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文心院☆ 』 » 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9602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我的第一次回沪深亲

        在人的一生经历中,第一次,总是难以忘怀的,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至今还是记忆犹新。那是1969年春天,全国文化大革命处于尾声,工交处农场文化大革命也处于〝胜利结束阶段〞,多数派被〝姓胥〞控制着,成立了〝革委会〞,仍然是多数派压制着少数派,〔少数派基本上是上海知青〕我们少数派,受压制地位还没有改变,虽然不搞批斗了,但又让我们几个人去戈壁滩挖红柳柴火,我是专门负责赶着牛车的,将柴火拉回分给各家.〔每户一冬四牛车柴〕上级关于恢复探亲文件下来了,开始批职工探亲了,我得知这个消息后赶紧向家里写信,让姐姐发一个电报说〝母亲病危速回沪〞。我拿着电报找了领导,终于批准了我探亲,我告诉了住在戈壁滩这些难友,大家叫我赶紧走,免的节外生枝,我慌慌张张地打好被包,从戈壁滩赶回场部宿舍,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书包里只装了洗漱用品,不敢打听是否有车去阿克苏,匆忙离去,怕那些革命派把我挡回去......我朝思暮想的家乡啊!今天我终于要启程了.
       我们农场远离公路,要通过十三场到达阿塔公路八十八公里,间隔将近18公里,中间是一片戈壁滩,自然形成的路,起伏曲折,无人养护,路面坑洼,盐碱粉尘,难以行走,这是农场通向阿塔公路唯一通道。我两手空空,挎着书包,踏上了返乡之路.....广袤荒凉的旷野,四周一望无际,一丛丛骆驼刺,芨芨草,团团簇簇的红柳,天茫茫,地荒荒,独自我一人艰难的行走着,不禁毛骨悚然,心怯胆寒,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人,一辆过路的拖拉机.....
       下午3点多钟,终于走到十三场场部,到了阿塔公路。我坐在路边等车,啃着自带的玉米馒头。运气还蛮好,不一会开来一辆卡车,我挥着双手拦车,汽车真的停了下来,谢过司机立刻爬上了卡车,车上都是回家探亲的,大家知道旅途艰难,都是很客气的,相互自我介绍一番,其中有二个上海女知青,得知大家都是南市区的,蓬莱路,安澜路一起,都很高兴,一路有伴了。
        由于阿塔公路〔阿克苏至塔里木〕处在盐碱地上修筑的,又长年干旱少雨,公路上的粉尘很厚。车轮扬起粉尘,碱灰尘卷进了车厢里,大家都呛的用手帕唔住鼻子,身上也沾满了灰尘。路面很不平整,汽车颠簸,左右摇摆。坐在车箱里的人,相在碰撞,都是在回家的心情支撑着。88公里开了二个小时终于到了阿克苏。下了车后赶紧到运输公司去排队买车票,我买上了三张第二天到吐鲁番的汽车票,那二个女知青也帮我开好了住宿票,由于一天的劳累,大家各自到房间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晨7点,天还没亮,大家赶紧起床,慌慌张张洗刷了一下,拿着行季到运输公司去等车,*牌大卡车早就停在那里,六十年代新疆公路客车都是卡车,拉旅客的卡车就是多了一顶帐篷挡灰尘,坐的凳子就是旅客自已的行李,我就一个书包,二个女知青每人都带了一袋棉花和一些新疆土特产,我就帮她们拿上了车,上了卡车,我们三人就用棉花包合并在一起坐了。
        汽车很快地开离了城区,行驶在戈壁滩上,公路的路面,是用鹅卵石和粗砂经过压实而成的,通过养路工人辛勤劳动,公路平整多了,速度比咋天快了许多。坐在棉花包上,不觉得有多累。经过玉尔滚,又翻过一处小山脉,一路上都顺着山脉边沿戈壁滩上行驶着,左边是平稳的山脉斜坡,右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这条公路是建在戈壁滩的路基上,一条直线笔直向前伸出去,公路紧贴在广袤荒凉的,满地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上。这里原是大海,那一天,海水突然退去,这些海底的卵石便裸露在天穹底下了。一小丛,一小丛骆驼刺,荆棘似的,火红般的红柳,飘然舞动着,疏疏密密,分布各处....
        汽车平稳行驶着,有着节奏的摇晃,车箱里的人慢慢地打起了瞌睡。我们三人闲得无聊,开始了交谈,相互都作了自我介绍,得知一个姓王,一个姓刘,都是63年进疆,十五场三连职工。 十五场和塔农大以一条排渠分隔,上学时,星期天常去场部玩,熟悉那里情况,大家都谈的很高兴....,汽车下午3点多就到了库车,卡车停在旅馆,开好住宿票,放好行李,就上街去逛了。
       库车古称龟兹,是西域36国中的大国。当时龟兹古国以库车为中心,包括拜城、新和、沙雅等地,这里有悠久的历史,璀璨的文化。龟兹又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商业繁荣昌盛。汉朝的西域都护府、唐代的安西都护府在龟兹的设置,使龟兹成为西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那天刚好是巴扎,我们来新疆七年了,从来没有赶过巴扎。“巴扎”为市集的意思,老乡们穿着干净的衣服,赶着毛驴车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人群,显得十分热闹。地方风味小吃、农副土特产品,手工艺品、摆满了道路两旁,小王和小李,买这买那,我替她们拿着。我没有多少钱,买了些葡萄干,杏干,不知不觉天都黑了,我们三人在路边摊子,买了一盘〝抓饭〞,十几串烤羊肉,大米饭一粒粒的,油晶晶的,从来都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抓饭,老乡烤的羊肉放上孜然粉特别的香,我们三人美美的吃了一顿晚饭。〔抓饭;用大米,羊肉,胡萝卜,洋葱,一起煮成的饭,维吾尔老乡用手抓着吃,所以叫抓饭〕,吃好了,很快回到了旅馆,洗一洗早早睡了。
        第三天,也是7点起床,大家很快地上了车。汽车继续在茫茫的戈壁滩奔驰着,那旷野是荒冰凄黯的,四周一望无际,全是荒地枯草,偶尔路边出现几棵矮小胡杨,摇着枯枝,仿佛是在忿怒,不可思议的寂静......单调的视野,摇摇晃晃,使人感觉疲劳,不一会大家又迷上了眼睛,打起了瞌睡。不知卡车开了多久,远远望到了库尔勒市区,汽车停在路边小店,我们一人吃了一碗羊肉拉面,买了很多老乡的馕。在新疆坐车,早晨天蒙蒙亮就要开车,不吃早饭,都是自己准备干粮,汽车沿着城区的边缘开,一会儿进入了盘山公路。突然,映入眼帘却是一番惊奇景象;远处是重重迭迭,连绵不断的山峰峻岭,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绕山行驶,路面很窄,勉强两辆车交叉通过,一边是峭壁,另一边是悬崖,感觉头晕目眩。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叫人担惊受怕,路边不时看到被遗弃的卡车,一路惊险万分。车上的旅客大家都屏住气,不敢作声,确保司机集中精力开车。开了2个小时终于下山了,这时天己经很黑了,到了和静县,卡车就开进了路边小客栈。这二天路途吃饭,住宿,都是司机按排的,旅客自己是没有办法选择的,卡车停的地方就是饭店,就是旅店,独自一家。司机吃饭不要钱,还要拿回扣,大家下车住宿,吃了饭,洗漱了一下,各自回房休息了。
        第四天,按规定时间大家上了车,卡车又行驶在戈壁公路上,出了和静县不久就进入干沟,干沟就是山脉中间狭窄裂口,是大峡谷,公路只能顺着弯弯曲曲延伸修筑,卡车颠簸行驶着,大家都战战兢兢仰望耸天巍峨山峰,向上望去,天空窄窄的盖在两壁的顶上,一线青天叫人目眩心惊,仿佛要遮盖整个世界,觉得卡车小得像山脚下一块大卵石,瞬间阴影朦胧....仿佛时间停止了,开了1个多小时路程终于出了干沟。
       汽车又在戈壁公路上奔跑着,不一会过了托克逊县,又是一马平川的戈壁滩,这时卡车开得越来越快,很快地到达了吐鲁番,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车上旅客立刻兴奋起来,火车站到了。大家立即下车奔向候车室排队买火车票,我没行李自然冲到最前面,帮她俩也买上火车票,心中石头终于落了地。
       我帮着她俩拿着行李排队等候上火车,候车室,规模不大,灯光昏暗,坐着的、躺着的,挤得满满的,候车室里空气混浊,弥漫烟味,大家在安静地耐心等待。〝检票了〞。一个声音高叫着,大家急急忙忙而上,检了票,奔向站台。把列车小门堵得紧紧的,我挤到了前面,也帮助了她俩上了车。车厢里人己经是满满的了,拿着行李向前走,一边走,一边问旅客在什么地方下车,走了好几个车厢,终于找到了几个在宝鸡下车的旅客,我们就在他们边上站着。过道里人也是满满的,弥漫着汗臭味、烟草味,空气很浑浊,过了一会儿,车厢里也慢慢地安静下来了,我们三人把行李包放在一起坐着,我们相互背靠背坐着,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的.....
        第五天,窗外渐渐亮了,列车广播响了,放着乐曲,由于人很多,洗漱间根本没有水,大家也不讲究了,还是继续坐在那里,快中午了,还不见餐车买饭,只好吃着上车时买面包。列车向前行驶着,广播中传来,嘉峪关车站到了,大家纷纷向窗外看去,看到嘉峪关长城的城楼,断断续续的土城墙,土烽火台....列车停靠在站台上,许多小贩涌来向旅客卖食品,都是衣着破旧、面容憔悴的大人和小孩,有油饼、馒头,鸡蛋、玉米等,车站的食堂买饭的工作人员推着送餐小车也在站台买饭。我赶紧下车,在站台上买了很多雪菜肉丝包子,可以吃上二顿,很快上车,热腾腾的包子大家吃的很开心。
