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聚谊厅☆ 』  » 潘东旭:目睹死亡不恐惧 毛主席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264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潘东旭:目睹死亡不恐惧 毛主席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那时雪 (10)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872
帖子 401
积分 776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潘东旭:目睹死亡不恐惧 毛主席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潘东旭:目睹死亡不恐惧 毛主席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2015年01月21日 16:08 

来源:凤凰卫视 


0人参与 0评论


陈晓楠:革命之势吸引了大批知青 现今却已无据可考


解说:不久,再一个知青点传出消息,16岁的康国华没有返回自己插队的村寨,冒着暴雨直接走向了那异国的战场。


康国华:真正真格的话是不问你的出处,真正看你的表现来评价一个人呢,那就只有这个战场,有一种悲壮的心情,就想起了荆柯刺秦王的那首风箫箫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回。


陈晓楠: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成立于1939年几经沉浮的缅共迎来了一个发展的高峰,武装力量迅速增强,根据地也在不断地扩大,在鼎盛时期缅共一共控制了近十万平方公里,大概是二百万人口的土地。


人民军达到了五万之众,成立了东北*、中部*、八一五*还有以克钦族为主的一零一*四个*,和政府军形成了对峙之势。和中国毗邻的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的革命也吸引了一批刚刚从城市来到农村的知青的目光,炙热的革命激情让他们穿越国境,投入到了这场国际革命当中。



对于这批知青的真实数据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仅仅有一些资料,显示出1966年缅共武装大概是数千人,可是到了中国知青下乡的1969年,游击队的人数就一下子激增到了近三万人,有一个曾经在人民军征兵站工作多年的老知青他这样回忆,他说最多的一天曾经创造过日接待中国知青六百人的记录。


解说:潘东旭和两个知青经过数天长途跋涉来到了云南省潞西县境内的中缅边境,他们趟过猛固河,走进了缅北的丛林。


潘东旭:缅北战场就像理想世界 参军就像麦加朝圣 大家都是信徒


潘东旭:再往前走的时候立马就有这个知青兵就迎上来了,就来主动地来问你,你是哪个学校的,很热情的,然后呢,中国现在怎么样,文化大革命情况怎么样,反正是相逢何必曾相识。


陈晓楠:真的觉得到了一个理想世界的感觉。


潘东旭:是的,就像是到麦加朝圣的那些信徒那种感觉,好像你也是信徒,我也是信徒。


解说:十四岁的潘东旭和十六岁的康国华穿越国境参加了缅共人民军,成为了光荣的国际主义战士,不久,他们就踏上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潘东旭:所有的人都处在一种不是兴奋了,是亢奋了,根据地不断地扩大,很多民间武装都投入到共产党麾下,一下子那种欣欣向荣,知青兵也是越来越多。


陈晓楠:你们当时的那种感觉就是这场革命一定能胜利。


潘东旭:一定能胜利,我们当时就是*了这个缅甸我们又去*别的国家,很多人知青在一起就议论,我们要最后要成立一个国际劲旅,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里。


康国华:就是说今天呢就是地真枪实弹地干了,跟所谓的红五类就是较个高下,看看谁是真的英雄,谁是真的狗熊。


打响以后十一粒子弹打完又丢了一颗手榴弹,我就冲了上去。在我们那个排我是第一冲上去的,我们冲上去我们这边就开始就倒人了,就有几个战士就倒了,那当时我只感觉到的话,子弹从我的这个身边耳边那个声音,咻咻咻咻,树枝树叶呢纷纷地滑下来掉落。


记者:没有恐惧吗?


康国华:没恐惧,敌人死的有二十多,其中有一个是从这个的话,是脸颊这边打进去,整个半边脸是掀开的,我认识的一个战友,他也被打死了。


潘东旭:我看见一个伤员了,我就爬过去,我就把他拖着他下来,那个血啊染了我一身,血块堵在他那个嘴巴上,杜着了那个,然后我们其中的一个女兵呢就说他喘不动气了,就把他那个血块给拉出来,然后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肺部这个直接就像沼泽地里面冒那个泡,气泡一样的,扑通扑通地冒出血泡,这肺部这个打烂的地方。


陈晓楠:那你目睹了那个那么近切的那死亡之后不怕死吗?不惧怕死亡吗?


