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青网社区 » 祥云 » 我心目中的维吾尔族老乡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1917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我心目中的维吾尔族老乡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6424
精华 32 
积分 38110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我心目中的维吾尔族老乡

                                      我心目中的维吾尔族老乡
        

     “3.01”昆明火车站发生了持刀砍人的恐怖袭击事件,引起了社会巨大的反响。再次将公众目光投向了新疆暴力恐怖事件。新疆近年来所发生的暴力恐怖事件频频,引发了对新疆人人新一轮的解读甚至误读。我是一个;在新疆的上海人,在上海的新疆人,在新疆生活了44年。我认为“新疆人”这个概念复杂而难言,新疆是一个多民族聚集的地区,新疆原有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柯尔克孜族,蒙古族,锡伯族,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满族,达斡尔族,俄罗斯族,塔塔尔族等13个历史悠久的民族。

       我的一生和新疆系在一起的,1961年9月1日就到了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新疆塔里木大学上学,一直到2005年9月退休回上海。我44年的新疆生活形成了对新疆情有独钟,热爱维吾尔老乡。在街头遇到骑着三轮车买新疆土特产干果的维吾尔老乡都要用维语热情问候几句,随便买上一点。离开新疆9年了,对新疆还是记忆犹新的。

        新疆*初期,农村从减租反霸到试办土改的几年间使得农民生存状态有很大的改善,王震同志指挥的严厉打击民族分裂主义分子,驻疆人民*军屯垦戍边, 发展农业, 兴办工业,有利于发展新疆的经济建设,老乡的非常感谢党和政府。生产建设兵团的成立,形成地方和兵团是两个相对独立的经济社会系统,兵团的屯垦戍边对治理新疆起了的重要,各民族都分区域居住,友好往来,非常团结和谐。

        六.七十年代,对于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上海知青来说,对维吾尔族老乡颇有新鲜的感觉。那时候物资非常匮乏,维吾尔族老乡正是帮助我们解决粮食短缺的问题。在道路旁边经常都有赶着牛车买瓜果的维吾尔族老乡,只要远远看到有老乡过来大家都会相互传递消息,纷纷赶来。那时候哈密瓜可甜了,一公斤才四分钱,马奶子葡萄一公斤才一毛钱,苹果和桃子太多了,常常还有牛羊肉,野兔子,真正的感受到维吾尔乡亲的恩惠和亲切可爱。

        那时候上海吃鱼吃肉都是凭票供应,在我们新疆只要有钞票都不成问题,生小孩坐月子到老乡巴扎采购一下,鸡,鸡蛋,牛羊肉,要多少有多少,当然猪肉是没有的。维吾尔老乡自古以来,都是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艰难的放牧为主的生存条件下,铸就了铁骨般的躯体和意志,吃苦耐勞,生性豪爽,豁达开朗,善良淳朴。在我们八团有个放羊的麻子老乡,上海知青都知道他,在戈壁滩挖个地窝子住着,老老实实地放着一群羊,从来不敢偷鸡摸狗的事情,跟八团人友好相处。想吃牛羊肉找到他都可以解决。麻子老乡也常常在我们面前夸他自己富裕;娶过三个妻,生过六个孩子.....(那时候维吾尔娶妻结婚要讲究排场花很多钱的,他们没有计划生育),他的孩子大冬天的光着屁股在外面玩耍也不怕冷....

       到了八.九十年代,我们兵团农业生产迅速发展,农业科技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地膜棉花,滴灌技术,经济效益极大地提高。维吾尔农村经济发展的还是缓慢,一家一户的种植,不适应现代化的科学技术的推广应用,跟兵团的差距慢慢地加大了。距离八团20公里有个维吾尔生产队是个典型的例子,几十年的模样没有什么变化。我团有一个施工队长在那里承包水利工程,要求我去技术指导。一天,他带着我和村长一路检查工程。我第一次来到维族村里,看到贫苦的情景真是胆战心惊,一条土路直去,两旁稀稀拉拉的胡杨树,没有排列的另星院落,每户的院墙都是用泥巴堆积起来,一人高左右,房屋都直接用土两边板子夹住夯实成墙,讲究一点外墙用草泥抹一层,石灰刷白,很多住户人家,外墙草泥都没抹,石灰刷白,还透出一条条夹板形成线条,只有少数人住的是土坯房。九十年代开始,兵团进行危旧住房改造,职工从土坯房搬进了砖木结构新房子。

       中午就餐,是在村里派的一家农户家里吃饭,主人的家室内黑洞洞的,就看见一张四周砖块砌成的火炕,上面铺盖一块黑色的羊毛毡,火炕边上放着一个大木箱,再也没有什么家具。吃饭前的“净手”礼仪也是讲究,茶饮以后,主人就端上来一大盘清炖,恰马古(大头菜),胡萝卜,羊肉汤,我还傻傻的在等待着下面菜,村长也不请一下自己就先抓起大块羊肉吃起来了, 等我反映过来吃不了几块就剩下一些骨头和胡萝卜了,只好吃几块馕(面饼),喝一些汤,饭后施工队长告诉我,这是老乡自费轮流给上面来人的做的工作餐,这算是老乡过节才吃的好饭啦,平时一日三餐,就是喝一杯羊奶或者玉米糊糊,啃一个馕,晚饭好一点的就是烧一个恰马古(大头菜)或者胡萝卜等蔬菜。养的牛羊是指望着卖钱。

      从2000年开始,随着国家对新疆实行扶贫帮困优惠政策逐步深入,以多种形式开展扶贫帮困工作,助农牧民脱贫致富。如提高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用于西部地区的比例;采取多种方式筹集安排西部开发的专项资金;鼓励企业资金投入西部地区重大建设项目。我2005年退休后重返新疆就是接受阿克苏地区温宿县水利电力局局长的邀请,担任水利工程技术负责人。这是国家投资的兴修混凝土渠道工程,水闸,桥梁,是实施农村扶贫开发推进的项目。

        在我的居住地是一个美丽的小村子,异域风情的独具神韵,纯正真切的维吾尔风味,一幢幢新建的红砖房,设有廊房,装修讲究,并雕花纹或绘图案,静静的藏在青翠茂盛的果林中。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提高了广大农牧民的生活条件,居住水平。  我房东新建的砖房,设有廊房,分别是客厅,主次卧室,厨房饭厅,足有128平方米。还领到了一头扶贫牛和2万元的贴息贷款,走上了致富道路。

        在施工期间和老乡们都是友好相处,非常团结和谐,施工中征用老乡的农田和砍树,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村长和书记帮助做通了群众工作,房东努尔买买提帮我们当翻译,工程进展到那里,树林早早砍伐运走,农田征用工作已经完成,工程畅通无阻,施工顺利。在村子里住的这些日子里,跟老乡们的关系非常融洽,在路上遇到时,我们都互相习惯于把右手掌放在左胸上,然后把身体向前倾30度,并连说:“牙克西姆斯孜(您好)!这是我重返新疆最快乐的时光。

        新疆如今面临着严重的考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实现了持续快速增长,但是随着东西部发展的差距和贫富差距的加大,新疆传统的农业社会如何融入现代社会,传统的农业和手工业如何转变为现代的工商业成了新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能很好的解决都会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有些人由于贫困投身宗教的怀抱以求宁静,以热比亚为首的恐怖分子乘机而入,形成社会不安定主要原因。

       挺住!新疆维吾尔老乡!“那些暴徒不能代表维吾尔民族” !各族人民紧密地团结起来,在党的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中国梦”,和谐幸福的社会一定能够实现!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19/12/7 7:29:24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51550分钟2014/4/23 15:58: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