        列车又开动了,窗外仍然是茫茫的戈壁滩,除了沙砾和卵石,还是沙砾和卵石,广袤荒凉的大戈壁,觉得更广袤,更荒凉....天又黑了下来,车厢里嘈杂声慢慢地静了下来,〝呜.....〞汽笛长鸣,列车在有节奏地震动着,摇晃着,我们三个呈三角形互相依靠着又迷上了眼睛,似睡非睡的。我第一次与女孩子长时间,紧挨着,开始时很难为情,在这样困难条件下,也是无可奈何。
        第六天,天亮了,广播又响了,窗外景色全变了,列车在田野中穿行,野草蔓延仍有点荒凉疏疏落落的小树林,看到了土屋泥墙的村落,寥寥落落,有几只山羊隔着栅栏傻愕愕看,十分可爱,默然的观望,竟像一个荒诞的梦境。这条兰新线是苏联专家帮助勘测设计的,茫茫戈壁一条直线,远离城镇,枯燥单调,7年来没有什么变化....中午时刻,列车达到兰州。61年到兰州时,火车站刚建立不久,乱糟糟的,一片临时建筑,都是平房,68年已经初具规模,看到的是完全崭新面貌,一片新建住宅楼,宽阔的街道,百货大楼,邮局,酒店,星罗棋布....列车飞快地向前,一路景色也不断地更新.....进入了甘肃天水,天水是甘肃省最富裕地区,极目望去,一片碧蓝的天空,远处的树丛疏淡地散布在田原上,一座座农舍,给它的院墙包围,几颗大树遮荫着,果园,菜园,田垅,绿色的冬小麦荡漾着,大自然无限的妩媚多姿,无限的诗情画意,看到窗外情景心里也慢慢快乐起来了。
        我们三人在过道里己经坐了二天二夜了,跟宝鸡下车的客人也混熟悉了,主要还是惦记他们的座位....列车进入了山区,经过了长长短短几十个山洞,车厢里的灯全打开着,象是晚间,一会儿窗外亮了是白天,列车吐着浓烟在山腰间缭绕着,窗外,一会儿群峰的尖顶露出云面,一会儿弯曲的河水奔涌,遍山的苍松翠柏,远远的山峦中,曲曲流下浑浊湍急流水,那是黄河的源头在峡壁中急速迂回,逐渐汇集着,向前流淌.......
       列车穿过了山洞,宝鸡到了,她两迅速占领座位,放好了行李,我送二位旅客下车。我在站台上买了一只烧鸡,三个盒饭,和一些小吃。当我回到车厢时,她俩已坐在靠窗的位子,擦好了小桌子,我们三人高高兴兴地吃了饭。我看到了她们二人脸上有了笑容,愉快的说话,我的心情也好起来了。16岁进新疆,七年了,第一次回家,一切都是陌生的,一路上,有惊无险,见到全是新解鲜的感觉,第一次的单独旅行,感到自己是个真正的大人了。
        列车飞快地奔驰着,一路的景色越来越壮观美丽,碧绿,葱绿,黛绿的林带网,像棋盘一样把肥沃的土地划分的非常整齐,田野里的各种作物闪烁着绚丽的色彩。我开始陶醉在这迷人景色之中,一路经过的城市,映入眼帘的只感到是美丽和喜悦。这些年来,一直生活在地屋子,土块房,到处都尘土飞扬,眼前看到的这些高楼大厦,无不为之心旷神怡。
        到了西安已经是傍晚了,看到了古城楼,那古老的城墙,布满着历代的刀伤和弹痕,经过整修,雄伟的轮廓仍然保持着自然美和英雄气融合一起的独特情调;壮严,古朴,含蓄,优美。我在站台上买了晚饭忽忽上了车。这些天来,买饭的事情,我都是自告奋勇的,也是为了走动一下,看看站台热闹场面,可是每次算帐时她俩都不要我的钱,我也是很感动的,主动照顾了她们。
        晚上又一次来临,夜间硬座车厢是不熄灯的,只是走动的人少了一点,也安静了许多,大家七歪八扭倒下睡着,我己经二天没有睡觉,坐在那里怎么也睡不着,女知青小刘也跟我一样,翻过来翻过去的,我直感到头晕晕的,两腿无力,飘飘的,腿也开始浮肿了,明天就要到上海了,今晚无论如何也要睡一下,明天好有精神回家。车厢里的人比前几天少多了,空隙也多了,座位下面空堂堂的,正是睡觉的好地方。我不顾一切钻了下去,好平坦舒服啊,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睡了有多久,当醒来时发现,小刘正睡在我边上.....
        第七天,天又亮了,广播又响了,车厢开始热闹起来了,小刘对我说;〝坐了几天没睡成,看你睡着这么好,我也钻进来了〞,看她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我说;〝咋晚休息好了今天才有精神〞,列车上供水也充足了,大家忙于去洗漱,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火车继续向东飞驰着,窗外的景色美丽极了,东方现出了一片柔和的浅紫色和鱼肚白,玫瑰色彩,种种奇妙的色彩,欢乐的曙光照射在盛开金黄色油菜花上,美丽的田野,一切都流露出无比的美丽纯洁...列车很快地通过了南京长江大桥,七年前去新疆时,列车推到轮渡上过长江的,现在列车直接在大桥上通过,好一派江南风光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故乡上海快到了。
       大约中午时间,当列车广播中传来,前方到达终点站一上海时,我顿时心情激动万分,啊!上海!我朝思暮想的家乡,七年了,终于回来了。 51次列车终于停靠在上海火车站的站台上,我们三人拿着旅行,忽忽随着人群向出口处走去。出站后,我根本找不到方向,女孩子细心,早就问好回家的路线,到了中华路,东面蓬莱路,西面安澜路,我们三人记下对方地址分手回家了。
       七年了,安澜路没有什么变化,路还是那么熟悉,我快步上了楼,看到家里一切都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外婆和大弟弟〔66届初中毕业后待业〕在家做〝讲义夹〞,妈妈没在家,在生产组上班。外婆头发全白了,脸色显得憔悴,我叫了声“外婆”,她见了我,又是惊喜又是难过,失声哭了起来。我也禁不住泪流满面。外婆赶紧去了生产组把妈妈叫了回来,母亲一进门,看到我,头发乱蓬蓬,身上脏兮兮,心里很难过,脸上却是笑容,我知道母亲是很坚强,把痛苦默默地埋在了心里。母亲对着我说;〝早晨我眼皮直跳,算着你也快回来了。〞母亲忙着给我拿她早己准备好的衣服,我看到了她在悄悄地擦眼泪。母亲立刻把我换下来的衣服全部用开水烫着,母亲早就听别人讲,新疆回来的孩子衣服里有虱子,我也到澡堂去洗澡。
        晚上,姐姐也回来了〔郊区药店工作〕,大妹妹也刚当上学徒工,小弟和小妹都还在上学,当时家里经济还很困难,市场物资供应也紧张,母亲烧了一桌比过年还好的菜肴,全家八口人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妈妈不停地给我夹菜,这时,我真正地看到了母亲从内心里中发出的欣慰的笑容。这是一生记忆中最深刻,有回味的一顿饭.....
        回到上海以后,母亲带着我到姆姆家〔妈妈的亲姐姐〕,看望她老人家。舅舅家是我一个人去的,因为外婆一直在帮助妈妈,跟舅妈关系不好。走完了亲戚后,就帮助家里做〝讲义夹〞也没有出去玩,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玩,逛商店也没有钱。一天,天气比较好,妈妈带着全家到复兴公园玩了一天,在草坪上,树荫下全家照了一张照片,也跟母亲两人也一起照了,其他地方再也没有去玩过。儿时几个要好朋友也去拜访了一下。
        回到家以后,看到了家里的情况,比过去好多了,心里也宽心了许多。但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是母亲用【卖血】的钱来养活我们,我决心晚一点结婚,要为母亲分担忧愁。自己对母亲何尝不能有“无怨无悔的爱”,不要在未来怨自己年轻无知,不要在以后悔恨没有早早地报答恩情。现在工作有钱了,应当全力报答母亲,当时我每月工资48元8角2分,每月寄给母亲30元。〔以后家里经济好转后就逐年减少〕
       我和小刘家很近,她来过我家,我也去了她家,我们一起出去逛商店买过东西,不知怎么,她父母都很喜欢我。一天小刘告诉了我她母亲的意思,当时我不知所措,说了回新疆再说。即没说同意,也没否定,其实没说真话。因为当时我在政治上正受着迫害,经济上又非常困难,特别是十五场和工交处农场相隔遥远,初恋失败的伤痛未愈,我和小刘的感情未能得到发展。小刘的探亲假只有45天,我是60天,她和小王先回了新疆,以后就没有联系。每当我回忆起这段往事,心里总是充满着内疚,感到对不起小刘,责问自己,在那段艰难旅行中,使这种的关心成了〝爱的消息〞吗?最容易使人感动的,正是自己认为平凡的表现中获得对方的关注.尚若没有心,没有爱,何必自作多情呢?正是由于这种心情,使我的恋爱观发生了根本改变,从此丧失对爱情的追求,等待着上帝的赏赐。等待的结果就是失败。
        60天的探亲假很快要到了,母亲亲自给我整理东西,从内衣和外衣,带的衣服够穿三年,还一直叮咛着,要注意这,注意那,没有了那年悲伤的情绪,我仿佛听到了母亲从内心里发出的坚定声音〝阿拉云祥会有出息〞。出发的那一天,我只让外婆和母亲送到门口,我看到外婆是哭了,母亲是含泪的微笑,我们互相招手着,我大声的呼喊着;〝过三年我一定回来看你们,〞弟妹送我上了火车,我们挥泪告别着......再见上海,我很快再会回来的!
       我的一生中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第一次回家探亲的感觉,也总是难以磨灭,永远鲜活!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记忆犹新。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20/8/18 18:07:27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3/31 21:2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戈壁红柳 (16)
第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2
Rank:12
Rank:12
UID 394
帖子 2542
精华 2 
积分 2779 分
快乐币 3935 枚
注册 2010年9月24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我也说说第一次探亲

