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文心院☆ 』 » 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1149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顽石 (17)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38
帖子 2411
精华 50 
积分 3041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七:智擒盗贼

      赣江淌出玉峡口,河西是当时的县治,就是三国名将周瑜曾镇守过的巴丘镇,河东是个叫巷口前的小村,过小村往东两公里有个叫炉前的地方。大概在58年时,县里在此建了些房屋,包括一栋当时少见的两层小楼房,种了些果树,成立了个国营苗圃。63年这个苗圃转成了茅坪垦殖场的一个农业队。建队时为接纳更多下放人员,加建了两排斗砌平房,一栋全红砖,一栋全青砖。在两排房之间,有块三合土筑成的晒谷场,在小青年们的强烈要求下,在晒场两头树起了两个简易篮球架,就此晒场成为小青年最喜爱的一个地方。
      炉前队基础条件不错,是全场唯一称得上“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地方。风景也秀丽,南面是从玉峡往东延的青翠群山。东面约五公里处是一群南北走向的山峦,有条古老的小路从中爬出经炉前通往巷口前渡口。小路有几处小石桥,坚硬的条石上留有深达寸余的独轮车辙,目睹这深深的车辙,让人心生无限感慨。北面偏西是方家村,方家西面有条南北向的公路,旁生一简易公路经方家再经炉前然后往东而去不知所终。与古道走向大致相仿的还有条宽约丈余的溪流,从大山流出轻唱着注入滔滔赣江,溪流两边全是些或高或低的平缓梯田。
      离炉前百余米处的溪流上,一条高大的砂浆石垒坝将溪流拦蓄成了个数千平米的大水塘,丰水季节,塘口的水漫过石坝垂直向坝下深水潭冲去,落差有丈余。水塘能游泳,石坝能跳水,这里成为小青年又一喜爱的地方。潭水深三四米,底部乱石杂陈。为跳水更安全,我与伙伴潜入潭底去搬石清障。在清到一块单人搬不动的石块时,我叫水性不错的玩伴曾年仔一道下潜搬石。谁知他屏气时间没我长,搬到一半就撒手上浮换气。他一撒手不要紧,震得我右手一脱左手压在了大石下。赶紧使右手拼力搬起石块,抽出左手双脚一蹬浮上水面,殷红的血在清澈平静的水中泛出一串美丽的图案。低头一看,除食指外,后面三指全挂了彩。无名指伤得最厉害,皮开肉绽筋骨爆裂。看到这情景,我自己倒还好,晕血的曾年仔吓坏了,多看一眼都不敢,一溜烟跑回家帮我准备包扎材料去了。回家包扎停当后我还像个无事人一样弹起了凤凰琴。中指小指受伤轻,很快就愈合了,无名指却一直不好,也不知去医院缝缝针,反反复复拖了五六个月才完全痊愈,后来这手指就成了个驼背小老头再也无法伸直。
      三指受伤也许不值一提,但队里三位姓名带“龙”字的大男人先后殒命的事就不能不说,想想还真有点诡异呢,难不成炉前犯着条屠龙岗了?要不全队五十几号人,怎这三号带龙的就全灭了呢?有如此巧合吗?匪夷所思。打头的是中年老职工聂家龙,因忍受不了剧烈的牙痛,在二楼房间一根绳索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舌头拖出半尺长,从此稀罕的楼房成了新来者的暗喜房。蔡先龙、张治龙则是在文革三查时诬为反 共救国军惨遭荼毒而自杀的,蔡先龙选择撞墙,张治龙选择上吊。悄悄地走了,就像他们悄悄地来。后者曾与我吹过几小时牛,因此想多写他两笔。此人三十好几,高大俊朗,隆鼻凹眼,看起来像带有点异族血统的味道,他是64年与那批社青一道下放的城市闲散人员。自称参加过著名的孟良崮战役,这成了他平时赖以吹牛的资本。这样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人,最后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真是可惜。
      还有件事也说一下。刚下放时,队里请来两位铁匠加工农具。一位爱武术的老职工老邬乘便请铁匠打造了支点钢枪,檀木黄杆红缨飘飘确实威武,让人爱慕不已。得知铁匠有如此本领,我与另一小青年也各打了把双刃小宝(匕首),红绸缀尾练成可十步取人,甚是喜爱。不过,加工费可是从嘴里生生拽出的伙食钱哦。令人羡慕的是,点钢枪做成不久就见了血。一天,有人看见岗上豺狗围捕麂子,走投无路的麂子跳进溪流钻入荆棘丛躲避。另一匕首的主人闻讯操起老邬的点钢枪赶了过去,豺狗四散而逃,他一枪刺中困在荆棘丛的麂子,兴高采烈地挑着战利品回了家。两把匕首一直毫无建树,连半根野鸡毛也没戳下过。不久文革爆发,为避嫌只能忍痛上交。而另一匕首的主人后来成了队里权重一时的文革三查组长,也许是顾忌到自身的原因,心狠手辣的他竟宽宏地没追查我打造凶器的罪责,幸甚幸甚。
