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张 龙 生  » 《 醉 酒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2987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 醉 酒 》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张龙生 (5) 偶是帅哥!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3
Rank:3

UID 48
帖子 73
精华 5 
积分 162 分
快乐币 294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 醉 酒 》

《醉 酒》

  喝酒的感觉在到襄河之前没有体会,因为不喝酒;到襄河以后知道喝酒是怎样的感觉,因为喝了酒以后有了体会;喝酒的人会醉酒是知道的,如何喝醉酒没有体会,因为自己喝酒没有醉;当自己喝醉酒才体会醉酒的感觉。绕来绕去说的就是醉酒。 

  国庆节和中秋节相隔两天,国庆节按照国定假日是休息两天,赶上星期日,连续休假三天,国营农场的规定和全国企事业单位一样。 

  从家属区买来一只大白鹅,烧桶开水自己宰杀褪毛,开膛破肚,剁巴剁巴弄个钢精铝盆倒上酱油撒些盐,兑满开水安在炉子上慢慢炖着,屋子里飘出丝丝鲜香气,和同宿舍战友们炖的肉汤味掺和在一起,勾人食欲。 

  顶着绵绵秋雨,跑到供销社的柜台前,要了两瓶六十度的大曲,价钱是最大的,拎回宿舍摆在炕上,  

   捧着饭盒小铝锅搪瓷盆从食堂打回节日聚餐的菜肴——留肉段、白菜炖肉片、葱爆肉、白菜土豆汤,四菜一汤案放在用来当作炕桌的小木箱上,端上满满一铝盆的红烧鹅,那是何等的丰盛,感觉到了一种少有的奢侈,给自己营造出节日大餐的氛围,只等客人兼主人来入席。

   窗外飘起雪花,有人往火炉里添了好多的煤块,屋里热起来了,开始脱去外衣和毛衣。
 

    时希刚和我对面坐在炕沿上,各自撬开一瓶大曲倒在自己的茶缸里好许多,因为,这天只有我们俩享用这顿大餐。 

    平日不苟言笑的连长乐呵呵地说:龙生,今天菜不少啊,我们多吃点啊。我端起酒缸子高兴地说:好,开始吧!两人一碰酒缸子沽了一口,异口同声说了句:好酒!吸引来好些战友们的眼光,在他们自己的“餐桌”上也来了个碰杯。 

    正当年轻力壮的我们,平日缺少肉腥油水,这些大块荤菜很少如此吃得,现在如愿以偿特别满意可口,也不互相推让地大口朵颐起来,尽管是各自分用瓶中酒量,也时时举缸敬酒,从细细酩点儿到咕嘟一大口。 

    酒过三巡,瓶中还余三分之一,那锅盆盒盘里的菜肴也各自减半;话题从酒菜开始谈到逸闻趣事,转向海阔天空;我是一幅衣着单薄、面红耳赤、额头冒汗的景象了。应该知道正是酒酣之时。我看着瓶中的酒对时希刚说:再来点?他仍是怡然不动地说:好啊!说罢,仅剩了个瓶底子。 

    这时就是酒少话多了,谈天谈地、古往今来、杂七杂八、哈哈大笑、也会切切细语,又半个小时过去,瓶底子没啦,我无意说了句:酒没有了。立刻招来战友们的关注,围在一起查看我俩的酒瓶酒缸子,战友夏根才端来大半茶缸子的白酒说:这里有酒。呵!足足六七两,他说:我来给你们倒。哗……,一人一半,看着缸中酒我说:都喝了。他说:好的。时希刚看着我说:你行吗?我满怀信心地说:你行我也行! 

    这时喝的酒到嘴里是甜的,特别顺口,也舒服。一帮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不一会儿缸子里的酒干了,时希刚说:吃好了,我来收拾炕上这些东西。他一边收拾一边和大伙说话,我感到口渴得很,时希刚不让我喝凉水,心想,食堂一定有开水的,到那里去打一点。 

    拿着酒缸子出门,外面好凉快,地上已经有积雪了,踩着雪花到食堂门口,食堂就在知青大院里,原来是关犯人的监狱小号,周子红做事务长把它改建成食堂了,推开食堂的大门看见现任事务长崔金城给炊事员们开晚饭呐,我说:我渴得很,想到食堂来点开水。徐宝龙心急口快地说:食堂没有烧开水啊。我说:来点凉开水也行。一定是看我衣着单薄八成多喝酒了,崔金城站起来说:你喝了多少酒啊。我说:没多少。崔金城这位天津哥们笑嘻嘻地说:我有茶叶水是凉的,给你来点,再加点绵白糖好吗?我一听,这真是好得很啊。 

    看着加进许多白糖的茶缸子,接到手里看见里面淡淡的酱红色茶水,一口气灌下喉咙,那种感觉舒服极了,凉凉的、甜甜的,但是不解渴。望着我一口气喝干了缸子,男男女女的一屋子炊事员莫名其妙地笑了,徐宝龙快言快语:那是加糖的一瓶啤酒!那是啤酒?!连一点酒味都没有,也没有泡沫啊。崔金城又笑嘻嘻地说:是茶水,再来一杯?一听这话知道坏了,老大一缸子的茶水喝完了,怎么可能说再来还有?一定是啤酒,是自个儿招来的便宜事,赶紧走吧,别影响人家吃饭。谢过回头归来。 

    回到宿舍,看到时希刚和大伙在说话呐,跟没事人一样,我自己爬上炕躺在铺位上,感到头脑晕乎乎的,心里在想刚才一定是崔金城给喝的是啤酒,不然怎能头脑晕乎乎的啊。 

    迷糊了一忽儿,感觉有人在我的脑袋边说话,枕头底下摸出眼镜,看见徐伟和赵永年俩来到宿舍里,正和时希刚说话来的,心想我要睡觉呐,烦人啊,大概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他俩知道我喝了不少酒,也怕招惹事儿,连忙道声走啦走啦,出去了。 

    那次酒喝得比较多,我是醉啦。但是,醉得文明、文雅、不露声色,倒是体会了酒醉的感觉。 

    以后和以前的醉酒是个啥模样?你一定见到过许多,将来再谈。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190分钟2010/4/29 21:38: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