      我们新疆的知青绝对是“华山一条路”,回一次上海,从农场到师部一天,从师部搭卡车到铁路沿线,少则三、四天,多则五、六天。如果顺利可以买到一张坐票到上海,不顺利的话要等好几天,买不到座位票,只好买一张月台票挤上火车,站着到上海,火车是四天。回一次上海,少则七八天,多则十几天。前面说的是时间的消耗,还有需要多少钱呢?火车票价五十六元,汽车票价二十三元,路上十几天的饭钱,没有一百元是回不到上海的,三年供给制,总收入加起来还不到二百元,那里会有一百元的余钱,所以我们把回一次上海当作一件特大的大事。如果要靠逃跑回上海,那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一般的是不敢的。
         所以在我的记忆里,第一次回上海探亲都是享受公家发路费的待遇,公家的路费把火车票、汽车票价格算的特精,一分钱也不会多给的,所以自己的口袋还是要准备几个子,以防万一。说是三年一次探亲,第一次探亲都是在五年以后才开始批准,分期分批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是第六年了。
        1969年3月,进疆六年第一次探亲,内心是激动的,还要带一点东西给父母,新疆可以带的是瓜子和棉花,一面口袋瓜子有二十斤,我带了两口袋,一包棉花可以弹两床棉花胎体积特大,所有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带上路是又重又笨。我是我们单位最后一个回上海的,所以单身一人行动,汽车路上我就省略不说了,在火车上对面坐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同志,她是喀什棉纺厂的工人老家是江苏的。那女同志给别人带了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要送到江苏的江阴,大家说说笑笑倒也快乐,可是进了河西走廊,列车上没有水,车厢里又臭又闷,一路的艰辛只有我们亲历者最清楚,那个一岁的小孩子发烧了,过了天水,小孩子连续几次抽风,两个眼珠子直朝上翻,把那个女同志吓得直哭,嘴巴里说着:怎么办呀,怎么办。列车员说只有下车治疗,在火车上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那个女同志说,她还有随身行李,又要抱孩子,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下不了火车的,为了救那个孩子的命,我说我陪你下去,让她赶紧收拾东西,加上我的一包棉花,两包瓜子,扎在一起,我还可以背动,我们在宝鸡车站下了车。
         叫了一辆三轮,到了一家部队医院,挂了急诊,医生检查了说肺部是好的,上呼吸道感染,打一针就可以了,打完针小家伙安静的睡着了。我们出了医院已经是深夜了,看到路边有一家小旅店,就敲门要住宿,一个老头睡眼惺忪的接待了我们,说只有唯一的一间小屋了,你们就在那里睡觉,我说我们两个是异性,一间房子怎么可以。老头这时候才认真地检查我们的通行证,看出我们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地方的,反过来就骂我们是胡来,顺手把我们俩推了出来。我跟那个女同志说,干脆我们不住宿了,到火车站去等火车,这样我们就到了车站。
       在站台上遇到了一群退伍军人,听他们说过一会儿有一列从兰州到西安的火车经过,我说走一段算一段,我以为靠着*军会有一点帮助,谁知道火车一到,那些军人把着门,根本不让老百姓上车,我那时候急了,如果耽误了这趟车,还不知道我们在月台上要呆多久,怎么办好,我跟那个女同志说你跟在我后面,今天一定要上车,就一把冲了上去,拿着大包小包的我和一个抱小孩子的女人,那里是那一群军人的对手,我被他们拉了下来还推到了地上,我爬起来还是冲,上了车才发现我的鼻子在流血,我说今天遇到了土匪了。
        到了西安,我们就在候车室里,那个女同志也病倒了,我一个人去排队,好不容易签到了去上海的车票,总算可以乘西安到上海的有座位火车了。那个女同志烧得很厉害,一路上我给她到水、买饭、抱小孩,那个退了烧的小孩子对我特别亲,周围的人都以为是我的孩子,到了无锡她要我陪她下车,我不答应了,我的探亲时间也是有限的,如果无锡、江阴转一圈什么时间才能到上海?毕竟我离开上海已经六年了,也是归心似箭,困难她自己克服吧,我选择了回上海。