潘东旭:死亡是值得的,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那毛主席说的。


解说:不断的胜利,鼓舞着人民军将士,1970年夏天,为了打通北部根据地和中央根据地的通道,缅共人民军长途奔袭缅甸的第二大城市腊戌,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南下战役,南下战役如果成功的话,革命将呈燎原之势不可阻挡。


刚满17岁但是已经久经战火的康国华随部南下,南下战役初期,人民军可以说是攻无不克,所向披靡,但是在腊戌地区,孤军深入的人民军遭到了政府军飞机坦克猛烈的进攻,伤亡惨重,战况急转直下。


康国华所在的部队三面受敌,情况危机,在激战了数小时之后,部队全面溃败,这时候康国华突然得知他最要好的战友沈大为牺牲的消息。



康国华:大为的这个遗体就在一个小灌木从的旁边,当时心里面就好像自己也被什么击中了一下一样的,整个身子的话都是在抖动。我们总共五个战士,就地就挖了一个坑,很浅,一米都不到,因为时间很紧,马上就要,马上就要走,那个时间军用大军用雨衣都没有,就是一块小的塑料布,刚刚能够把一个身子给他的话裹起来,把土呢就埋了起来。


这个时候命令就说赶快撤,赶快撤,没有标记,做不了了,什么都没有,全部都是这样埋的,还有一些人甚至埋都没有埋,而且就在部队撤走以后啊,还听到,有些负伤的战士已经落入敌人的手了,还听见的话是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接着呢就是一声巨响,那就是自己拿手榴弹同归于尽了。

[本贴版权归原作者及浦江情社区共同拥有,转载请申请书面授权]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100分钟2020/12/12 20:03: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那时雪 (10)
第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872
帖子 401
积分 776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回复:潘东旭:目睹死亡不恐惧 毛主席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潘街国英威震金三角 最后结局头暴尸


解说:南下战役以惨重失败而告终,主力折损过半,根据地随即丧失三分之二,一天,留在根据地的潘东旭突然见到了南下归来的哥哥。


潘东旭:他像个讨饭的,他先找到我的,他找到我,我竟然认不出他来,半天了才看清这个是我哥哥,像个人干一样的那种站在那里,衣服是又脏又破,全粘在身上了,看着那种胡子拉碴,然后把他推到河里去,把衣服扔了,从背包里面拿出一套新军装给他,然后用那种小旅行的那种小剪刀帮他剪,理发。


解说:潘国英1968年越境当兵,是人民军最早的知青兵之一,在不到两年的侦察兵生涯当中,他执行过百余次的战斗任务,十几次立功受奖,威震金三角,人送外号“中国潘”,潘东旭追随着哥哥,走上了异国的战场,哥哥就是她心目中的英雄,是她最大的骄傲,她根本没有想到这河边短暂的相聚竟会是他们兄妹间的永诀。


南下战役结束后不久,潘国英带领侦察班外出执行任务时,突然遭到敌人的伏击。



潘东旭:敌人已经埋伏三天了,就是为了守候他,结果他一上去呢,一梭子弹扫过来就把他的腿可能给打断了,打断了他就那种就跪下去了,一跪下去他马上就用手中的枪就压制敌人的火力,然后就快撤就叫后面的人撤,后面的人就迅速地撤退了,这个我哥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从广播里面,老百姓后来说把他在那个街头上暴尸,把他扒光了扔在那个街棚那个泥巴台子下。


究竟埋在什么地方,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


陈晓楠:你去找过吗?


潘东旭:找过,没有那种的,只能说是处处青山埋忠骨。


陈晓楠:最后去世的时候是多大?