      自加入养蜂小组后,每年都要在外流浪。不过,每当大熊星座斗柄指向北方时,我都会带着蜂群回炉前过冬。这是一年中最舒心的时光。不但吃饭方便睡觉安稳,更主要的是有许多熟悉的玩伴能解我寂寞之苦。一般傍晚有场篮球赛,比赛双方分属两伙有那么点对立情绪的知青,因此比赛常会碰撞出些许火花来。我情感上较倾向于坦诚率真但又桀骜不驯的在野帮,每次都是充他们的人数出场。我喜欢篮球,为练习投篮,有次独自在皓月下练了一个通宵,成为至今都会被人提及的话柄。
      夜幕降临后我们常会玩一种“枪刀杀”的游戏,参与人数以十人左右为宜,一名枪手余皆刀手。游戏开始刀手四散躲藏,枪手看见刀手只要发一声喊,刀手就算被毙,击毙的刀手会跟在枪手后起哄,以掩护其他刀手出其不意地刺杀枪手。枪手若将刀手全部击毙游戏即告结束,然后由最先被毙的刀手充任枪手进入第二轮游戏。枪手的角色不好当,游戏中一直要绷紧神经提防暗处冲出的刀手,所以大家更愿充任刀手。游戏开始我一般会先在隐蔽处蛰伏,待有刀手被毙,才溜出来约上两三名刀手一道摸过去围袭枪手,这种方法胜率较高,且即便失手也轮不到我充枪手。呵呵!只要现实生活中莫玩狡诈,在游戏中玩玩狡诈还不是那么惹人厌的。
      文革第三年初春某清晨,师傅与我披着霞光去蜂场巡视,竟然发现蜂场少了两箱意大利蜂,这让我们吃惊不小。要知道,当时一箱意蜂的价值相当于我一整年的工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想想在深山野林转悠了两年没出啥纰漏,在自家门口却栽了,愈想愈觉得胸闷。农场知青血气方刚,造反冲杀恶名远扬。连威风八面的县太爷见了都发憷,别人躲还躲不过来呢,何方蟊贼竟敢来这里放肆?真是吃豹子胆了。想不通归想不通,还是赶快想法去找吧。这意蜂不比中蜂,常人也养不了,所以我们首先从养蜂人里找线索。河东这边,方家就有养蜂人。若无其事地去摸了摸底,觉得人家真不像是做了亏心事的人。只得调整侦查思路。经过一番探查与思考,认定盗贼不会是来自河西,也不会是沿着北方公路来的远方客,最大可能还应是离炉前不远的当地人。这让我们想出了个让蜜蜂带路找出盗贼的妙招。
      师徒俩来到田野,百衲衣般的梯田,有的长满绿茵茵含苞待放的紫云英,有的是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许多嗡嗡飞舞的意蜂中蜂在花间忙碌。作为养蜂人,我们能从蜜蜂飞行方位高度判断出蜂巢大致位置。经过观察,往西北去的意蜂应是方家人的,往西南飞的应是我们自己的,没发现往其它方向飞的意蜂。我们继续沿简易公路往东行,一路走一路观察,走出约两三公里时,师傅终于发现了往东南方向飞的意蜂,我们很是兴奋,继续追踪观察,渐渐地,观察到的往东南飞的意蜂更多了,方位也逐渐偏向正南。我们往南上了条山路,继续寻找观察。又追踪了约两公里,山路进入一片长着丛丛灌木的平缓坡地。经过一番搜寻,终于发现藏在离小路几十米处灌木下的两箱意蜂,我兴奋地与师傅击掌庆贺胜利。小路前方隐约有几栋农舍。师傅让我就地潜伏监视,以伺机擒获盗贼本人,他自己装成个收山货的进村摸情况去了。个把小时后回来了,说已摸清情况,让我与他一道去带人。
      人没坏透千万别去干坏事,不管事前构想多美妙,事后心态往往走向反面,无数案例都证明了这一点。这盗蜂贼也如此,原想偷两箱蜜蜂就有蜜吃了。谁知偷来后人就慌了神,越怕被人发现,这蜜蜂还越嗡嗡乱飞乱串还叮人,正想一把火烧了,人已找上了门。山里人老实,见失主上门还以为是被人告发了呢。也不多嗦,怎么偷来的就怎么还回去。他以为送回去就完事了,炉前那帮哥们能答应吗?一根绳索将他捆在了门前的白杨树上。他家女人晓得炉前知青的厉害,匆匆赶过来了,一看这架势,眼泪鼻涕全下来了。有人发话了:盗窃国家财产,罚款两百元,否则往县里送。当时,这可不是笔小钱,以我来说,每月十几元工资勉强够糊口,想省出这笔钱十年也不可能。为免丈夫再遭不测,他老婆赶紧凑足了钱来赎人。
      后来去场部报账,上交的售糖款会计给了收条,上交的这笔罚款却没给收条。疑惑地询问,会计说:罚款不是正常收入又没发票,不用开收条。既然这么说了,涉世未深又不懂财会的我还能说啥?虽有点犯嘀咕,没再深究。后来农场解散,疑问只能埋进心底。光阴荏苒人渐成熟疑问反越来越大,觉得该会计很可能黑了这钱。四十年后同事聚会,我谈起这曾经的疑问,知情者说,该会计早死了。他比我们也年长不了几岁,很活跃还喜欢打篮球。真希望他不是因心理原因造成的早逝。正所谓:劝君凡事莫瞒昧,举头三尺有神明。平时别做亏心事,心神安宁好做人。 