      在老北站下火车,啊,我回来了,终于看到了灯火辉煌的上海,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回到了家,是深夜十二点,我一步一晃的上了二楼,在家门口我突然犹豫了,是敲门呢,还是等天亮?我选择了后者,屁股底下坐了两包瓜子,怀里抱着棉花,靠在墙上我睡着了。有一个夜班回家的邻居,发现了我,他以为是一个要饭的,怎会坐在二楼的过道里,听到声音我醒了,邻居认出了是我,就叫了起来,把我妈妈叫醒了,六年没有看到过了,妈妈拉着我,说六年第一次回来,还睡在门口,妈妈哭了,我也哭了。这就是我第一次探亲的经历。
(看了祥云的第一次探亲,我也将自己的第一次探亲告诉大家)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47280分钟2011/3/31 21:57: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lzqliuqi (14)
第3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0
Rank:10
Rank:10

UID 16
帖子 843
精华 60 
积分 1471 分
快乐币 1967 枚
注册 2010年4月5日
新疆知青回沪探亲的困难比我们大多了

如果仅从路程上来讲,我和游侠从黑龙江呼玛察哈彦回上海也是少则七八天。第一天从队里出去,夏天坐船到县里需10多个小时,途中遇雾滞留时间不算。冬天则搭乘马爬犁、拖拉机到120多里外的公路边一个叫三间房的村子,等候第二天的客车。客车是否有是不确定因素。如果从县城出发到300公里外的塔河车站,因为路况不好,常常要开10多个小时。第三天从塔河坐火车第四天到达哈尔滨,然后再坐三天的57次到上海。回来也是如此,顺利的话7天,不顺利公路因雨不通,船因水浅停航,等半个月也是有的,有位知青回来最长用了三个多星期。我们生产队的插队知青因为收入较好,一工2元,经济上困难较少,记得火车票从塔河到上海的联票(不计算快车加价)是76元6角,有位朋友戏称类似火车轮子声音,七六果落。73年后,按照国家文件规定,我们那里每个插队知青都可报销2次探亲费用,结果大家用完这两次探亲假,文革就结束了。至于何时回去探亲,插队知青要比兵团、农场、林场、工矿自由多了,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lzqliuqi 最后编辑于 2011-4-1 1:06:11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7250分钟2011/4/1 1:03: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隐于市井 (18) 偶是帅哥!
第4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4
Rank:14
Rank:14
Rank:14
Rank:14

UID 4
帖子 2861
精华 25 
积分 4930 分
快乐币 9929 枚
注册 2010年3月4日
塔河到上海的联票(不计算快车加价)是76元6角?