潘东旭:19岁,最后的一封信里面他就是身为七尺男儿,生能舍己,做千秋雄鬼死不还乡,这是一语成谶。


陈晓楠:他直到死他没有对他相信的东西怀疑过。


潘东旭:没有,我就为他立过一个信塚,信塚我写了一副对联,烈骨战血书侠义,冷夜清灰悼忠魂,前面是很悲壮,后面有些凄凉。


康国华:战前断手断脚什么都想过 唯独没想过会失明


解说:潘东旭的哥哥19岁的生命,永远留在了缅北的丛林,而康国华也迎来了他一生中最为灿烂耀眼的一刻,1971年9月9日,缅甸政府军王牌第99师夜袭康国华所部驻守的阵地,凌晨三点战斗突然打响。


康国华:伸手不见五指,突然枪声就响起来了,当时就(喊)敌人上来了,我才赶快跳上战壕。


解说:仓促间,不是机枪手的康国华冲进了机枪阵地,当他拿起机枪准备射击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康国华:借着这个火光看见离机枪战壕下面十多米已经有几个敌人匍匐向上了。


解说:情况十万火急,这时康国华作出了一个让所有战友都大吃一惊的举动,他抱起机枪跃出了战壕。


康国华:跳起来就是像这样,双交叉着,就像这样抱起机枪就朝下扫,我总共就是扣了六七下,就全部就打出去了,那么下面战壕呢借助着火光看到几个敌人时,阿嘎呦,接着就往下滚了,康国华打光了第二盒子弹,不顾战友的阻拦,第三次又跃上了战壕。


康国华:跳上去刚刚扣了两个点射,突然一声巨响,双眼的话怎么就看见满天的星斗,接着的话是就倒下去了,我以后就一片空白了。


醒过来的时候,怎么看不见了,所以当时我就喊,我说哎呀,怎么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顿时就像悬空踏落,坠入这个深渊一样,彻底完了,心就彻底凉了,你看当时是这样,抱着打枪,在枪管上,所以当时手这个地方,弹片从这个地方打进去,穿过这个鼻梁,又从我这个后眼从这个地方出来。


记者:手也受伤了。


康国华:手也受伤了,牺牲、受伤、断手断脚,甚至的话是瘫在床上,我都做过设想,唯独没有想到眼睛。


陈晓楠:就在康国华彻底进入黑暗世界的那一刹那,他也随之终于成了一个真正的英雄,负伤之后他荣立了一等战功,被授予了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经过八个月的治疗,又重返部队,并用最好的战马送到了各个部队去做英雄报告。每到一处,都受到热烈的欢迎。他的故事在根据地不断地四处传送,康国华不再能看到繁花似锦的世界世界了,可是他也并不觉得后悔,他觉得他内心被自己那一刻的辉煌被这个实现了的英雄梦照耀得一片光明。



但这样的辉煌和光荣是短暂的,1971年底林彪乘飞机外逃叛国摔死在温都尔汗草原,随即国内针对知青开始三招一征,一些知青已经返城的消息也相继传来,而此时一场来势凶猛的大清洗运动在缅共内部展开,人民军当中干部有三分之一被枪决,或者是下落不明,一些知青兵也被清洗,一边是熟悉的城市,一边是蛮荒的森林,渺茫的战斗前景曾几何时无限的激情,知青们此时开始动摇了。


康国华:我的一个家门也是姓康,叫康定,盈江知青,坐在我的病床边,是嚎啕痛哭,就说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这个前途基本上已经看得出来,还有一个就是书上提到的老贵,贵以城,他走的时候也是扑在我的身上嚎啕大哭,我的心情很矛盾,从感情上讲,我不愿他们走,这就等于的话是我被遗弃在那边,但从理智上呢,我又隐隐觉得话是是应该回去。

[本贴版权归原作者及浦江情社区共同拥有,转载请申请书面授权]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100分钟2020/12/12 20:03: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那时雪 (10)
第3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872
帖子 401
积分 776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回复:潘东旭:目睹死亡不恐惧 毛主席说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潘东旭:回国感觉凄凉无依 除了军装没有别的衣服可穿


解说:知青兵纷纷回国,已升任旅长的康国华留了下来,潘东旭也不愿意离开这片埋葬着哥哥的土地,但此时在潘东旭的眼里,革命已经呈现出了不同的颜色。两年后,潘东旭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1974年的冬天,已年满二十岁的潘东旭,一个人走向了中缅边境。


潘东旭:恋恋不舍,和第一次跨过国界的那种情形截然相反,总是那种的有点凄凉,有点凄凉,我将抛弃我为之奋斗的事业,而且很茫然,茫然什么呢,我回到国内以后,我的前途在哪里。


陈晓楠:回来的时候带什么了?