顽石 最后编辑于 2019/5/10 9:50:37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49870分钟2019/5/10 9:50: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那时雪 (10)
第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872
帖子 401
积分 776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回复: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转载浙江知青论坛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090分钟2020/5/20 19:4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那时雪 (10)
第3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872
帖子 401
积分 776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回复: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顽石大哥,您文革前下乡,是高中生吧,文章写得很棒!《逐花生涯》1-9全部转载浙江知青论坛。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090分钟2020/5/26 17:45: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顽石 (17)
第4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38
帖子 2411
精华 50 
积分 3041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回复: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感谢那时雪兄的鼓励。惭愧,石头只是个初中生。《逐花生涯》是多年前为上海知青网“纪念知青上山下乡35周年征文”时急就的一组文字。记叙的是本人三年养蜂生活的一些趣闻轶事,共计九篇。后无意中在小说网中看到了这组文字,归纳在“文革岁月”栏目中,于是又特意添加了三篇(智擒盗贼、三查风暴、螳螂捕蝉)与文革相关更多些的文字进去,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

                                  目录  

    一:清炒石子      二:一进天河     三:柚熟季节

    四:真情启蒙      五:二进天河     六:吉安惊魂 

    七:智擒盗贼      八:初为人师     九:三进天河

    十:三查风暴     十一:螳螂捕蝉    十二:风光无限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49870分钟2020/5/27 8:4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那时雪 (10)
第5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872
帖子 401
积分 776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回复: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网络文学竞争激烈,写手如云,小说网将顽石大哥作品收入,证明您的文章水平价值!厉害,不简单。您在写作下的功夫不小,初中学历,已代表不了您的实际语言文学表达能力。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090分钟2020/6/1 20:28: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顽石 (17)
第6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38
帖子 2411
精华 50 
积分 3041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回复:逐花生涯之七:智擒盗贼

感谢鼓励!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的点击量就已是数以万计。打击侵权整理网络环境后,现已找不到这个小说网了。其实在我来说,写的东西能让更多人看我反而更高兴,我不在乎别人侵没侵权,因我并不靠写作吃饭。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49870分钟2020/6/2 10:23: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5/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