没有记错?要不是卧铺?

我从昆明到上海,硬座三天二夜,好像只要47元呢,距离肯定你黑龙江远,从地图上毛估估就看出来了。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8730分钟2011/4/1 6:05: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南人北相 (版主) 偶是帅哥!
第5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8
帖子 4230
精华 7 
积分 4903 分
快乐币 7049 枚
注册 2010年3月16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隐于市井在2011-4-1 6:05:00的发言:

没有记错?要不是卧铺?

我从昆明到上海,硬座三天二夜,好像只要47元呢,距离肯定你黑龙江远,从地图上毛估估就看出来了。



 老刘记得差不多。哈尔滨到上海的58次“强盗车”,硬座票,当时要近30元,行程三天。
我们去程短,回城长。呵呵!从上海到哈尔滨 一般是下午2,3点到站,大包小裹就在三棵树下,当晚坐火车到嫩江或者北安,第四天早上到达,然后转长途汽车,那个时候汽车时速50公里,车厢就震天响了,250 -300公里二级公路要跑7,8个小时,然后西岗子公路边的汽车站下,再转生产队派来的牛车或者马车,因为都是不干农活的闲瞎马或者老牛破车,嘎悠2个小时18里路,才进村喽!
如果回上海,基本都到黑河县城去乘长途汽车,要过夜,故,路程要再加一天。5天才能折腾到家~

那年头,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冲澡堂彻底将一年的“老坑”洗尽,洗澡必叫师傅搓背,那叫一个“舒服”!,灭老白虱。将内衣统统丢弃~
第二件事:一定要吃“冰糖红枣炖蹄髈”那叫一个解馋!补油水~

东北虎,西北狼大概就是这样喊出来滴~表情图标EM35表情图标EM28

南人北相 最后编辑于 2011-4-1 10:39:40





出生在广州,在东北长大.生活在上海.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71310分钟2011/4/1 10:29: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叶儿 (超级版主) 美女,美女的美,美女的女
第6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7
Rank:17
Rank:17
Rank:17
Rank:17
Rank:17

UID 7
帖子 4627
精华 41 
积分 5592 分
快乐币 7881 枚
注册 2010年3月15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很羡慕家里有兄弟姐妹的人家,我总是孤零零自个儿。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39960分钟2011/4/1 14:16: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7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lzqliuqi在2011-4-1 1:03:00的发言:

如果仅从路程上来讲,我和游侠从黑龙江呼玛察哈彦回上海也是少则七八天。第一天从队里出去,夏天坐船到县里需10多个小时,途中遇雾滞留时间不算。冬天则搭乘马爬犁、拖拉机到120多里外的公路边一个叫三间房的村子,等候第二天的客车。客车是否有是不确定因素。如果从县城出发到300公里外的塔河车站,因为路况不好,常常要开10多个小时。第三天从塔河坐火车第四天到达哈尔滨,然后再坐三天的57次到上海。回来也是如此,顺利的话7天,不顺利公路因雨不通,船因水浅停航,等半个月也是有的,有位知青回来最长用了三个多星期。我们生产队的插队知青因为收入较好,一工2元,经济上困难较少,记得火车票从塔河到上海的联票(不计算快车加价)是76元6角,有位朋友戏称类似火车轮子声音,七六果落。73年后,按照国家文件规定,我们那里每个插队知青都可报销2次探亲费用,结果大家用完这两次探亲假,文革就结束了。至于何时回去探亲,插队知青要比兵团、农场、林场、工矿自由多了,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我原先以为只有新疆知青回家难,想不到黑龙江知青也一样难,仔细一想,东北,西北,都是两个极端,那几年回家真是难啊!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1 17:1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8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那年头,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冲澡堂彻底将一年的“老坑”洗尽,洗澡必叫师傅搓背,那叫一个“舒服”!,灭老白虱。将内衣统统丢弃~
第二件事:一定要吃“冰糖红枣炖蹄髈”那叫一个解馋!补油水~

东北虎,西北狼大概就是这样喊出来滴~
表情图标EM35表情图标EM28

南人北相版主,东北怎么也会有老白虱呢?我以为是新疆才有。因为维吾尔族老乡是不洗澡,〔那是六,七十年代〕他们身上都有虱子,旅店来往人多,老乡住宿把虱子留在了那里,那些汽车司机为了自己捞好处,常常把旅客带到了路边小店,所以一路住宿下了,身上就有了虱子。所以一回到上海,赶紧洗澡,换衣服。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1 18:1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lzqliuqi (14)
第9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0
Rank:10
Rank:10

UID 16
帖子 843
精华 60 
积分 1471 分
快乐币 1967 枚
注册 2010年4月5日
插队回沪探亲从来就没坐过卧铺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隐于市井在2011-4-1 6:05:00的发言:

没有记错?要不是卧铺?

我从昆明到上海,硬座三天二夜,好像只要47元呢,距离肯定你黑龙江远,从地图上毛估估就看出来了。


我们除58次外,还有一段从塔河经齐齐哈尔到哈尔滨的铁路,那也是一天。插队回沪探亲从来就没坐过卧铺。有时就躺在座位底下睡一觉。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7250分钟2011/4/1 18:5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10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戈壁红柳;在艰难的探亲路途上,还帮助别人,真是感动人,这是他一贯的,助人为乐的精神。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11-4-1 22:52:31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1 22:5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康康 (10) 偶是帅哥!
第11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329
帖子 640
积分 668 分
快乐币 917 枚
注册 2010年9月5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看得心酸!止不住的泪水呀......

看了后谁都会想起“第一次回上海”的情景。

那年我挑了担一百多斤的担子回家。有糯米、芝麻、山芋干、麻油、鸡蛋(和芝麻混装一起防碎)......最重的是木制品:木箱、方凳、躺椅、洗脚盆、刀砧板直至小矮登。走的那一天大概早晨3、4点钟是队里的“历史*”老黑哥推着独轮车送我到23里外的石门街,8点左右的长途车到安庆的对江大渡口,一人挑担乘摆渡船到安庆,通常也已经天黑。进候船室寄存物品排队买票,当然买到“五等舱”已经知足,正点的下水客轮在凌晨4点左右靠码头。我很有计谋地在半夜12点过后到码头候船室外的小摊上吃了4两锅贴加一碗小馄饨。候船室里“磕赐梦吞”混过几个钟头,3点过后就取出行李,摆好架势,抢占了上船的有利地势。长江客轮准时到达,我当然属最先上船的,但是就凭这五等船票,之多也就给“抢”到个底舱里最处角落相对安全安静的位置。搁下担子,等开航后,凭票去租来席子毯子,也就有了我安身的“一席之地”。有个小插曲,上船从甲板往下到五等底舱时,我担子的后面一头搁在了楼梯台阶上,扁担失重,前面的一头就咕噜咕噜滚下去了。心里头一紧,因为前头有个“火油庁”装有100个鸡蛋呢。心想芝麻塞得紧紧的,应该不会破的(还果然一个不破!)下水客轮从安庆到上海十六铺是36个小时。我算准了时间,没等靠岸早早的挑了担子候在门口,一靠岸我就最先挑担下船。从十六铺大步流星走到延安东路外滩9号的父亲单位,要赶在父亲下班前到,船上36小时我没吃一餐饭,也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那时候体力好,再加3年后头一次回上海的兴奋劲,一点也没窝囊委屈样。父亲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他请了位仓库搬运工,骑辆“黄鱼车”把我和一担东西送回家,还悄悄关照我,到家后告诉母亲要留师傅吃夜饭的。父亲是乘16路电车回家的,我先到的家,细节已经不记得了,只是妈一定要先给我弄点吃吃,拿着一筒卷子面问下多少,我说全下了吧,也全吃了。等父亲回来陪师傅喝酒时,我又吃了点饭菜。

