是我买了一张到吉安的船票。在上船时我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是位曾经和我争论过的老保,他也认出了我。互存戒心的我俩因对前面局势都没有底,所以彼此心照不宣地互相回避。他进了后舱,我进了前舱。


      小客轮逆流而上向吉安驶去。江岸风景如画,我却毫无赏景的雅趣。离我不远坐着两男一女三位大学生模样的人,他们在谈话的时候露出了造反派的观点,遭到了舱内许多持“保”派观点人的围攻。这时我真想站起来声援他们。但经验告诉我,只要我一开腔,也必然会陷入声嘶力竭疲于应付的困境之中。我想到自己此行的责任,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一次次地强压下想声援他们的冲动。


      客船鸣笛三声,吉安到了。我抬头眺望码头,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码头上红缨飘飘,刀光闪闪,站满了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彪形大汉。房顶上还架着几挺机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缓缓靠岸的客船,如临大敌。我暗自庆幸自己幸好没有加入辩论,可想到后舱那位冤家,我赶紧拎起行李拼命往出口处挤去,也顾不得别人的抗议责骂,嘴里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继续往前硬挤,总算被我挤到了前面。别人是下船,我可是逃命。连我自己也不明白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若不是门口那人死死地拽住铁门栏杆,我一定可以第一个下船。


      门开后,两根红缨枪一抬,前面那人下去了。“叭”地一声,两根红缨枪又拦在了我前面。一番盘查后,第一人放行。红缨枪一抬,我掏出工作证和养蜂证明走了过去。“什么观点?”“我是拥护解 放 军的。”我对自己的回答很满意,既投合了他们的胃口,又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他们草草地看了一下我的证件,又寻问了我两句。也许他们见我很像一个学生,也许他们听出我带有一点南昌口音,负责盘查的那人用手掌朝他后面的一块空地一砍,说:“你站那边去!”他旁边一位汉子不由分说地把我往那边推去,他们又继续盘查第三人。第三人放行了,第四人也从我身边过去了。我望着四周持枪兀立的凶汉,心中叫苦不叠。我想他们现在还只是怀疑我,等到后舱那位冤家出来我就真完了。我想起旅行袋中还放着蜂场一笔不小的搬场经费,被他们发现我就肯定活不了。我脑子一阵玄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当我睁开眼睛再次环视四周时,突然发现我身后一丈多远的地方站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蓝衣人。虽然他背着一支短枪,可是面相倒是挺和善。我像见了救星般快步趋前将证件递上去说:“老师傅:我是一个养蜜蜂的,我师傅刘xx就住在鼓楼下xx号,我们的蜜蜂就放在烈士公园里,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也不知他是认识我师傅呢?还是被我哀求的口吻所触动。他翻了翻我的证件后还给了我,脸轻轻一扬,说:“你走吧。”我强压住心中的喜悦提起行李向码头的台阶走去,台阶边站着的两位汉子持枪一挡,不允许我出去。我对他们说:“是那位老师傅让我走的。”我回头望了望蓝衣人,只见他冲那两人点了点头,两人这才将长枪收了起来。我提着行李缓步走上了码头,出了武装人员把守的码头大门后我才快步疾走。又走了百多米,我站在上面往下看,只见那三位学生站在了我刚刚站过的地方,我想他们肯定要完蛋了。


      到了师傅家里,我破天荒地向师傅发了一通脾气,并将刚刚侥幸脱险的经过讲给他听。他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怎么知道码头上还查得这么紧?不过你这小子还真是命中有贵人呢,否则抓到东方红木器社(当时吉安保派的大本营)不死也要脱层皮。”


      晚饭后不久,马路上传来一阵阵的汽车声和鞭炮声。我跑出去一看,只见一辆辆挂着行军锅的运兵车隆隆开过。一打听,才知道是支左野战部队进城了。后来才知道,进吉安的支左部队兵不血刃就进了城。而进抚州的支左部队却是打了一场硬仗才得以进城的。因守城老保多为退伍转业军人,又有地方部队便衣参战,所以这一仗被毛主席他老人家定性为野战部队与地方部队的内战。这一仗打得很惨烈,有许多造反派红卫兵跟着支左野战军一道攻城,这些学生崽凭着誓为革命献身的勇气,只知道一味的猛打猛冲,又不懂得利用地形地物,死伤惨重。当时开追悼会是说死得重于泰山,现在看来,只是泰山上面的几棵小草而已。 

顽石 最后编辑于 2019/5/6 10:06:23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8940分钟2019/5/6 9:56: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叶儿 (超级版主) 美女,美女的美,美女的女
第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7
Rank:17
Rank:17
Rank:17
Rank:17
Rank:17

UID 7
帖子 4625
精华 41 
积分 5590 分
快乐币 7881 枚
注册 2010年3月15日
回复:逐花生涯之六:吉安惊魂
石头,之四后面就是之六,之五呢?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39960分钟2019/5/8 9:59: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