潘东旭:当时我就穿了一身军装,因为我没有别的衣服可穿,然后带回来一把那种卡宾枪刺刀。



陈晓楠:就这几样东西。


潘东旭:就几样东西。


陈晓楠:就进入一种新的生活了。


潘东旭:进入一种新的生活了。


解说:1970年代初,缅共人民军当中的知青纷纷回国,到了1973年,留下来的知青兵已经不足一百人了,康国华就是这其中之一,1977年,停止了11年的高考重新恢复,一千多万中国年轻人走进了考场,知青返城的大潮,已经席卷全国,可是这一切对于双目失明的康国华来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康国华:就好像一个真正被遗弃的孤儿,我成这个样子怎么走,我回去又能干什么,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那个时候我父母我这样回去,给他们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一个活包袱,不可能回去,这边的现实呢,也是在逐步的衰落。


解说:此时的康国华只求在这片撒过自己青春热血的土地上平静地度过余生,然而现实却把这不高的要求也击得粉碎,1986年缅甸政府军集中了优势兵力,大举进攻人民军。


康国华:到1987年元月3日,整个根据地,江西嘛,江西根据地,只剩下五分之一都不到。


记者:那会你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康国华:感觉到已经可以说是完了。


解说:1989年3月11日,缅共东北*副司令彭家声在果敢发动兵变,宣布脱离缅共,并很快和缅甸政府达成协议,不久,缅共其余三个*也被缅甸政府招安,缅共中央主席德钦巴登顶,流亡国外,缅共消亡,1989年的春天,37岁的康国华携妻儿踏上了回家的路,他是最后一个以知青的身份回国的缅共知青兵。


康国华:最后一个回来的,最后一个。


记者:总共待了。


康国华: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很凄凉,很凄凉。


记者:凄凉。


康国华:只有用凄凉这两个字。


记者:想到什么?


康国华:今后怎么生存,怎么活下来。


缅北战事没有记录没有证明 除了战友聚会大家绝口不提


陈晓楠:潘东旭和老康回到了国内,很快他们投入到了另外一场战斗当中,一场生存的战斗。


潘东旭回国之后当过记者,当过老师,也做过生意,如今她无业在家,靠给小报写些文章为生。而老康呢,带着妻子儿女回到了昆明,为了维持生计,最初他组建了一个残疾人艺术团,到公园剧院去演出,而后他也开过网吧游戏厅餐馆等等,但是最后都无疾而终了。


几十年过去了,潘东旭和老康已经很少再向人提起他们曾经那段特殊的历史了,因为那段蛮荒森林当中的战斗似乎离人们太遥远了,实在是太离奇了,几乎找不到任何的记录也几乎没有任何的证明,所以听故事的人呢总是将信将疑,久而久之他们索性也就绝口不提了。


唯有每次战友聚会的时候,他们还会说起这个永恒的话题,就是那异国热带丛林当中的战场,那曾经激情燃烧过的青春。


解说:潘东旭最近开始了一部小说的创作,小说的名字叫寂寞旧战场,而和潘东旭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康国华至今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军人,那已经洗得发白还经常穿在身上的缅共人民军军服是他最为珍贵也是唯一的财产。


陈晓楠:后来你对他的身份对他的这种历史身份没有认证吗?


潘东旭:没有。



陈晓楠:最后只有一个你替他立的墓碑。


潘东旭:对,而且还就是在那个异国的那种,再也不可能去得到的山上。


陈晓楠:你还把自己当个老兵吗?


潘东旭:我为什么我的这个小说的书名叫《寂寞旧战场》,有一首唐诗,它就是寂寞旧战场,桃花待雪开,两间余一卒,持戈独徘徊,我觉得我就是两间已一卒,我就是那一卒,我就是那一兵,只有我还在乎这个战场。


记者:这就是当年缅共军队所穿的服装是不是?


康国华:对,到今年已经整整18个年头,像这样,就是这个样子,借这个机会向我牺牲的永远长眠在异国崇山峻岭的战友献上我最痛惜的哀痛。

[本贴版权归原作者及浦江情社区共同拥有,转载请申请书面授权]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100分钟2020/12/12 20:04: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2/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