啊,还真的又像是回到了那一天。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分钟2011/4/1 23:26: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南人北相 (版主) 偶是帅哥!
第1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8
帖子 4230
精华 7 
积分 4903 分
快乐币 7049 枚
注册 2010年3月16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康康兄的第一次回家经历与西北,东北的兄弟果然不同,别有一番风格ha~表情图标EM1





出生在广州,在东北长大.生活在上海.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71310分钟2011/4/2 2:39: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南人北相 (版主) 偶是帅哥!
第13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8
帖子 4230
精华 7 
积分 4903 分
快乐币 7049 枚
注册 2010年3月16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祥云在2011-4-1 18:11:00的发言:

那年头,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冲澡堂彻底将一年的“老坑”洗尽,洗澡必叫师傅搓背,那叫一个“舒服”!,灭老白虱。将内衣统统丢弃~
第二件事:一定要吃“冰糖红枣炖蹄髈”那叫一个解馋!补油水~

东北虎,西北狼大概就是这样喊出来滴~
表情图标EM35表情图标EM28

南人北相版主,东北怎么也会有老白虱呢?我以为是新疆才有。因为维吾尔族老乡是不洗澡,〔那是六,七十年代〕他们身上都有虱子,旅店来往人多,老乡住宿把虱子留在了那里,那些汽车司机为了自己捞好处,常常把旅客带到了路边小店,所以一路住宿下了,身上就有了虱子。所以一回到上海,赶紧洗澡,换衣服。

 

 

 



去过黑龙江农村的插兄,不惹上老白虱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男同学,因为不像兵团,农场,没有洗澡的条件。只能擦身罢。




出生在广州,在东北长大.生活在上海.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71310分钟2011/4/2 2:45: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戈壁红柳 (16)
第14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2
Rank:12
Rank:12
UID 394
帖子 2542
精华 2 
积分 2779 分
快乐币 3935 枚
注册 2010年9月24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在新疆老白虱被称为“革命虫”,我记得搞“社教”的时候,要求我们下乡工作组成员都要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吃、同劳动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就是同住难,老乡家里家家都有“老白虱”,最讨厌的城里人还喜欢穿绒线衫,老白虱在那里可以安居乐业,上面为了强制大家做到“同住”,就给“老白虱”起了个“革命虫”的“光荣称号”,占不占上老白虱是一个革命不革命的问题。中国的老白虱就是这样一个“普及化”的东西,所以南版主说的回家第一件事情就要一次大扫除(洗澡、清理衣服),否则带到上海的家里,一家人都遭殃了。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47280分钟2011/4/2 6:25: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南人北相 (版主) 偶是帅哥!
第15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8
帖子 4230
精华 7 
积分 4903 分
快乐币 7049 枚
注册 2010年3月16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戈壁红柳在2011-4-2 6:25:00的发言:
        在新疆老白虱被称为“革命虫”,我记得搞“社教”的时候,要求我们下乡工作组成员都要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吃、同劳动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就是同住难,老乡家里家家都有“老白虱”,最讨厌的城里人还喜欢穿绒线衫,老白虱在那里可以安居乐业,上面为了强制大家做到“同住”,就给“老白虱”起了个“革命虫”的“光荣称号”,占不占上老白虱是一个革命不革命的问题。中国的老白虱就是这样一个“普及化”的东西,所以南版主说的回家第一件事情就要一次大扫除(洗澡、清理衣服),否则带到上海的家里,一家人都遭殃了。


  最新动态

09年回访时,有老乡告诉我,现在革命虫不太有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哈哈玩笑回应:1,比以前讲卫生了。2,勤换洗衣服了?3,化学用品用的多了?4,由于食物多含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化学元素,人吃后出的汗将革命虫杀死了?

众人听了,笑倒一片~




出生在广州,在东北长大.生活在上海.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71310分钟2011/4/2 10:10: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方森 (13)
第16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9
Rank:9
UID 698
帖子 1091
精华 7 
积分 1269 分
快乐币 3121 枚
注册 2011年1月12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感慨于祥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知青朋友们在那艰苦的岁月里,这样的第一次何止探亲这一种现象,毕竟当年年轻,经历全无,所以遭遇的时刻,好像荒野的兔子到处乱撞,心中那种无助的感觉,是别人无法体验的。现在写出来,也算是感叹吧!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0200分钟2011/4/2 21:34: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17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康康兄;你好,在知青的心中第一次回家的记忆是深刻的,当年离家时虽说是青年人了,实际上还是孩子,一直在父母身边长大,无忧无虑的,不知天高地厚,离家以后在生活中遇到了艰难困苦,第一想到的是父母,想到自己工作有钱了要报答父母。你康康就是父母的好孩子,才会在这样困难的回家路程中,还要带这么多东西回家,真是感人。说实话只有我们这一代人对父母感恩之情是共同的!!!现在的年青人会有我们这样感恩之情吗???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11-4-4 6:54:54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3 11:38: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金鸡 (2)
第18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2Rank:2Rank:2
UID 898
帖子 44
积分 46 分
快乐币 135 枚
注册 2011年3月18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相比之下,我们浙江回上海就容易多了。新疆大哥们真是辛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啊!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20分钟2011/4/3 21:17: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19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金鸡;你好,我们新疆知青回上海探亲真是难,从阿克苏到乌鲁木齐920公里路,一路回上海都是休息不成,火车票买不上,买上也是站票,到宝鸡才能坐上位置,你们浙江回上海太容易了。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4 14:5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猫头鹰 (15) 偶是帅哥!
第20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1
Rank:11
Rank:11
Rank:11
UID 79
帖子 1599
积分 1699 分
快乐币 3236 枚
注册 2010年4月17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我们江西插队的回家,都是组织好,一路打拼回去。沿途,知青拦汽车、逃票、偷鸡摸狗,当然也会受到一系列的困难、刁难、和暴力。

我单位原是新疆知青的员工,经常讲述回上海探亲的艰辛和惊险故事。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5080分钟2011/4/4 16:30: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21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猫头鹰在2011-4-4 16:30:00的发言:

我们江西插队的回家,都是组织好,一路打拼回去。沿途,知青拦汽车、逃票、偷鸡摸狗,当然也会受到一系列的困难、刁难、和暴力。

我单位原是新疆知青的员工,经常讲述回上海探亲的艰辛和惊险故事。

插队知青组织好一起回家,应该是一个好办法,一路互相照顾,人多力量大,人多好办事。知青这个时候是也弱势群体,这也是被逼出来的,手里没有钱,回家心情迫切,做一点错事,也是情有可原的。新疆知青刚到农场时,常常因体力劳动强,肚子吃不饱,干点偷鸡摸狗的事,也常常有的.......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4 19:20: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猫头鹰 (15) 偶是帅哥!
第2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1
Rank:11
Rank:11
Rank:11
UID 79
帖子 1599
积分 1699 分
快乐币 3236 枚
注册 2010年4月17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我记得回沪的船上,一位孤独的女知青包着大棉袄和头巾,坐在轮船甲板上,任凭风吹,两天两夜不睡觉,守住三个樟木箱、六七只鸡鸭、两桶茶油,还有几个旅行包。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5080分钟2011/4/4 23:45: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23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猫头鹰在2011-4-4 23:45:00的发言:

我记得回沪的船上,一位孤独的女知青包着大棉袄和头巾,坐在轮船甲板上,任凭风吹,两天两夜不睡觉,守住三个樟木箱、六七只鸡鸭、两桶茶油,还有几个旅行包。

这位孤独的女知青确实感动人,一个人怎么拿呢?我想肯定有同路人。我第一次返沪探亲,是苍忙出逃,〔兵团文革不搞夺权,各单位的党委,领导班子还是存在。〕,害怕多数派人阻挡,所以两手空空。以后的探亲也是大包小包,一路上是困难重重。那时候上海什么都是凭票供应,所以知青回家都是要带当地的土特产,都是包包,箱箱的........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11-4-5 14:22:34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5 13:31: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猫头鹰 (15) 偶是帅哥!
第24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1
Rank:11
Rank:11
Rank:11
UID 79
帖子 1599
积分 1699 分
快乐币 3236 枚
注册 2010年4月17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靠嘴甜,请别人帮忙。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5080分钟2011/4/5 16:1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25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知青的第一次的探亲,大家都是难以忘杯的,在知青文化研究中,也是一个很好素材。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11-4-7 13:33:34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7 7:13: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君子万年 (11)
第26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7
Rank:7
Rank:7
Rank:7
UID 93
帖子 731
精华 9 
积分 866 分
快乐币 1609 枚
注册 2010年4月21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表情图标EM13  我那时探亲,单趟3600多公里,要走4天。4天的路途累极了,回上海就病倒,回林场又病倒,年年如此,乐此不断,常常是独行地来来回回。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50570分钟2011/4/9 21:08: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君子万年 (11)
第27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7
Rank:7
Rank:7
Rank:7
UID 93
帖子 731
精华 9 
积分 866 分
快乐币 1609 枚
注册 2010年4月21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表情图标EM13  我那时探亲,单趟3600多公里,要走4天。4天的路途累极了,回上海就病倒,回林场又病倒,年年如此,乐此不断,常常是独行地来来回回。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50570分钟2011/4/9 21:25: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28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君子万年;3600公里路程,看起来没有新疆远,但是从要走四天看来,路途是艰难的,特别是倒换乘车,买车票,带的行李,又是一个人......行路就难了.......

祥云 最后编辑于 2011-4-11 7:18:15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11 7:17: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塔里木人 (17) 偶是帅哥!
第29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397
帖子 2532
精华 7 
积分 3482 分
快乐币 5857 枚
注册 2010年9月24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我的第一次“探亲”是请的事假,结婚过的满十年有探亲假。还是照顾的让请事假。70年援巴刚回到农场,接到家里来的电报,那时的通讯十分慢,电报也是要一个星期。信件半个月算快的。来电告知父亲病危。这种事情都是急的不得了,但是没那么容易说走就可走得了的,当时我回农场时都是各回原来的连队,只有我特别了一点,送我们回团的是原山上的连队指导员向团里反映我在山上的工作是搞修理人力车的,能做白铁工活所以把我调到团的加工厂,在那时是件特大的好事。刚到新的单位,家还没搬,那是加工厂的工人的家都是地窝子,也紧张,接着要请假回上海?怎么办,为了能尽快地回上海我只好选择调回原单位,还在我们这批援巴回来的几十个人一起走,我带上不满二周岁的儿子,一路的辛苦就不说了,我是全靠大家的帮忙。总算顺利到达上海,到家把儿子一放,叫妹妹照看直奔医院,郍是老的静中心医院,7年了看到苍老得多的母亲,和躺在病床上的父亲。那时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当时是父亲鼓励我去新疆,他那时还在西安(55年支援大西北建设)到上海才知道:父亲得的是胃癌七月就查出来了,九月动手术,其实是拉开就缝上,没法动已经扩散了。在东北的姐姐,在北京的哥哥都前后回上海来看望。只有我不知道,只感到父亲的信来得少了,原来说父亲特意关照,这事不能让我知道,我在巴基斯坦修路很危险的,告诉了我,我又回不来,分心要出事的。看父亲在自己这种情况下想的还是我,怎能不感动,父亲,母亲对子女的付出都是无私的,不图回报的!伟大的!祥云写这篇文章时我就想写,提笔就激动,就流泪。当晚我让在病床前守夜已十一天的母亲回家去休息,虽然路上十来天没休息好,今夜我是一定要守在父亲的病床前的,父亲用微弱的声音和我简单的交谈了一些,叫我不要把儿子带来医院,我好了回家好好的看看孙子,最终没看到。第二天母亲一早就来了要我回家休息,叫我晚上不要来了。我也确实累了儿子一路的腹泻弄的我也无奈,没把他带到医院去的。第三天我要去医院还没走,传呼电话来通知叫我马上到医院,我心里知道一切了,到了医院父亲那时已昏迷了医生还在做最后的救治,守在一旁的我看着父亲一口一口地吐气,直到吐完人生最后一口气,离我们而走了。我这是探亲吗?回来尽三天!我是来奔丧的,63年进疆讲三年可回来探亲,66年冬天200多人的知青连队给了一个名额,不知轮到那年是个头。67年文革开始乱上海青年开始自己回,我的一些好朋友都回来了,母亲在瞒着父亲的情况下,有大姐给我寄了一百元,我收到钱要走,收到父亲发来的电报八个字“坚守岗位不要回来”家里还开了家庭批判会对我妈和大姐的思想做法作了批判。所以我就在六七年冬天结婚了,又过了七年我在第二次援巴时享受到了有生·第一次探亲,农场和上海,按规定路程不算,在家一个半月,前后确用了近三个月,路程远是一,从阿克苏往巴基斯坦一路没搬-班车自己找车,搭我们援巴的车。在新疆33年我是前面都是七年一次,93,94,95年,年年回
96年回就没回去过了。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06870分钟2011/4/16 8:58: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祥云 (20) 偶是帅哥!
第30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654
帖子 32403
精华 32 
积分 34017 分
快乐币 4254 枚
注册 2010年12月20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新疆知青第一次探亲都是很难的,由于文化大革命探亲停了,开始探亲文件下来,不可能10万知青一起回上海,而且探亲都按排在农闲时间,大家都挤着想回上海,很多是因为家中有事,按排在前面,塔里木人就是这样,父亲病危回上海探亲,这个探亲假怎么能开心呢?很多新疆知青第一次探亲都是不愉快的!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340940分钟2011/4/17 6:3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芦苇荡 (10)
第31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6
Rank:6
Rank:6
UID 274
帖子 655
精华 5 
积分 708 分
快乐币 1714 枚
注册 2010年8月12日
回复:我的第一次回沪探亲
以下为引用内容:
以下是引用戈壁红柳在2011-3-31 21:57:00的发言:
 我也说说第一次探亲

      我们新疆的知青绝对是“华山一条路”,回一次上海,从农场到师部一天,从师部搭卡车到铁路沿线,少则三、四天,多则五、六天。如果顺利可以买到一张坐票到上海,不顺利的话要等好几天,买不到座位票,只好买一张月台票挤上火车,站着到上海,火车是四天。回一次上海,少则七八天,多则十几天。前面说的是时间的消耗,还有需要多少钱呢?火车票价五十六元,汽车票价二十三元,路上十几天的饭钱,没有一百元是回不到上海的,三年供给制,总收入加起来还不到二百元,那里会有一百元的余钱,所以我们把回一次上海当作一件特大的大事。如果要靠逃跑回上海,那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一般的是不敢的。
         所以在我的记忆里,第一次回上海探亲都是享受公家发路费的待遇,公家的路费把火车票、汽车票价格算的特精,一分钱也不会多给的,所以自己的口袋还是要准备几个子,以防万一。说是三年一次探亲,第一次探亲都是在五年以后才开始批准,分期分批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是第六年了。
        1969年3月,进疆六年第一次探亲,内心是激动的,还要带一点东西给父母,新疆可以带的是瓜子和棉花,一面口袋瓜子有二十斤,我带了两口袋,一包棉花可以弹两床棉花胎体积特大,所有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带上路是又重又笨。我是我们单位最后一个回上海的,所以单身一人行动,汽车路上我就省略不说了,在火车上对面坐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同志,她是喀什棉纺厂的工人老家是江苏的。那女同志给别人带了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要送到江苏的江阴,大家说说笑笑倒也快乐,可是进了河西走廊,列车上没有水,车厢里又臭又闷,一路的艰辛只有我们亲历者最清楚,那个一岁的小孩子发烧了,过了天水,小孩子连续几次抽风,两个眼珠子直朝上翻,把那个女同志吓得直哭,嘴巴里说着:怎么办呀,怎么办。列车员说只有下车治疗,在火车上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那个女同志说,她还有随身行李,又要抱孩子,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下不了火车的,为了救那个孩子的命,我说我陪你下去,让她赶紧收拾东西,加上我的一包棉花,两包瓜子,扎在一起,我还可以背动,我们在宝鸡车站下了车。
         叫了一辆三轮,到了一家部队医院,挂了急诊,医生检查了说肺部是好的,上呼吸道感染,打一针就可以了,打完针小家伙安静的睡着了。我们出了医院已经是深夜了,看到路边有一家小旅店,就敲门要住宿,一个老头睡眼惺忪的接待了我们,说只有唯一的一间小屋了,你们就在那里睡觉,我说我们两个是异性,一间房子怎么可以。老头这时候才认真地检查我们的通行证,看出我们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地方的,反过来就骂我们是胡来,顺手把我们俩推了出来。我跟那个女同志说,干脆我们不住宿了,到火车站去等火车,这样我们就到了车站。
       在站台上遇到了一群退伍军人,听他们说过一会儿有一列从兰州到西安的火车经过,我说走一段算一段,我以为靠着*军会有一点帮助,谁知道火车一到,那些军人把着门,根本不让老百姓上车,我那时候急了,如果耽误了这趟车,还不知道我们在月台上要呆多久,怎么办好,我跟那个女同志说你跟在我后面,今天一定要上车,就一把冲了上去,拿着大包小包的我和一个抱小孩子的女人,那里是那一群军人的对手,我被他们拉了下来还推到了地上,我爬起来还是冲,上了车才发现我的鼻子在流血,我说今天遇到了土匪了。
        到了西安,我们就在候车室里,那个女同志也病倒了,我一个人去排队,好不容易签到了去上海的车票,总算可以乘西安到上海的有座位火车了。那个女同志烧得很厉害,一路上我给她到水、买饭、抱小孩,那个退了烧的小孩子对我特别亲,周围的人都以为是我的孩子,到了无锡她要我陪她下车,我不答应了,我的探亲时间也是有限的,如果无锡、江阴转一圈什么时间才能到上海?毕竟我离开上海已经六年了,也是归心似箭,困难她自己克服吧,我选择了回上海。

      在老北站下火车,啊,我回来了,终于看到了灯火辉煌的上海,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回到了家,是深夜十二点,我一步一晃的上了二楼,在家门口我突然犹豫了,是敲门呢,还是等天亮?我选择了后者,屁股底下坐了两包瓜子,怀里抱着棉花,靠在墙上我睡着了。有一个夜班回家的邻居,发现了我,他以为是一个要饭的,怎会坐在二楼的过道里,听到声音我醒了,邻居认出了是我,就叫了起来,把我妈妈叫醒了,六年没有看到过了,妈妈拉着我,说六年第一次回来,还睡在门口,妈妈哭了,我也哭了。这就是我第一次探亲的经历。
(看了祥云的第一次探亲,我也将自己的第一次探亲告诉大家)






                                   看完偶也哭了表情图标EM15表情图标EM15表情图标EM15




淡凉变诈都休问,任我逍遥过百春。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0330分钟2011/6/11 8:5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232/共2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